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mzs6好看的都市言情 大田園 txt-第六百七十九章 有奶纔是娘鑒賞-hkqi6

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大田园
等到了晚上,娃子们都睡了,田小胖这才得以上炕休息。看着并排酣睡的两个婴儿,他的内心,觉得无比满足和充实。
“小胖猪,我都担心死了。要不是家里这些孩子,还有肚子里的婴儿,我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下来。”其其格也终于有机会,倾诉自己的心里话。
田小胖揽着自己的爱人,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还好,一切都已经过去——”
“我看消息说,还动用了蘑菇弹,你们是怎么——”其其格最担心的就是这个了,她也想不出,在威力巨大的蘑菇弹下,小胖子他们,是怎么完好无损归来的。
一说起这个,小胖子也依旧心有余悸,回想起了当时的场面:那确实是他遭遇到的最大的一次危机啊。
导弹从空中自由落体,田小胖能感觉到里面蕴含着的巨大的危险。而且,他的目光中,也已经显示这枚导弹的真正身份,吓得田小胖骑着小明就想逃。
可是,在蘑菇弹的冲击之下,他又能逃到哪里?更何况,下边还有并肩战斗的战友,还有他的兄弟和弟子,甚至还有亲爱的娃子。
不能逃避,就只能在空中引爆蘑菇弹,把破坏力降到最低。
打定主意,还没等田小胖有所行动呢,忽然间,燧石之珠就破体而出,迎着蘑菇弹飞了过去。没等田小胖有任何反应呢,空中就爆发出一阵巨响。
完蛋啦,这下宝珠肯定是毁啦!田小胖第一反应就是这个,要知道,这么近的距离,蘑菇弹之下,一切都将化为齑粉啊。
随后,滔滔热浪就向他袭来,以重明鸟的属性,也无法抵挡,更不要说田小胖了。
就在田小胖以为自己肯定完蛋的时候,一道蓝光将他紧紧包裹在里面,使得他躲过一劫。
燧石之珠还在!田小胖能够感觉到宝珠的存在,可是,却又看不到原来的珠子了,难道是被蘑菇弹给轰成了渣渣?
等到风暴过后,他骑着小明,缓缓降落到地面。周围基本没有受到什么冲击,似乎,蘑菇弹的威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巨大。
不,肯定不是这样。田小胖冷静下来,立刻就感受到燧石之珠的存在,就静静地悬在他的头顶,而且,和原来相比,宝珠完全变了模样,从有形变成了无形。
变化还不止这些,他能直观感觉到,燧石之珠的气息,比以前何止强大了百倍千倍万倍——
不会是把蘑菇弹的能量都给吸收了吧?田小胖虽然感觉是如此的不可思议,但是,好像只有这么一个解释。
试着向燧石之珠里面输送一道熊能量,只见在虚空之中,猛的有一个蓝色的通道出现。而另外一端,似乎无穷无尽,一直延伸到远古洪荒。
田小胖若有所悟,看来,这枚核弹,确实宏开了燧石之珠的某种禁锢,使得它进入到另外一种形态,或许,这条通道的另外一端,就连接着那遥远的远古时代……
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蘑菇弹竟然无效,也彻底令联邦束手无策。而那些一直处于观望中的野心家,也纷纷开始展开行动,闹起了独立。
就在这种大势所趋之下,就轰然倒塌。真应了那句古话: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已经听田小胖讲完很久了,其其格还是久久地抱着他,好像要是一撒手的话,自己的爱人就会忽然离她而去。
“小胖,那你会去探索未知的世界吗?”其其格颤声问道。
“当然!”小胖子一点也不含糊,“不过呢,要等等你,等你身子恢复好了,咱们领着家里的娃子们,一起去!”
其其格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又娇嗔地在小胖子的腰里拧了一下。拧得田小胖嘻嘻笑:“好久没享受这种待遇了呢——”
两个人躺下来,脑瓜儿挨着,田小胖又想起一件事:“对了,差点忘了,这次燧石之珠的禁锢被彻底打开,以后,就会有源源不断地洪荒能量散逸出来,不会再局限在咱们黑瞎子屯的地盘了。没准,过上几年十几年的,咱们整个省,整个国家,都能享受到熊能量带来的福利。”
这样啊,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其其格也有点兴奋,那岂不是说,东方巨龙,真的要腾飞于世界。
激动过后,她又开始担忧起来:“可是这样一来,咱们黑瞎子屯的优势,不就会慢慢消失了吗?”
