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65dx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仙王殿-第219章元飛的悲劇讀書-ng4qw

仙王殿
小說推薦仙王殿仙王殿
天渐渐的黑了。
满天的星雨点缀着天空,与那华灯初升的城市遥相呼应真是美不胜收。
然而!
那月色之中却有一辆红色的兰博基尼Veneno,一路从喧闹的城市开上了南山山巅。
“宋茜,你怎么把我带这来了,”林羽先看宋茜,而后怔怔的望向山下灯红酒绿的海山市道。
宋茜紧蹙着眉头,没有搭理林羽,直将汽车朝着山巅的悬崖边开了过去。
“宋茜,我累了,”林羽柔声道:“我想回去。”
“吱嘎!”
宋茜毫不理睬,直将车子停在了山巅上,再往前一点就是万丈悬崖。
“宋茜,你怎么了?!”林羽扭头望向宋茜道。
“嘘!”
宋茜纤纤玉手按住了林羽的嘴唇,“你瞧今晚的夜色多美啊!你就在这里陪陪我好吗?”
林羽,“……”
“哥,动手吧!这可是一个绝佳的好机会,把人弄死了丟悬崖下面去鬼都不知道,”跟来的宋哲双眸森寒的盯着林羽他们的车道。
“别急,”宋仁罢了罢手,“再等等。齐家与赵家的人也全来了,让他们先动手不更好。”
宋哲,“这……”
“爸,你看那贱女人,”宋玉沉着一张脸,紧咬红唇异常不爽道:“再不动手都把我们宋家的脸丢过了。”
“你们沉住气,”宋仁瞪了他们一眼道:“让他们弄。弄完这一次以后他们也只能到地狱去弄了。”
“我看了不舒服,”宋玉厌恶的盯着林羽他们的车道:“要是你们不想动手,不如就让我打前阵吧!”
宋仁脸色一沉,满脸严肃道:“别胡闹……就你那点修为能是他的对手吗?”
宋玉,“我……”
“好了,”宋仁瞥了眼宋玉,“看着吧!就算赵家与齐家不敢动手,陈公子的人也会了结他。”
“宋茜,你怎么了?!”
这边当宋玉按耐不住想杀林羽的时候,车里的林羽却按住了宋茜的手,“不能弄了。我下面受了伤。”
瞬间宋茜哭了。
“你…你别哭,”林羽慌乱道。
“你是不是觉得我特贱,现在看你有钱了,我就不择手段爬上你的床,”宋茜一双美目中泪水打着转儿道。
“不,没有,”林羽怔怔的望着宋茜道:“我知道不是这样的,但是你是一个好女孩,你应该可以找到比我更好的。”
啪!
清脆的一巴掌,结实的扇在林羽脸上。
跟着宋茜一把抱住了林羽,然后红唇吻了上来,撬开林羽的嘴唇,一口就咬住了他,直到咬出了血才松口,“我谁都不要。我只想做你的女人。”
林羽,“我……”
下一瞬间宋茜又吻上来,被吻住的林羽连忙推开宋茜道:“宋茜……”
宋茜,“可以吗?”
“我……”
宋茜没有二话,抱住林羽又吻住了,然后重重的咬了他一口道:“可以吗?”
“草……都别拦着我。老子,一定要弄死那野杂种。”
这边停在林羽他们车后的龙元炸了。
自己心心念念的美人儿,这般疯狂的强吻林羽。
你让他如何受得了。
因此他一边心疼,一边迁怒于林羽,恨不得即刻一掌拍死他,“
“龙少,你别着急,”开车的龙蒙喊道:“快看陈少的人上去了,那野杂种死定了。”
见到元飞现身。
龙元心里爽啊!
因为他知道林羽马上就完蛋了,当然这一刻爽的可不止了龙元一个,跟过来的一众人都,因为他们迫不及待希望元飞可以将林羽大卸八块。
可,下一刻。
所有人脸上狞笑与嘲弄,全都戛然而止!
“草,是徐福……”
稍许,终于回过神来的宋仁,目光带血,气急败坏道:“他怎么过来了。”
“徐伯?!”
见到徐福的这一刻元飞也愣住了,“怎么是你?”
