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愛下-第二百二十二章:善良的飛鷹大人閲讀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小說推薦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炮灰农女生存大作战
“哎呀呀,这不是飞鹰大人吗?怎么又被主子给轰出门外来了?”白术在一旁冷嘲热讽道,本来就没有几块肉的脸颊,因为做出尖酸刻薄的表情显得更为瘆人飞鹰,只是偷瞄了她一眼,便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离开了。
白术因为遭到了蔑视,心情更不爽,跑过去直接拦在了飞鹰的面前,趾高气扬地说:“你不懂规矩可以,但是我可以教你,我可告诉你,我现在也是护卫的首领之一,咱俩的地位是平起平坐的,你看到我就算不说句,白术大人也得问个好。你就是因为这个样子,所以才会被组织厌弃,相信再过不久,你就会被组织拿去祭天了吧,
哈哈哈哈……哎呀,真是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将内心的话说了出来呢。”白术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可惜飞鹰还是万年面瘫脸,白术没有从他的身上看到了恐惧,害怕以及怨恨一丝多余的情绪,这让白术非常的不爽,感觉一记重拳打到了棉花上。
然而他不知道在飞鹰这一副面瘫的皮子下面,早已经吐槽翻了面前的人。只是他还有重事要干十万火急,懒得理会面前这个阴阳怪气人。
飞鹰想要绕过白术继续走,可白术偏不让他走一把抓住飞鹰的衣袖恨恨道:“你今天若不给我个交代,你可别想走。”
精彩玄幻小說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笔趣-第二百二十二章:善良的飛鷹大人看書
这院子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护卫和死士平日里就歇在房梁上或者屋檐上,基本上都不露面,白术吵了半天声音又大,他们躲在暗中也忍不住出来窥探一二,虽然没有特殊的指令,他们是不能露面的,但如今这事情都发生到自家门前来了。
一座屋檐上,甲一和甲二,两个人密密商议这些什么。
“你说他们俩谁会赢?”
“那肯定是飞鹰大人咯,飞鹰大人的实力除了主子没有谁能与他抗衡了。那个白术算个屁呀,只不过暂时被主子看好,过段时间又要去投水牢了”
“万一飞鹰大人的完全不想跟他比呢,你没看到现在是那个叫白术的一心一意的纠缠的飞鹰大人,看那模样就像是飞鹰大人是个浪荡子,轻薄了白术姑娘,现在白术姑娘要他负责,一样硬生生得讨个说法。”
“屁嘞~咱们谁不知道白术大人以前爱慕者不得。被打发到很远的地方去干事,这两年才被接了回来,可上面已经有了飞鹰大人,白术就只能趋于下首,一定是因为事情多了才暂时得到了主子重用,她可恨死飞鹰大人了。”
甲一和甲二两人,你一句我一句,争论的不休。而被他二人纷纷议论的原主,正在院子里大眼瞪小眼呢。
甲一甲二两个人聊嗨了,他们的声音大得整个院子都能听得到。所有藏在暗处的暗卫和护卫都偷偷的为他俩捏了一把汗,同时呢又希望他俩能讲得再大声一点。暗卫和护卫的日子也是那么的平淡无奇,总是要需要一些快乐的事情。虽然他们表面看起来,冰冷无情。但是内心都有一颗八卦的心。
飞鹰的内心倒是乐翻了天,因为甲一和甲二把他心里的话全部说了出来。到现在为止,孙瀛洲手下九层的护卫与暗卫全是飞鹰,一手**起来也是用飞鹰的血汗钱养起来的。儿子大了总不能忘了娘,所以这些护卫和暗卫的心里早都是站在飞鹰这一边的。
而白术一回来就急功近利,想要夺权可又啥都没干。不被人看好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飞鹰看在面前一身白衣,身子消瘦,颧骨高突甚至还有胡须的女子。即使是她这种从来不近女色的人,也认为白术并不漂亮。白术和自己二人是同一时期到孙瀛洲手下的。
只是自己得到了主子的重用,白术却没有。自己常伴主子身旁,白术却总是被打发着去。其远的地方做事一年都见不了主子两面。其实说到底还是白术长丑了,然后业务能力也不强。干啥啥不行,失败第一名。
白术一颗心挂在主子身上这么多年,自己是心里门儿清的。所以白术非常的嫉妒自己,羡慕自己,有的时候甚至还陷害自己,想取代自己的位置。但是其实自己也很羡慕白术,因为白术要干的事情很少,却和自己领着相同的月影。而且还不用待在一个变态的旁边,时时被威胁恐吓,生怕第二天自己的钱就没了。
飞鹰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着面前的白术,心里知道,果然有些人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而白术打不赢飞鹰,难道还教训不了甲一甲二吗?只见白银一个飞跃就到了屋檐上,把两个人抓了起来,直接丢到了地上。
被人从高空丢下来的滋味可不好受,甲一甲二蜷缩在地,他们身上的骨头断了两三根。就在他们已经准备好要挨一顿打的时候,飞鹰却出手拦住了白术后面的动作。
甲二二两人怀着感动的泪水,看着面前一身黑色劲装的飞鹰大人。躲在暗中观察的护卫和暗卫们,也是吓了一大跳,同时心里还是有一点点欣慰,往日那么恶毒变态的飞鹰大人,到关键时候还是会救他们的。
虽然飞鹰大人心情不好就喜欢拿他们开刀,虽然飞鹰大人喜欢发明各种各样变态的刑罚他们去尝试,甚至于飞鹰大人,有的时候还会克扣他们的月银放进自己的存钱罐。但是他们知道每当有重大危机的时候,飞鹰大人总是十分担心他们的安危的。
在无形之中,飞鹰变被十几双感动的眼睛盯着。他是听不到这些人内心的想法,他若是听到了,一定要说:我不是,我没有,他只是单纯在心疼他的钱而已。
每死一个护卫和死士都是要拿飞鹰的私房钱去填空的。所以在飞鹰的眼里,自己所**出来的这些暗卫和死侍都是白花花的银子,怎么能够让银子处于危险的境地之内呢?当然,如果是用主子的钱买来的人和**出来的人,飞鹰就无所谓了,因为那死掉的又不是他的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