熊能量,一直以来,都是黑瞎子屯发展的动力。要是各地都一样,那黑瞎子屯也就不足为奇喽,其其格的担忧,也不无道理。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田小胖亲吻了一下妻子的额头:“放心吧,咱们黑瞎子屯,还是熊能量最丰沛的地方,毕竟,咱们这嘎达是源头啊,肯定浓度最大,效果最好。”
那就好,其其格也彻底放心了,不过,响起白天医生和护士的嘱托,就轻声说着:“小胖,医生说,要把那个揉开了,奶水才更充足。”
生完孩子之后不久,其其格就在护士的指导下,给两个小家伙开奶了。处于天性吧,人家自己就知道吸吮。
就是开始的时候,奶水的量很少,还把小男婴给急得使劲哭,看来小家伙的脾气不小。
“嘻嘻,这个工作,俺最乐意干啦——”
夫妻二人当然有说不完的悄悄话,毕竟分别快俩月了,而且,还差点经历过生离死别,所以,更觉珍惜。
终于,炕梢那边,传来小囡囡弱弱的声音:“干爹,干娘,明天再说好不好,俺们都困了——”
屋里,响起了一阵低低的窃笑声,这帮小家伙,原来都没睡着呢。田小胖也觉得老脸一红,赶紧闭灯睡觉。
两个小婴儿真的很省事,即便如此,这一对儿初为人父人母的小两口,还是被折腾个够呛。虽然家里孩子不少,可是,真没有一个是从这么大点儿养起来的。
主要是,总得起来喂奶,基本上一个小时左右就得喂一次。
幸好,其其格的奶水很足,足够两个小家伙吃的了。基本上就是吃饱了睡,饿了就哭,一哭就喂奶,然后吃饱了再睡。
到了后来,其其格实在有点支撑不住,还是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田小胖精神头足啊,愣是一宿没睡。小宝宝一哭,他就抱起来送到其其格怀里。小格子迷迷糊糊的,半梦半醒的给孩子喂奶。
第二天早上起来,娃子们在炕上围了一圈,都瞧着干娘给两个小宝宝喂奶。也不知道是哪个,还吧唧了两下嘴,不会是馋了吧?
桃源探秘之亚兰神
田小胖也是真坏:“来来来,都排好队,一会挨个吃两口。以前呢,你们干娘没奶,现在有奶了。都说有奶才是娘,你们吃一口奶,以后才是干娘的好孩子。”
那几个大的,向小丫和小巴图他们,当然只是嘻嘻笑。可是这几个小的可不管那么多,小囡囡直接先娃娃给推举出来。
娃娃乐呵呵的,还挺兴奋的,他还真没有过这种经历。等其其格给两个小宝宝喂完之后,娃娃还真凑到干娘的怀里吸了两口,然后还咂咂小嘴,很是满意地点点头。
然后,小囡囡,小海宁,猴小妹,小雪,小光光小文文这几个,也都一哄而上,都抢起来了。反倒是把其其格搞得脸上红通通的,闪耀着母性的光辉。
田小胖也瞧得直摇头,嘴里还念叨着:“不够用啊,要是像——”
看到其其格目光不善,他连忙住嘴,可是一旁看热闹的小胖墩童麟阁,已经帮着他补充完整:“干爹,你是想说二懒叔叔养的老母猪吧?”
“败瞎说,嘿嘿,俺先去做饭。”田小胖连忙落荒而逃,这个是万万不能承认的,否则的话,指不定怎么挨收拾呢。
因为其其格坐月子的缘故,所以,老汤他们也不来蹭饭,就连家里的老爷子们,也都在楼里吃完饭,这才组团回来溜达一趟,看着熟睡中的婴儿,一个个脸上都乐开花。
看到干爹给婴儿换尿布,小囡囡就凑上去:“干爹,给小弟弟小妹妹取名了吗,要不用俺想出来的吧,姐姐叫田小妹,弟弟叫田小弟。”
看得出来,小家伙昨天晚上应该琢磨了好长时间吧。
田小胖换完了尿布,虽说现在有尿不湿啥的,但还是尿布比较好,透气又不伤婴儿的皮肤。
没等他回答呢,旁边的小胖墩就不干了:“小囡囡啊,你取的名字一点都不好听,看俺的,姐姐叫田小白,因为,小白哥最喜欢她;弟弟叫田小黑,因为,小黑熊最喜欢他。”
随后,娃子们就七嘴八舌的,把想好的一大堆名字,向干爹干娘进行汇报。听得田小胖脑瓜子都大了:“停吧,停吧,给孩子取名是父母的义务,没你们啥事,少跟着掺和——叫啥好呢,田壮壮,田秀秀,怎么都感觉有一股浓浓的乡土气息呢?”
