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神祕復甦討論-第八百七十四章消失的東西看書

神祕復甦
小說推薦神祕復甦神秘复苏
杨间当着王察灵的面十分强势的要求日后取走那座摆钟。
作为目前已知唯一可以重启的灵异物品,王家古宅的那座摆钟价值之大不言而喻,如果不是摆钟不处于现实的世界之中只怕早就被以前的驭鬼者给取走了,根本轮不到后来踏入灵异圈的杨间。
“杨队,你这个要求过于苛刻了。”王察灵此刻脸色沉了下来。
古宅内最大的价值就在那座摆钟,要是被杨间拿走了,那么他取回古宅的意义就失去了一大半。
杨间说道:“你觉得命重要要是那座摆钟重要?”
“和我交手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总部那关你过不去。”王察灵说道。
杨间声音冷淡道:“一个死了的队长,和一个活着的队长,你觉得总部会偏向于哪方?你是聪明人,很多话不需要我来解释,你自己心里有数。”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神祕復甦 ptt-第八百七十四章消失的東西分享
“你就不怕我现在就在这里把你干掉?”王察灵阴沉着脸,似乎被杨间的态度给激怒了。
“你做的到的话就试试看。”
杨间目光平淡,没有任何的波动:“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还不算是驭鬼者,只是一个普通人,所以你的身边一直徘徊着两只恐怖的厉鬼,那两只厉鬼保护了你的生命安全,让你有了和队长抗衡的资本。”
“普通人太过脆弱了,我想要弄死简直不要太简单,一个名字,一张照片,一个电话……或许都能成为某种灵异的媒介,你觉得自己挡得住么?”
王察灵神色一凛。
他当然知道某些灵异是通过媒介杀人的,无解而又恐怖,普通人面对这些东西甚至连面都没有见到,就莫名的离奇死亡了。
只有成为驭鬼者,自身遭受灵异的侵蚀,才能避免被媒介触发。
但驭鬼者有厉鬼复苏的风险,王察灵不是没有条件成为驭鬼者,只是不想走上那条路而已。
作为普通人的他,无病无灾的情况之下可以活到七八十岁不成问题,而目前为止所有的驭鬼者都做不到这点,这是他最大的优势,他不想放弃这个优势走上一条短命的不归路。
“摆钟你拿走了的话古宅失控,大东市会完蛋。”王察灵做出了退让,他态度不再强硬了。
杨间道:“拿走之前我会重设时间,将厉鬼放到一个谁也不知道的时间段。”
“没用的,只要摆钟离开了古宅那么灵异早晚会侵蚀到现实的世界中来,仅仅靠摆钟一次校时,是无法长久保持效果,必须一直让摆钟不停的进行间歇性的重启才行,这是我王家设计的平衡,不能被打破。”王察灵说道。
杨间说道;“既然如此,那么你王家的古宅,我接管了。”
“……”王察灵语塞。
杨间的强势超过了他的预计,他以为这样这样让杨间放弃取走摆钟的想法,没想到他更加的得寸进尺,连真栋古宅都要掌控。
“夺别人的祖宅,是否过分了一些?”
王察灵微微呼了口气,盯着杨间,恨不得有种撕破脸的想法。
“你守不住这地方,我帮你守,这怎么能叫夺?要是你觉得吃亏的话可以开个价,我市场价收购,左右不过是几亩地罢了。”杨间说道。
王察灵嘴角一抽,看这样子,杨间是真打算强买强卖了。
“话就到此为止了,我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和你讨论,不然还以为我真的干不掉你一样。”杨间不再给他讨价还价的余地,直接将这件事情敲定。
他就吃准了王察灵这种谨慎有余,魄力不足的性格。
丢了一栋古宅虽然损失很大,但是和自己开展说不定连命都要丢了。
孰轻孰重,心中肯定有数。
王察灵深深的看了一眼杨间,脸色很难看,因为他出道到现在第一次受到了这样的羞辱。
“这个杨间是打定主意觉得我不会撕破脸么?如果现在我在这里和他真的动起手来了的话是否会有一些胜算?”
