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說 我在黃泉有座房-第六百七十六章:神怨熱推

我在黃泉有座房
小說推薦我在黃泉有座房我在黄泉有座房
一个满月的婴儿身上能有多少毛发,一根根的拔下来,光是那个画面就让人感到头皮发麻。
丁小乙黑着脸,默不作声。
他知道无相的话,并非是子虚乌有,事实上他在昆仑瑶池见到的画面,比这个更加凄惨。
用巨大的磨盘,从下往上一点一点的来折磨羽族,将他们身上每一寸骨头都碾成肉酱。
这样做的目的,只为了听他们的惨叫,甚至还按照年龄大小,来区分高低音阶。
这种磨灭人性的事情他们都能做得出来,做出这样的屏风,丁小乙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古神尚且如此,你们觉得,新神又有几个能把持得住的?诸君可观猪牛马羊之流,就是我等下场!”
无相的话很简单粗暴,但只要用心想想,里面的道理谁人想不明白。
什么人性,什么良心道德,你和一个神灵说这些,就如同是那些家养的牲畜和你聊道德文明一样。
你能想象,要被宰杀的老母猪蹦出来,指着你的鼻子骂你,说它刚生了一窝猪仔,还在嗷嗷待哺,你就要杀了它,良心呢?
别说这样管不管用,换做是你,怕是第一时间就先抬起你四十米的大砍刀,把这头敢造反的猪给砍喽。
想想人是怎么对待动物的吧。
把熊圈养在笼子里,插上一根管子,取他们的胆汁,一辈子到死都没能走出笼子过。
为了吃到肥美的鹅肝,用所料管插进鹅的肚子里,把鹅的肚子都给灌满,关在狭小的笼子里不许它们动弹,让它们得肥肝病。
还有麝香猫,为了加大产量,人们把麝香猫关在通电的笼子里,被迫只吃咖啡豆,结果营养不良,一个个骨瘦如柴,死亡的时候相当痛苦。
等等等,如果把世界上所有的坏事全部集中在一起,你会发现,狗都不干的坏事,全都是人干的。
人类有了贪欲后,就没有了所谓的善。善只是一块遮羞布,拔掉后,千丑百怪,伶牙俐齿,比豺狼虎豹要凶残得多。
即便是那些古之圣贤对此也只有一句话,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这句话放在人身上合适,放在神的身上也合适。
屠龙者终成恶龙,自古不变的道理就是如此。
任谁想想也只觉得浑身冰凉,背生冷汗。
这下,连丁小乙都觉得如坐针毡,不过他还保留着一丝理性,没有完全被无相的话给忽悠了。
毕竟新神他没见过几个,但若是说旧神,冥土上如糟老头、胖胖他们自己倒是经常见。
甚至是谢七范八,丁小乙也偶尔会遇到。
在他们身上,自己并没有看到无相口中的那般凶残狠辣,反而更多的是对天地生灵的一份担当。
或许这当中有几分规则的束缚,可想起上次阴魂入城,谢七范八这两位退休人员主动来做义工,丁小乙眼底的惊骇和愤怒就逐渐消退下去,重新恢复了清明。
只是他能做到这一点,其他人就难了。
“对,诸神无道,换做谁来做都一样,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我干了!”
有人站起身大声说道。
就连坐在丁小乙身边的黑棺也神情激动,事关族人存亡,关系到子孙后代,换做谁都不会甘心沦为猪羊,任人宰割。
“可是,我们无法染指神道,又怎么可能抹灭神道?阁下既然喊我们来,莫不是已经有了办法?”
有人提问道。
事实上这才是他们最关心的一点,方才无相说的那些道理大家心如明镜,但若是反过来想想。
如果他们可以夺得权柄,成为神灵,他们还会坐在这里听无相废话么?
