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眼角的滴淚痣-第一百三十四章 必須跟我走相伴

朕的長髮皇后
小說推薦朕的長髮皇后朕的长发皇后
柳梦离心急火燎的喊了芷兰过来,将伤痕累累的千山暮背到东厢房。
谁也没有留意到,正屋窗棂后面微开的缝隙,一双狠辣阴鸷的眼睛如同毒蛇一般,正悄然无声窥探着院内的动静。
厢房里的火盆烧的很旺,温暖如春,为何她仍旧觉得寒意彻骨,身心俱疲不堪。
好想就这样沉睡下去,再也不用醒来,不用清醒时去面对那些烦乱的事与人。
双目虽不能视,她的感知却异常敏捷锐利,就在刹那间,静寂的屋中像是多了什么突兀的存在。
“谁,谁在哪里?”她绣眉微颦,确信屋中进了人,冷声问道。
衣料的窸窣夹杂了微不可闻的喘息之声,慢慢靠近了她。
“小暮你的眼睛…”骤然响起的声音,低沉温雅,隐约带着一丝担忧。
千山暮楞了一下:“上官清澈!”她回过神来,苦苦一笑:“你果然来了。
上官清澈一身王府侍卫打扮,在床榻前蹲了下来。
由栾城到启洲他马不停蹄,昼夜无歇,内心却多了莫名的欣喜与雀跃。
曾以为已经彻底放下遗忘了,却不想在见到她的那瞬间,他硬起的心肠一下子崩溃垮塌,再也掩饰不下去了。
他握住了她纤细的手腕,低低的说道“跟我走吧。”
不知是天冷还是心虚,上官清澈的掌心到指尖寒意岑岑。
千山暮瑟缩了一下,想抽出手来,却不想上官清澈早就有所防备,死死的握着她的手腕,毫不放松!
“如今,我威胁不了林云墨的,你的算盘打空了”千山暮黯然神伤。
上官清澈低哑的说道:“你目前的处境极其危险,我带你去一个安稳之地可好?”
千山暮略微思索了一下,倔强的摇头,她依旧存了念头,定要找林云墨当面问个清楚不可。
上官清澈面色沉沉,声音带着蛊惑与深情:“他待你不好,你必须跟我走!”话音未落,不等千山暮有所回应,固执的一计手刀打晕了她。
柳梦离正在给千山暮熬药,一想起昨日那幕的惨烈,她便怒火上涌,气的手脚直哆嗦。
烟浮国时,林云墨对千山暮是何等温柔体贴,怎么才过了短短几日便成了这幅德行,实在是想不通啊。
当时若不是顾着晕倒的千山暮,她真想过去将那扇死死关着的门给踹开,问问林云墨,如何会冷血无情到此种地步!
她正愤愤的想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院外响起,林云墨披了织金斗篷,一脸的倦怠焦急之色闪进院中。
抬眸便看到了廊下熬药的柳梦离,心急火燎的问道:“暮儿怎么了?怎么突然搬来厢房住了?”
“那要问王爷自己啊!”柳梦离怒瞪着他,阴阳怪气的说道。
林云墨剑眉一扬,一头雾水:“这是何意?本王要见暮儿!”
柳梦离脸色阴沉,侧身挡在门前,森冷的拒绝“公主不想见您!”
“闪开!否则别怪本王翻脸不认人!”林云墨不耐烦的爆喝。
赶去栾城的不能在半途中遭到了伏击,他得了消息,领了骑兵前去接应,刚刚才回到王府。
回到春韵堂没有见到千山暮,察觉事情有异,这才寻到后院厢房,却不想莫名其妙的被柳梦离一阵冷嘲热讽。
林云墨暴怒的模样,柳梦离还是头一次见,心底虽有些微微发怵,但依旧冷笑道:“王爷好大的威风,公主为了你吃了那么多苦,你不好好疼爱也就算了,还往她心口扎刀子…你…哎呀!”
柳梦离话没讲完,便被盛怒中的林云墨一掌推开,“砰”的一声,大力的将门推开,门撞到墙上又弹了回来。
床榻上只有凌乱的锦被,火盆里的银丝碳烧的正旺,千山暮却不知所踪。
精彩都市异能 朕的長髮皇后 眼角的滴淚痣-第一百三十四章 必須跟我走推薦
悦来客栈位于启洲城门东侧,此刻三楼雅间的临窗立了一个窈窕纤细的身影,披了月白色撒花斗篷,灵蛇髻上插了几支金钗,容颜如玉,姿色倾城。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txt-第一百三十四章 必須跟我走讀書
眼见着一辆毫不起眼的马车急匆匆出了城,直向正南奔去,转瞬间便消失在黑压压的松林之后了。
她嘴角勾起一抹冷意来,千山暮终于彻底离开了启洲,她私下谋划多时之计,今朝终于如愿了。
只是,为何,她却没有一丝一毫欢喜。
她正闷闷的想着,突然身子一轻,一阵眼花,竟被人打横抱了起来,她的心蓦地一惊,挣扎道:“混蛋,放开我!”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起點-第一百三十四章 必須跟我走
瞬间耳中钻进猥亵的笑声“美人,这下如愿了吧?你之前答应的东西也该给我了吧?”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txt-第一百三十四章 必須跟我走相伴
“你吃了豹子胆!我可是清风寨寨主之女。”她嫌恶的厉声道。
熱門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笔趣-第一百三十四章 必須跟我走熱推
中年男人嘿嘿一笑,将她放了下来,喷着熏人的酒气:“清风寨,早他娘被朝廷铲除了,还有胆子在这里恐吓我…”
他阴仄仄的威胁道:“男欢女爱之事就讲究个心甘情愿,用强很没意思!”
说罢,他由腰带中摸出一包药粉,邪笑道:“这是一包合欢散,要么你乖乖吃下去,你我翻云覆雨尽情欢好,要么我去跟宁王告发此事,你觉得宁王若知晓此事,暴怒之下会不会剥了你的皮?或者直接扔进妓院?”
“你…”棠梨又惊又怒,拼命的攥着拳头,颤声道:“你敢…你敢…”
中年男人自顾自的打开了那包药,咧嘴一笑:“放心,本大爷会好好疼惜你的。”
趁棠梨惊惧呆愣之际,伸手捏住了她的下颌,手上用力捏开了她的嘴,将药粉尽数倒进她的嘴中。
棠梨猛的回过神来,发疯般将中年男人推开,惊恐万状的瞪大了眼睛,扣着喉咙想要将药呕吐出来,无奈,药粉早已润湿,滑进她肚中。
她恼怒之下,抽出腰间早已备好的匕首,歇斯底里的刺向男人,那男人轻盈一闪,躲开了这一招,劈手夺下她手里的匕首,随手扔向了桌下。
棠梨眼前渐渐迷离恍惚,双腿也开始酸软无力,浑身上下莫名的燥热,口中更是干渴的要命。
“还挺泼辣!”中年男人摸着下巴,色眯眯的在她身上打转,约摸药粉该起作用了。
便将她拦腰一抱,径直朝床榻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