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上門狂婿 txt-第一千六百三十五章 臨陣脫逃展示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从肖舜体内抵挡而出的气势,宛如滔滔洪水,延绵不绝!
纵然猎人们身强体壮,但是在这股气势的侵袭下,依旧是站立不稳,一个个都被吹得是东倒西歪。
仅仅是一个气势外放,肖舜便冲散了对手的阵型,紧接着他身躯一晃,来到了一名猎人身前。
那人见肖舜鬼使神差一般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当即被吓了一跳,可是还没来得及惊呼,却感觉自己嗓子眼仿佛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一般,另其感觉出气都困难!
定睛一看,却见一只强而有力的打手,正死死的扼在自己的脖颈上,任凭如何挣扎,却始终挣脱不得。
看着那剧烈挣扎的猎人,肖舜眼底是一片淡漠,旋即毫不留情的拧断了对方的脖子。
他很早之前就听说过绿荫村猎人们的事迹,对于这帮残害当地百姓的人,是丝毫没有怜悯之心。
见肖舜举手投足之间便结果了一名同伴的性命,其余猎人心中是纷纷生出了寒意,一个个知道今天要是干不掉对手,那就肯定会落得一个被对手干掉的命运,于是也顾不上许多,发了疯似的朝着目标发动攻击。
只可惜,饶是他们铆足了吃奶的劲儿,却连肖舜的衣角都沾不到,反倒是自己这边传来一声声凄厉的惨叫。
不到片刻的功夫,十六名猎人中便已有五人永远的闭上了双眼,肖舜此时就如同是手持镰刀的死神,在无情的收割着一条条鲜活性命,让他们永远堕入无边黑暗之中。
曾经何时,绿荫村猎人便是死亡的代名词,可今天他们竟然从被调转了身份,反而是被敌人赋予死亡的结局,看的一旁的巴黑是大快人心,要不是因为有肖舜之前的交代,他现在是恨不得冲上去好好的砍杀一阵,以泄心头之恨!
就在此时,深林之中突然弥漫起了一阵浓雾,即便是呼啸而来的冷风也无法将其吹散。
在一片惨白之中,鲜红色的血光不时炸响,伴随着那一声声刺耳的惨叫,将长夜的凄凉与肃杀烘托到了极点!
也就一炷香不到的时间,阿达的队伍可谓是损失惨重,足足有一半的人,都已经葬身在了肖舜的凌厉攻势中。
有人终于是顶不住压力,建议阿达道:“队长,在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呀,咱们要不赶紧逃吧!”
逃?
阿达想也不想的摇起了头来,要是现在逃回去,那么肯定会被村长问责,要是到时候出发起来,简直就是是不如死啊!
所以不到最后一刻,他是绝对不会临阵脱逃。
于是,他赶紧下令其余人猛攻,若是有人敢违背命令,便当即处置,以儆效尤!
听到这里,猎人们唯有徒呼奈何,唯有硬着头皮上去与肖舜一较生死。
猎人的命终究是没有修者的命那么硬,即便是众多猎人心生死志,但最后还会因为实力方面的差距,被肖舜一一击杀。
对此,阿达看在眼里是急在心里啊!
从双方开战到现在,他还不曾出手过一次,而是让其余手下们一个个不要命的上去进攻,自己倒是站在人群的后面发号施令。
可看着同伴们一个个阵亡倒下,他有哪里还有稳坐钓鱼台的心情,而是开始在心中天人交战。
与此同时,原本围拢在肖舜身旁的清河村猎人们,仅仅只剩下了三两个,这场战斗到现在也快要结束了。
阿达见状,终于是不再犹豫,朝着身后打了声呼哨。
紧接着,前往浓雾深处快速的浮现出了一道身影,那身影的速度奇快无比,不多时便冲到了阿达的身旁。
阿达不敢多做迟疑,当即跳上那头灰狼的背部,头也不回的没入了夜色之中。
等肖舜料理完最后的几个猎人,有哪里还有阿达的踪影啊!
巴黑这时走到了肖舜身旁,解释道:“恩公,那混蛋已经走远了,苍狼的速度是所有猛兽里面最快的,在树林中跑动起来,据说一般修者都无法追赶!”
闻听此言,肖舜也唯有放弃了想要追赶的念头。
看了眼躺在周围的十余具死尸,他心里是毫无波动,淡淡开口:“找个坑,将他们埋了吧!”
阿达有些激动道;“这帮禽兽不如的家伙,倒不如让他们葬身在猛兽的肚子里,咱们又何必费事儿去收殓!”
肖舜苦笑:“要是任由他们暴尸于此,说不定会引来许多饥饿的猛兽,我们到时候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就只怕村里那些人要遭遇不测啊!”
巴黑一听,顿时是忙不迭的点头,绿荫村的猎人们虽然可恨,但是清河村的乡亲可不能有什么闪失啊!
于是,他便肖舜两人就从挖了个深坑,将那十余名猎人的尸体一股脑的扔进了坑中,接着又将土堆给重新填回坑里。
等他们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已经快要到了凌晨时分。
经过昨夜的一战,巴黑可谓是收获良多,哪怕一夜未眠,整个人倒也是显得精神饱满。
肖舜是个修者,睡不睡觉对他的影响并没有太大,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来,他觉得还是最好回去跟村长说一声的好。
一念至此,他便和巴黑两人回到了清河村中。
“恩公,您……您将他们全部都杀了?”
坐在木椅上,村长神色显得有些苍白。
见状,巴黑大为可惜的回答:“要是全部杀了就好了,只可惜最后逃了一个阿达啊!”
闻言,村长怅然一叹:“唉……”
肖舜知道对方此时为会如此神态,便开口宽慰:“村长,如果我昨夜不将他们杀了,就等于是放虎归山,等他们重整旗鼓后,遭殃的可就是我们了啊!”
道理村长又何尝不懂,他之所以心中难安,还是因为绿荫村那强大的实力!
一次性存世将近二十名猎人,即便是绿荫村也是难以承受,他们最后一定会对清河村发动最为猛烈的报复,双方此时已经是一种不死不休的态势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村长感慨道:“我从来没有那个时刻,像如今这般,希望冬荒能够早一些到来啊!”
若是冬荒能够比绿荫村的人早一些到来,对于清河村而言,无疑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