他心中在思考,也在犹豫。
似乎响应了他的想法,在王察灵的身后那两个苍老,满脸周围,死气沉沉的诡异老人再次浮现了出来。
杨间见此,脸色平静,只是手中紧握的那根发裂的金色长枪微微往前倾斜了少许。
这似乎是要动手的征兆。
“没有胜算,他手里有棺材钉,一瞬间就能钉死我身边的一只鬼……而且这个杨间已经做好了杀死我的准备,他并不是危言耸听。”王察灵谨慎的试探了一下,想看看杨间的态度和反应。
但结果很悲观。
这个时候真动起手来的话,自己必死无疑,毫无胜算。
“我要开始善后了,以后我们想来还有合作的机会。”
他扯开了这个话题,留下了这么一句话后便带着身后那两只恐怖的厉鬼转身离开了。
既然打不过,古宅又保不住,那就不能再激化矛盾,无意义的得罪别人了,干脆服软,说不定以后还有交集的机会。
“最后还想试探我么?”杨间面无表情。
这次交锋,他赢了。
王家古宅从此后归他掌控。
尽管王察灵再怎么不甘心,只要他没有和杨间交手的胆量和勇气,那么就一定是输家。
“不过这个王察灵,哪天要是真的成为了驭鬼者,再带着王家一代,二代四只厉鬼出动,我,或许不是对手。”杨间心中暗道。
“可惜,他永远不可能走出这一步,这就是人和人之间的不同。”
说实话,他也很羡慕王察灵。
身为一个普通人,操控了四只厉鬼,这放在一年前的话王察灵在灵异圈内足以排到全球前十,真正顶尖之中的顶尖。
要知道一年前的杨间还在为鬼眼复苏的事情而头疼,连鬼域都没办法自由使用。
“小杨啊,你这样可不对,好端端的干嘛又得罪一个队长,你嫌自己死的不够快么?别人身边全是鬼,一个人就是一个队,万一哪天他找你来打架了,你打不过怎么办?毕竟熊爹我可不是什么时候都在你身边照顾你的。”
此刻,熊文文不知道又从哪冒了出来,他叹了口气,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说道。
周围没有了敌人,他又嚣张了起来。
“我觉得你早晚得挨揍。”杨间看着他,非常认真的说道。
熊文文说道:“胡说,我可是一个乖孩子,从来不和别人打架,怎么会挨揍。”
“因为你嘴巴太臭了。”杨间说道。
“我哪里嘴巴臭了,我很有礼貌的好不好,碰见人一般都会打招呼。”熊文文理直气壮,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
杨间懒得和他争论这个问题。
他的目光停留在不远处王家的那栋古宅上。
陈桥羊虽然跑了,但是这里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李军在里面失踪了,之前李阳也在里面失踪了,如今摆钟校时虽然打断了,但到底还是祸被陈桥羊重启了,如今古宅内想来非常的不安全,只怕徘徊在里面的厉鬼不在少数。
王察灵这个时候正在处理,不过以他的效率估计得花上很长的一段时间。
“嗯?”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不远处的古宅此刻突然被点燃了似的,汹汹大火燃烧了起来,只是那种火光很诡异,没有温度,呈现一种阴森的绿色,透露出阴冷的气息。
“李军的鬼火?李军是还活着,还是说已经死了,所以鬼火失控复苏了?”杨间皱了皱眉。
他鬼眼视线被影响,无法窥视古宅内的情况,只能猜测。
然而很快。
让他感到匪夷所思的是,这阴森的鬼火之中,浮现出了一座死气沉沉,笼罩在昏暗世界之中的大厦。
大厦似乎和古宅重叠了,但却又彼此没有影响。
这是鬼域的重叠。
“平安大厦?那是朋友圈的总部。”杨间立刻认出了那栋大厦,他甚至还看到了大厦的最顶层几楼被毁坏了。
那是他以前和朋友圈的方世明交手造成的。
“不,那不是平安大厦,那是鬼画的世界。”
