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禁區獵人 線上看-第八百二十章 特殊威脅閲讀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禁区猎人
三天婚礼结束,林朔这一行人就继续往前走了。
两位皇子也在鼎香楼待了三天,林朔懒得应酬他们,这活儿全交给苗成云了。
要说苗大公子的公关能力,那是林朔望尘莫及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无论对方是男是女,是技师还是皇子,他都能摆平。
两拨人临别的时候,林朔发现大皇子和三皇子居然叫自己哥,很纳闷。
一打听才知道,就在昨天晚上,苗成云居然跟大皇子已经结拜了,两人成了异性兄弟,苗公子间接地成为了天澜帝国皇帝的义子干儿。
更可气的是,苗成云还虚报了自己的年龄,成了大皇子的大哥。
而林朔是苗成云的弟弟,年龄也被苗成云的虚报了,所以两位皇子也就因为苗成云的关系,称林朔为兄长。
两位皇子拉着林朔的手,那是再三邀请,说是一定要去一趟天澜帝国都城,一是让他们尽一下地主之谊,另外也让帝国皇帝跟林朔苗成云两人见一面。
看到苗成云把关系处理到这个份上,林朔也就不好推辞了。
这趟去中土森林,路线不经过天澜帝国都城,所以他答应两位皇子,等到自己事情一了,回程的时候再去拜会。
两拨人于是依依惜别,其中莫西雅这个三皇子安插在林朔身边的探子,也被撤走了。
这趟出发,林朔就不坐车了。
他得了香山公爵的坐骑,那匹板肋乌麒麟,猎门总魁首重新给了它一个名字,叫小黑。
骑着小黑赶路,那比坐车舒服。异种就是异种,跟一般的马不一样,特别稳。
队伍里同样骑马赶路的,还有一个伦恩,这位米亚公国的军事统帅,同时兼任阿尔忒弥斯的保镖。
当然他这位保镖,在香山公爵府里别说保护自家女公爵了,压根就没出现过。
这倒也不能怪他,毕竟他也就是个九阶弓师,尽管号称有四字封号的实力,那也不过是号称,前几天他要是真敢冒头,人早没了。
这会儿在队伍里骑马赶路,这人倒是挺精神,小伙儿金发碧眼,卖相不错人也机灵,看林朔骑在马上神情有些无聊,主动说道:
“林先生,香山公国这事儿呢,算是了结了。
按照香山公国那边的继承序列,公爵一死,公国就是当今帝国皇后的了。
不过皇后肯定不会亲自兼任女公爵,而是会给一个年幼的皇子。
所以无论怎么看,香山公国至少十年内,是不可能打米亚公国主意的。
林先生这件事办得漂亮。”
林朔听着这人说话,心想这不挨着,香山公爵又不是自己杀的,这马屁拍得多少有些牵强。
这人溜须拍马的水平,好像跟老贺差不多,难怪之前在涅墨亚手下混得不咋地。
只是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心意总算是到了,于是林朔只能含笑点头,然后懒得搭理他。
伦恩似是兴致很高,又说道:“您现在是公爵大人的丈夫,米亚公国是您和公爵大人的,您也就是我的领主大人了。
您是海外人,可能不太清楚咱们大西洲领主跟仆从之间的关系,我给您介绍一下。
我是个男爵,低等贵族,是您的下属,您是我的领主。
我对您效忠,您呢,也得给我好处,这是互惠互利的。
尤其是咱们刚刚建立领主和下属的关系,见面礼您应该给一份。”
林朔心想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于是问道:“你想要什么?”
