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南宋風煙路-第1823章 誰以強失,誰從亂起(1)讀書

南宋風煙路
小說推薦南宋風煙路南宋风烟路
“廿七,盟军在寻主公,曹王府在寻战狼,天火岛在寻岛主,金帝在清算夔王;出阵的三军高手谁都强弩之末,再加上金军有毁诺在先的污点,哥哥出现了获利的最佳机会。”杨妙真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双眸充斥着对杨鞍称霸齐鲁的憧憬,“若能不在盟军的支持下,凭自己打赢山东,为师父接风洗尘,真是再好不过的事。天时地利人和俱备,一切都朝着最好的情形发展……”
“金军的毁诺污点,就是纥石烈桓端分析过的,无论是想正面围攻还是想侧面分裂,夔王府都会对红袄寨搬石砸脚,白送给我军一场师出有名。”柳闻因点头,忽然又觉得自己可能杞人忧天了,杨鞍之所以想单枪匹马收割金军,只不过是不想红袄寨永远像过去那样任何事都求助依赖林阡,而不是有心排斥盟军、追名逐利。
所以柳闻因又放下心来:杨二当家合该是那个迂腐优柔、爱钻牛角尖的老好人;我先前的错误猜测,多半是妙真太强带来的错觉;江湖中人,到底与庙堂不同……
“说起来壮怀激烈,可眼看着,哥哥却不曾战胜!”杨妙真眼中原还有光,说到这里陡然消失,气氛随即转冷,她整个人都好像袭上一层冰霜。
不出意外的话,获利最多的,应是我哥哥?
终还是出了“意外”!
“廿八,又出了什么变故?”闻因仔细搜寻记忆,廿八她所知的大事件也就是战狼和范殿臣出阵,后者对夔王府已无法挽救,前者……会以一己之力逆势?似乎也不稀奇?
“跟敌人无关。强者总输在自身。”妙真说了一半,适逢段亦心来送饭菜。
“倒是知道我师父不喜欢山珍。”妙真一眼看到菜式,忍不住又开始毒舌。
“这附近的山珍全都有毒。家父和范殿臣也是因此在阵法里耽误。”段亦心对妙真答非所问。
“呃……”妙真本来还想再噎段亦心一句,联想到那两个冷血高手食物中毒上吐下泻的惨状,忽然哑口无言,差点不合时宜地笑出声。
“不是战狼?所以问题出在红袄寨内部……”闻因蹙眉,“可除了李全之外,还有谁会做出对我方不利之事?”刘二祖、彭义斌、郝定,这些人物,早已和盟军互为你我;史泼立、李思温之流,人品虽差,毫无能力可言。
“哎。是他……”林阡不知何时已经醒了,大家都以为林阡是闻到饭菜的香味,其实,林阡是回想起当初他也有过一次这么虚弱地躺在榻上……
是熟悉的气氛旧景重现着将他激醒……

“吟儿,这是我清醒时做的选择,纵有憾而不悔。虽体解吾犹未变兮,岂余心之可惩。”那天他之所以病危到险些对吟儿留遗言,看似是因为武斗太激烈,实则是因为有个人不告而别。
那个人向来都跟在他身边南征北战,那个人眼看他林阡天下归心却竟然意念坚决地转身背对,那个人就算与盟军分道扬镳了可这场山东之战都还是一直在做另一路兵马坚定不移攻打金军。
那个人曾被林阡送外号“石敢当”,与林阡的心结却已经经年未解。
“是那个该死的石硅。”杨妙真虽这么骂,却也知道,石硅对林阡的怨怼根由,与过去的自己别无二样。换而言之,对金军的立场,石硅也是主张“泾渭分明、非黑即白”——虽然他只认林阡是主公,但因为凤箫吟、段亦心、莫非、楚风月、百里灵犀越来越多……他和林阡只能渐行渐远。
“今次,刚好我们去帮金军破阵,导致石当家他误会了?决绝出手反盟军、反林阡哥哥,不巧也就拦住了杨二当家唾手可得的功业?哎。终究漏算。”柳闻因叹。她想,就算杨鞍是最终敌人也好啊,先把以金帝为核心的金军灭了再说——可惜只差一步!
代入石硅心情,他怎么可能想得开:金宋之战已到高(谐)潮,你林阡突然去和金军联手还玩失踪,几个意思?!