他鬼眼似乎受到了某种灵异的干扰,竟忍不住要闭起来了,无法直视。
杨间脸色微动,立马就意识到了鬼火之中那片昏暗的世界到底是什么东西。
到现在为止。
只有鬼画才能彻底压制鬼眼,让鬼眼自行闭上,无法睁开。
“之前总部那边的消息说,鬼画被处理了,尽管没有关押,但也成功限制了,难不成鬼画就被放置在平安大厦里面?”杨间心中暗道。
这个可能性是很大的。
当初鬼画失控,全城都要被拉进鬼画的背景世界之中,凶险万分。
如果要限制鬼画,就必须选一个合适的场地,隔绝鬼画对外界灵异的影响。
平安大厦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地方够大,而且由于之前和朋友圈交手的原因那栋大厦已经被封锁了,里面没有一个人,可以将损失降低到最小。
“看这样子,是鬼火连通了平安大厦然后再衔接了鬼画的世界……”杨间鬼眼无法窥视,但是自己的双眼依旧可以看清楚。
只是很快。
这种灵异现象消失了。
鬼火在熄灭,鬼火之中的平安大厦在消失。
一切又都迅速恢复了平静。
除此之外,远处的古宅似乎变的安静了起来,一些恐怖的身影消失了,一些异常的情况也荡然无存了,古宅的失控似乎得到了肃清。
“李军还活着,刚才是他出手。”杨间见此一幕,心中也有了判断。
“跟我去看看。”
他不再迟疑,带着鬼童还有熊文文就再次靠近了古宅。
如果李军死了,鬼火失控,古宅将一直处于燃烧的状态,鬼火不可能熄灭。
刚才鬼火突然燃烧,又突然消失,显然是有人在控制。
果然。
当杨间再次来到古宅门口的时候却看见李军毫发无损的从里面走了出来,他脸色很怪异,有几处残缺的地方,像是被人用手指涂抹了一下,而且肤色十分浓郁,像是颜料涂抹,画出来的一样,给人一种古怪不真实的感觉。
“杨间?”
李军此刻丢失了墨镜,他转头过来,空洞的眼眶之中,阴森的绿色鬼火跳动,看的渗人无比。
“我还以为你死了呢。”杨间说道。
“那个叫陈桥羊的家伙呢?”李军上来就追问起来。
杨间说道;“古宅失控,有灵异被陈桥羊操控,让他给跑了。”
“连你都没有能干掉他么?”李军语气之中似乎透露出一丝诧异。
按照杨间的实力和水平,陈桥羊从他手中溜走的概率不是很大,真要溜走的话,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干掉杨间,否则杨间不可能不去追杀。
“他很厉害,我勉强赢了。”杨间只是这么一说,没有多说其他。
跑了就是跑了,什么理由都不重要,只需要告诉李军,自己打赢了就足够了。
这点信息很重要。
李军也大致猜到了事情的结果,杨间险胜,陈桥羊惜败,然而最后还是溜走了。
若是杨间还有余力,这会儿大概就能见到陈桥羊的尸体了。
“暂时不用理会了,刚才摆钟最后一次重启,校时完成,古宅内突然出现了很多鬼,外面也受到了影响,现在得好好管一管,否则大东市今晚可不好受。”李军说道:“里面我已经暂时处理了一下,但是跑掉多少,还不知道。”
刚才他再次打开了那幅画,将整栋古宅的灵异全部送进了鬼画世界之中。
不需要正面对抗,只需要全部丢进鬼画之中就行了。
虽然会留下隐患,但这却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王察灵呢?”李军随后又道。
“也许去处理灵异事件去了,他今天有的忙了,不需要理会他,嗯?那是什么?”忽的,杨间看见,古宅的方向又走了出了两个人。
那两个人一男一女,看上去四十多岁的样子,然而却死气沉沉,面容僵硬,宛如行走的尸体。
“王家二代,王陆夫妇?”随后,杨间的脑海里立刻冒出了相关的记忆信息。
明明之前自己并不知道这一男一女的身份,却立马有了印象。
这是之前盗取的陈桥样记忆在发挥作用。
“你认识这东西?”