“之前您跟国师的交手,我虽然没敢亲眼目睹,可结果是清楚的。您是一字封号级的大高手,又是我的同行,都是弓师。”伦恩神情有些振奋,“您是不知道啊,别看大西洲各个职业各有所长,地位在名义上是平等的。
可实际上,这里面是有鄙视链的。就以我们战士为例,剑师看不起刀盾师,刀盾师看不起枪戟师,枪戟师看不起剑师。
而我们弓师,被所有人都看不起,说我们只会远处放冷箭,不敢正面跟人动手。
现在大西洲出了您这么一位一字封号的弓师,那我们弓师可算是眼眉吐气了。
您看,我作为您的第一个同行的下属,现在只是九阶,连个封号都没有。
这要是传出去多丢人啊,您既然跟皇室现在关系这么好,能不能……”
伦恩话说到这儿,林朔听明白了,直接说道:“不能。”
“您这……”伦恩神情有些尴尬。
“之前在城墙顶上我留你一命,是因为看你还算机灵,至少看得清形势。”林朔淡淡说道,“只是,人有时候不能太机灵。”
“我没明白您的意思。”伦恩问道。
“我听说,你的兄长是一位三字封号的弓师,是巴迪亚王国的宫廷侍卫?”林朔问道。
伦恩稍稍一怔,脸色大变,赶紧翻身下马,跪拜在地大声说道:“领主,我兄长是我兄长,我是我,您不能因此质疑我对米亚公国的忠诚!”
“你别着急,我跟你没什么交情,不怎么了解你,我未来也不在米亚公国过日子。所以你到底对谁效忠,跟我关系不大。”林朔停下马,对伦恩说道,“只不过我们这支队伍在路过香山公国之后,下一站就是巴迪亚王国的直属领地了。阿尔忒弥斯会跟她的领主,也就是巴迪亚国王会面,届时你伦恩到底效忠谁,将有机会做一次证明。”
伦恩抬头看了看林朔,又看了看阿尔忒弥斯所在的马车,重重点头:“我会证明给两位领主大人看的。”
“行了,起来吧。”林朔摆了摆手。
……
当天晚上,队伍在香山公国的一个边境小城住宿。
这儿比起香山公国的首府香山城,就有点穷乡僻壤的意思了,不过胜在晚上很安静。
这儿的人天黑之后也没什么其他的娱乐活动,就是上炕跟媳妇儿睡觉。
林朔自然也是入乡随俗,吃完狮鹫肉干,早早就在旅店客房睡下了。
今天晚上林朔打算是真睡,前几天都快被五夫人榨干了,好歹回回血。
刚躺下,林朔正让苏冬冬揉肚子,肉干泡水发涨,肚子撑得难受,结果门响了。
苏冬冬一脸不情愿,可还是起身给来人开了门。
阿尔忒弥斯气鼓鼓地走进来,往林朔床边一坐,一巴掌拍在林朔肚皮上。
猎门总魁首“嗷”一声就坐起来了,瞪着阿尔忒弥斯:“有话好好说就是了,你怎么打人呢?”
阿尔忒弥斯揉着自己被震得生疼的手掌,气吁吁地努着嘴不说话。
林朔一看这女人的神情,心里当然是明白的,可他必须要揣着明白装糊涂,问道:“到底怎么了?”
“哼!”阿尔忒弥斯冷哼一声,把脸别过去了。
末世 之 希望 樹
苏冬冬在一旁看不下去了:“你要是不想说话,那就别浪费我们夫妻俩时间,回屋去吧。”
林朔摆了摆手,让四夫人先别刺激这个女人,嘴里说道:“师姐,有什么事情直说就是了。”
阿尔忒弥斯嘴角抖了抖,说道:“是,我现在是你师姐,不是你老婆,按说我没理由生你的气。可就算我们之前那场婚事是假的,你做戏总得做全了吧?
这都几个晚上了,我屋里你一趟都没去过,你让下面的人怎么看我?
哦,上赶着做个小老婆,然后刚结婚就失宠了,丈夫天天在大老婆屋里待着。”
林朔听着这番话,神情有些为难。
人家说得不是没道理,可自己是真不能这么干。
真老婆还宠不过来呢,谁还管得了你这个假的嘛。
“那要不……你今晚就在这儿留宿,别回屋了。”猎门总魁首建议道,“反正你是小的嘛,在外人看来,你进屋伺候丈夫很正常。”
“你!”阿尔忒弥斯脸色铁青,“林朔!你不要欺人太甚!”