别说石硅,正常人都难以理解吧!但是需要去解释、千万别误会的对象,林阡在入阵前基本上都计算过,比如赵扩,林阡澄清的书信不会晚于他得知这件事。比如吟儿,林阡当然要跟她说别太担心我。偏偏石硅,不在这个范畴!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
“石硅对我们反戈一击,还有不少其它的因素。”除了破阵确实可能引起不明真相之人的误解,杨妙真指出石硅信不过林阡还存在更大因素,“我军有三害。江星衍一直都是给大局添乱的细枝,李全暂可看成个还在追逐自由的末节。那个与战斗如影随形的叛徒,才是盟军最大的附骨之疽。”
千回百转还是回到了原点。十三翼那个(群)内鬼是谁?从邓唐之战就有,把吴越、杨宋贤害了个遍。石硅的心情可以感同身受:天骄也好,主公你自己也好,在泰安、沂蒙解释了太多次,我石硅也都信服和接受——林阡你确实不会授意或故意害死兄弟,然而,天知道你的内鬼是不是你的狗屁金宋共融引起!
问题来了,内鬼真是金宋共融过程中产生的副产物吗?“破阵”还能向石硅解释原委,“三害”呢?
“杨姑娘?到我说话了?”段亦心来救林阡的原因和别人不完全相同,她更多地是为了向他汇报工作。
“你入阵前,对内鬼的调查好像还在‘阻力重重’?”杨妙真问。
她俩背后相托时那般默契,现实中却一见面就要斗嘴不休。
“适才我送薛焕和解涛走,又收到了手下们新的情报。”段亦心说薛焕二人为了避嫌已然离开,“总算有眉目了,主公。”
“哦?”林阡当然高兴,坐起吃得更香。
妙真注意到林阡并不曾为了薛焕失落,心下大慰。她一直相信林阡有基本的是非观念,不会对他喜欢的金将一厢情愿地死缠烂打。没错,出阵了就是敌人了。
“杨姑娘可知,涉及内鬼,为何你总是第一个受害?”段亦心先问妙真。
“无非哥哥疼我,我又是‘天命危金’的谶语傍身。”妙真说,“加上苍蝇不叮无缝蛋,那段时间我刚好毁容。”
“这个词不能这样用。”林阡赶紧提醒,他以前说这七个字,曾形容自己是苍蝇,没少被陈旭笑话。
“唉,杨姑娘,你恐怕以为那内鬼首领一直害你?谁想,那人就是因为你受害、想救你、才变节的。”段亦心叹了口气。
“……”杨妙真脸色微变,“开什么玩笑。”她可不想做林阡的第四害!
“十三翼里,离主公特别近的,算核心层的人物了吧?”闻因一边给她们缓冲,一边心里也直打鼓。
“我已找到证人,出去便可对质。然而到那时候,短刀谷几大家族,还需主公您来安抚了。”段亦心强调其中盘根错节兹事体大,刚好验证了林阡早已有之的猜测。他虽对路成并不是过命的交情,但也惋惜这种将门二代的误入歧途。
“该不会,是路成……”杨妙真的追求者虽不少,但毁容期间还不离不弃的,又要和林阡的近身有所重叠……不难找。
“路成?!那么若熙她……”柳闻因惊呼,猛然想起星衍、飘云、流年的那段对话。
“希望内鬼的伏法能够帮主公唤回石硅了。”段亦心不置可否。
“你的那个情报组织,倒还有模有样,以豫王府为主体,也算另类的金宋互融。”杨妙真笑问,“不妨叫它‘春风吹又生’?”
“言归正传。”可惜这里占话语主动权的永远是林阡,他轻而易举就把话题岔走了,“石硅兵变还有其它因素,妙真,你继续说?”
奪 舍
“师父是考我呢还是并不知道、在追问我?”杨妙真眼波流转,笑意狡黠。
林阡一怔,杨妙真真是个噎死人不偿命的存在!
“林阡哥哥当然知道,不如我先猜吧……”闻因看似解围,其实激将。
“呵,就你那猜谁谁不对的能力。”妙真冷笑嘲讽,抢着揭晓答案,“石硅的又一兵变因素,在‘三被害’。新屿哥哥、宋贤哥哥、还有郝定。尤其郝定。第二次马耆会战,他紧步宋贤哥哥后尘,退居二线至今未愈。如果我是仙卿,只需将郝定的遭遇添油加醋,必会对石硅的策反事半功倍。”
“石硅和郝定,注定既是假想敌,又是最好的朋友。”林阡叹他俩宿命相连时,闻因和妙真对视一眼,怎觉得他在一语双关?
那么,仙卿在有关郝定的舆论里会怎样添油加醋?“林阡所谓的金宋共融,既导致内鬼出现,又害得战场遭殃!”如此岂止策反石硅,更加打击杨鞍心态,两人都会对林阡生隙,但又觉得对方在帮林阡,反倒会先互掐起来从而便宜金军。
“主公,杨鞍触不到金宋强弱的平衡,石硅叠加其上,就不一定了。”段亦心提醒,“眼下杨鞍和石硅虽是对峙,长此以往对金军有利,我们不宜久留在此。”
“等天骄吃完就走。”林阡抓紧时间调整气息,未果——不好了,下一战,怕是再也不能靠武功去威慑任何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