李军道:“我只是听李阳说,这两只鬼并没有袭击他,反而在引导他,带他寻找到了古宅的摆钟,我猜测这应该和王察灵有关系,所以也就没有对付它们。”
“这是王察灵的父母,以前是驭鬼者,后来遭受了家族的某种诅咒成为了厉鬼,不过王察灵似乎能够操控它们,暂时不会有失控的危险。”杨间说道。
“对了,你见到了李阳?他在哪?”
李军看了一眼身后。
此刻李阳小心谨慎的走了出来。
他担心外面也有危险,所以李军打头阵,看看情况再说,他尾随其后。
“队长,是我。我没事,还活着。”李阳见到杨间在外面顿时松了口气。
看来外面的情况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我还要去追寻其他的灵异现象,就不很你闲聊了。”李军是一个行动派,他不愿意耽误时间,打了个招呼之后就离开。
别看他现在已经处理了古宅,可刚才陈桥羊重启古宅之后哪怕时间只是过去了几分钟,释放出来的厉鬼依旧不在少数。
杨间当是只是没有精力去关注而已。
李军一走。
王察灵的父母,那已是厉鬼的夫妇二人也缓缓的消失不见了。
而现在的古宅虽然没有任何的变化,但却已经缺少了一种阴森诡异的感觉。
“你在古宅里面找到那座摆钟了?”杨间此刻盯着李阳,显得有些诧异。
他知道摆钟在古宅,但是却依旧不知道在什么位置。
正确的时间,正确的位置,才能找到真正的摆钟。
杨间脑海之中冒出了这么一个想法。
但是他只知道正确的时间,却不知道正确的位置。
记忆缺失。
这是盗取陈桥羊记忆不完整的后果。
“我见到过那座摆钟,在不停的重启过程之中,突然看见的,虽然只有一眼,可是我真的看见了一座一人高的座钟立在古宅的……”
李阳要说出来,但是却被杨间打断了。
“不急,回去再说。”杨间说道。
李阳也立刻意识到了保密的重要性,当即闭起了嘴巴。
杨间说道:“既然没事了,那就回去汇合吧,争取十二点之前离开大东市,不要在这地方多逗留,今晚这地方不平静了,但是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剩下的是和我们没有关系。”
他和别的队长不一样。
别的队长,如李军,王察灵,李乐平等人,是拥有队长的身份和队长的权利。
但是杨间虽然有队长的身份,却只有大昌市负责人的权利。
这点相差极大。
当然权利的缺失也带来了一些好处。那就是他只需要履行负责人的责任就行了,不需要履行队长的责任。
大东市的灵异事件,杨间可以不需要去处理。
总部也无法征调。
除非加钱。
“这摆钟就暂时放在这里吧,等过段时间,需要的时候再想办法来取,现在取走的话多少是有些勉强的。”
杨间目光从古宅上收回,然后带着李阳,熊文文,还有鬼童动身撤离。
而与此同时。
离开这里的王察灵并没有急着去处理灵异事件,他带着一代的厉鬼来到了大东市一个非常隐秘的安全屋内。
作为队长,拥有自己的安全屋是非常合理的。
然而在安全屋内的一把椅子上,却坐着一只恐怖的厉鬼。
那厉鬼浑身呈现青黑色,肚子鼓起,额头上钉着一根锈迹斑斑的棺材钉。
“正确的时间,正确的位置才能找到摆钟,它真的可以重启么?”
王察灵盯着安全屋内的那一动不动的厉鬼目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什么。
屋内,关押着的是S级灵异事件的源头。
代号:饿死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