“之前你不是挺乐意的嘛,香山公爵府天天晚上在我屋里冥想打坐。”林朔挠了挠头,很费解,“现在又有什么不行的?”
“我……”阿尔忒弥斯欲言又止,“反正我现在不乐意了。”
“哦……”林朔点点头,“那请回吧,我困了。”
阿尔忒弥斯气得全身发抖,站起来就走。
人走到门口,她又站住了,摸着自己的胸口,似是在给自己顺气,嘴里轻声念叨:“不生气不生气……”
就这么念叨了几句,等喘匀了气,她又回来了,重新坐到林朔床边,看着猎门总魁首。
“师姐,你到底想干嘛?”林朔翻了翻白眼。
网游之乌龙夫妻
“你今天跟伦恩说那些话干什么?”阿尔忒弥斯问道,“我听着好像是在试探伦恩对我的忠诚,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林朔无奈道:“我要确保师姐你此行的安全,所以自然不能放过伦恩这个疑点。这人之前的表现是比较反常的,他这个点要是不摸清楚,回头我们可能会阴沟翻船。”
“那你摸清楚了吗?”阿尔忒弥斯问道。
“人心隔肚皮,就几句话的功夫怎么可能摸得清楚?”林朔说道,“我只是告诉他,我注意到他了,让他自己掂量掂量。”
“我早就摸清楚了。”阿尔忒弥斯说道,“他就是巴迪亚王国安插在米亚公国的探子。”
林朔神情很淡定:“那是我多事了,师姐请回吧。”
杀手穿越之冷后
“你这人怎么这样呢?”阿尔忒弥斯埋怨道,“我跟你说事儿呢。”
“那你说呗。”
“巴迪亚王国水很深。”阿尔忒弥斯说道,“它本身就是天澜帝国里最强大的王国,王室的力量足以跟皇室分庭抗礼。
这是本土民族作为统治阶级的王国,当年要不是国师陈天罡出手,双方哪个王室哪个是皇室,那是不好说的。
原本香山公国算是天澜皇室的一枚重要棋子,作为巴迪亚王国境内最强的公国,用来牵制巴迪亚王国的。
甚至当年皇帝让三皇子跟我这个米亚公国的未来继承人订婚,那时候港口还不重要,其实也是这个原因。
而也正是因为皇室对巴迪亚王国的这份忌惮,所以之前米亚公国的港口问题,皇帝不能亲自来处理,否则双方就直接撕破脸了。
可现在香山公爵一死,香山公国将让一位年幼的皇子继承,为了稳定国内局势,必然会大肆分封伯爵领用来安稳人心,香山公国整体的衰落将不可避免,那么这份牵制力,就不存在了。
而我这个米亚女公爵,也很三皇子悔婚了,嫁给了你。
所以不出意料的话,巴迪亚王国是会想尽手段,把米亚公国和香山公国收回去的,整合王国力量,并且拉动周边的盟友,对天澜帝国发起挑战。
而我作为米亚女公爵,是必须要直面这件事情的,所以才会选取这条路线,路过巴迪亚王国的都城,跟国王会晤。”
“总而言之,就是女公爵再次羊入虎口,然后我又是保镖,至于这笔买卖报酬嘛,依然是你带我去找我娘。”林朔说道,“阿尔忒弥斯,我算是看出来了,你现在是讹上我了。”
“我都嫁给你当小老婆了,还要怎么样?”阿尔忒弥斯嘟着嘴说道。
“说得跟真的一样。”林朔说道,“我这叫吃亏。”
“那你想变成真的?”阿尔忒弥斯眼睛眯了起来,一下子媚眼如丝。
“不想。”林朔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你要是不想,就老老实实当我的保镖。否则我就伙同小五,把你给办了,反正她是支持我这个小六的。”阿尔忒弥斯说道,“就你目前的神念屏障,能挡得住我和小五联手吗?”
“不是。”林朔都快无语了,“你一个女人还能这样威胁人呢?”
“哼!你以为我想这样呀?”阿尔忒弥斯瞪了林朔一眼,起身气鼓鼓地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