世子缠宠,爱妃别跑!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谁叫你姓田啦!”其其格白了他一眼。
小胖子抓抓后脑勺:“原来问题出在这儿呢,俺以前觉得,姓田挺好的,最不怕把名字倒过来写。”
最后,小夫妻俩研究一阵,还是先给孩子取两个小名儿:姐姐就叫田甜,弟弟叫田田。先这么叫着,等上户口的时候,再取大名好了。
结果,小娃子们有意见了,小囡囡先是摇头说:“那要是叫名字的时候,都分出来了。叫一声,肯定全都过来。”
“你得会叫啊,田甜,叫的时候,后边用轻声;田田就正常叫,不就分清楚了吗。”小胖子还挺有招。
娃子们试着叫了几次,还真别说,挺顺口的,也能区分。
而且这时候呢,两个小婴儿还没睡呢,小眼睛瞧瞧这个,看看那个,很是灵动。
田小胖觉得,家里的这俩小婴儿,好像跟别人家的孩子有点不一样,看着好像更聪明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孩子都是自个家的好嘛。
“田田——”小文文叫了一声,小男娃就把眼睛朝他望过去。
“田甜——”猴小妹叫了一声,小女婴就朝她望过去,然后还咧嘴笑了。
把猴小妹乐坏了:“笑了,田甜朝我笑了——”
田小胖在旁边咂咂嘴:“你美个啥,田甜见到小白就笑,估计是把你错当成小猴子了!”
有这么说话的吗,这是直接说我长得丑呗!猴小妹不依,扑进其其格怀里。还真别说,吃了两口奶之后,感觉就是不一样,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了。
玩闹一阵,老娘和丈母娘的早餐也都做好了,田小胖吃了一口之后,就被老娘催着去睡觉: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明天你还是回楼上睡吧,俺和你丈母娘轮班在这盯着。
田小胖哪里肯依啊:“没事,白天补一觉,晚上照样精神。”
睡了一上午之后,到了下午,田小胖就跟着采山货的大部队上山了。一晃俩月了,林子里面的情况,他也要了解一下。而且,这么长时间没看到那些动物伙伴,也怪想滴。
时近九月,正是秋高气爽,林子里一年最美的季节。大量的山产品,也在这个季节被采收回来,确实是收获的季节。
出乎意料的,秋天的时候,居然又收获了一茬羊肚菌。这玩意,夏天太热的时候,愣是不往出长,非得春秋两季不可。
我的同居美女们 金曦夕
这也把老汤他们高兴坏了,正领着小学员们,在这收羊肚菌呢。田小胖一瞧,先别忙着进山了,跟娃子们一起干吧。
秋季的羊肚菌,就这一茬,小学员们人多手杂,而且都干了一上午了,所以,不大一会也就完工。看着天色尚早,而且离林子那边已经不远了,索性,就领着小学员和娃子们,一起溜达了过去。大不了,回来的时候叫鹿车呗。
田小胖比较关心的是彩虹蚕,今年,林子这边彩虹蚕的数量呈几何级数增加。好在,密度并不大,起码来说,那些树叶并没有被啃得光秃秃的。
看着蚕宝宝一个个都胖嘟嘟的,田小胖也就放心了,现在还没到彩虹蚕上山结茧呢。
“哇,小老虎,小豹子!”娃子们的欢呼声,从不远处传了过来,田小胖也就连忙赶上大部队。
只见娃子们围着五只小老虎,还有两只小豹子,正在那又蹦又叫的。
田小胖向周围瞧瞧,并没有发现母豹子的踪迹,想来,人家现在又恢复自由了。于是,小胖子大乐:“哈哈,都被你们老娘给撵出家门了吧,以后看谁还给你们撑腰!”
说完,嘴里还哼哼咧咧的:“有妈的孩子像个宝,没妈的孩子是根草——”
两只小豹子倒是没啥想法,小老虎们可恼了,嗷呜着一起扑上来。如今,它们已经是大半大子了,接近成年东北虎的体型,结果就是,好郎架不住一群虎啊,小胖子很快就被小老虎们给扑倒在地。
周围的娃子不仅不上来帮忙,还齐刷刷地给小老虎加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