估计出门就要把消息传出去,联手先把无相干掉才是真的。
当然,这个问题大家心里清楚,无相心里也清楚,只是看破不说破,还是好朋友。
“这件事其实很简单,想要成为神灵,首先点燃神火,要点燃神火,就必须要借助祭坛的力量,重塑神体,从此元神和神道相连,方得正果。”
丁小乙坐在一旁听着,不禁眉角一挑,他发现这个无相知道的东西太多了,许多事情就连自己都是一知半解,无相却是了然于心。
这不禁令他怀疑起无相的身份究竟是何许人也,难道也是某位古老的神灵?
就在自己心中猜测着无相的真实身份时。
只见无相居然拿出了一件东西。
熱門都市小说 我在黃泉有座房 愛下-第六百七十六章:神怨讀書
“此物为神怨,千千万万的厉鬼怨气所化,是污染神灵的最佳毒药。
你们可将此物涂抹在刀刃武器上,足以斩伤哪些神灵。
此外只要你们将此物投入祭坛,这个神位从此就会被污染,谁想冒死点燃神火,只有死路一条。”
无相将神怨分发给众人,东西很小,大概只有食指一般大,乍一看就像是不起眼的玻璃珠一般。
可真的拿到手之后,里面的怨气简直惊人的可怕。
焕发着灰色的烟雾缭绕,落在指尖上冷的刺骨,即便是他们这些天之骄子,也仅仅坚持不到几分钟就觉得手指尖阵阵做疼。
丁小乙看着这颗形似弹珠的东西,心里更是翻起惊涛骇浪,千万恶鬼的怨气所铸,难道说是地府里逃出来的那些恶鬼么?
想到这,他脸色骤然一变,地府逃走的无穷恶鬼,数量简直可以用铺天盖地来形容都不为过。
但这么惊人的数量的恶鬼,自己这么多年却连一根毛都没找到,而此刻看到这颗珠子,他心中已然有了答案。
很显然,这些恶鬼十有八九怕是全都跑到了这里,或者说被无相所收服了。
这个想法让丁小乙越发越觉得,无相这个家伙,绝不是什么善茬,搞不好还会是一个祸害。
“要想个办法干掉他!”
什么诸神无道,视众生为刍狗,在他看来都是借口,这家伙某图之大,绝不仅仅是为了所谓的众生。
一定还有其他的目的。
“可是……即便我们有神怨辅佐,遇到哪些普通的神级还好说,若是遇到已经晋升的神灵,我们……”黑棺估计脸面没有再说下去。
不过意思大家都清楚,即便有了这个东西,可他们若是面对拥有神权的神灵,也一样不是对手。
对此无相胸有成竹道:“我们无需硬来,不日后第二轮神道之争时,我自然有办法给诸位创造机会。”
至于什么办法,无相没有说,但大家见他这样胸有成竹,也暂时放下了心中的困惑。
说完了正事,无相立即换上一副笑脸:“大家难得来此一次,不如好好在我蓬莱神岛好好休息一下吧。”
说完只见方才接引他们入山的少女款款而来:“诸位,这边请。”
众人虽然还有疑虑,但无相身影居然在众人面前悄然消失,众人也只能暂时把疑惑藏在心里,等待下次见面时再作询问。
随着众人离去后。
无相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水潭上,目光看着众人离开的方向,突然嘴角扬起一抹浅笑。
一根树枝从水潭下探出,化作一个无面小人,老态龙钟的神态,像是一个老头一般,站在无相身旁道:“这样做势必会让天下大乱,我担心……”
“没什么可担心的,这冠冕唐皇却是黑暗的神道早就该毁了。”
说罢,他小心翼翼的将一个盒子取出,交给无面小人:“剩下的事情交给你了。”
“是!”
无面树人小心接过盒子后,无相身影再次消失,这一次是彻底离开了醒龙潭。
见状,树人长叹一声,随后悄悄的将盒子打开一道缝隙,只见盒子里一颗眼球正静静被封存在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