“元飞,这里可不是京城,”徐福却很森寒的开口道:“在海山市这块地界上。你要杀人是不是应该问问我的意见。”
“徐伯,奉劝你一句,”元飞轻蔑的瞥了眼徐福,而后不屑的嘴角上翘道:“这件事情你最好别管。人是我家少爷让我杀的,你要是挡路的话,那京城陈家可就跟你结上梁子了。”
“是吗?!”
徐福眯起森寒的双眸,上下打量着背着木匣子元飞道。
“徐伯,你也不是不知道,现在的陈家不说只手遮天,可也是跺一跺脚就可以让华夏抖三抖的大家族,如果你今天敢碍我的事,那回头让我家少爷知道了,一不高兴灭了你徐家也就是抬抬手的事。”
“哦!”
“陈家,都这么厉害了吗?看样子我离开京城的这十几年,变化还不是一般的大,但是遗憾的是这里是海山市,在这块地盘上我徐福还能说的算,如果你不听我的劝阻那我就敲爆你的脑袋。”
“哈,哈哈!”
“徐伯,看样子你真的是老糊涂了,”元飞不屑的嘲笑道:“你以为这还是你跟着判将叶文的时候吗?还是你们十三军纵横华夏的年代吗?竟然敢这样跟我说话简直是不知死活。”
“住嘴!”
徐福脸色一沉,杀气凛然道:“叶帅,也是你可以直呼其名的吗?十三军也是你可以侮辱的吗?”
“你还称呼他叶帅?!”
“徐伯,都过去十几年了,对当年这件事你还是不服啊!”
“哼!”
徐福拳头捏的铁青,寒着脸道:“当年那件事绝对会翻过来的,叶帅与十三军几十万战士的血也不会白流,至于你们这些奸佞之人终究会为此付出代价。”
“哈,哈哈!”
“徐伯,你还在做这梦呢!当年叶文带领十三军判我华夏己经被写进教科书了,难道你还想把这事情翻过来吗?”
元飞差点被徐福这句话逗笑了,他的表情,除了嘲弄,还是嘲弄道。
“哼!”
“叶帅,绝对不会这么做事,十三军也不可能这么做,”徐福愤愤的捏了捏拳头,黑着一张脸掷地有声道:“他们每一个人都是铁骨铮铮的军人,为华夏征战几十年那一个不是从尸堆血海中爬出来的,怎么可能在东海一战中投敌,以至于全军覆灭没有一个人生还。这其中一定有世人不知道的秘密,迟早有一天我会将它挖出来。”
“徐伯,你疯了,”元飞戏谑的嘲弄道:“别忘记当年你们这些人,因为在大后方没有参加这场战役才没卷入这件事情。你要是螳臂挡车胆敢再去查这件事情,那你们徐家肯定会灰飞烟灭。”
“我都已经这把年纪了,”徐福怒目圆睁道:“你以为我还会顾及这些吗?”
“你疯了……”
“你绝对是疯了,”元飞异常激动道:“那件事情可是国委断下来的。你敢在老虎屁股上拔毛,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
“国委?!”
“去你娘的国委,”徐福愤愤不平道:“那不过是京城中那些大家族为了他们共同的利益才设的这一局棋罢了,怪就怪叶帅明知道这是个陷阱,可为了华夏数百年的安宁,依然带领十三军几十万将士赴死。”
“你胡说八道什么?”
元飞指向徐福,严令喝斥道:“别再跟我说当年的事情了,现在你识相的给我让开,让我杀了那小子就算这件事情了了,至于你刚才说的这些话。我就当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哼,你怕了吗?可我不怕,”徐福冷笑道:“我现在说给你听就是为了让你给他们带句话,别以为什么事情都过去了有些账迟早会找他们算。”
“草,你这是找死……”
元飞身躯低伏,全身紧绷,眼神死死的盯着徐福,一副随时要出手的架势道。
“元飞,我奉劝你一句,你最好不要跟我动手,就你这萃魂期的实力一旦动起手来,只怕你就没有办法活着离开海山市了。”
“徐伯,我虽然只有萃魂期的实力,可当年你被六大世家的高手围攻,那一身的伤只怕还没有好吧!”
徐福眸光淡淡的望向元飞,“那你是非要与我一战了?”
“你说呢?!你这十三军的叛军余孽,”元飞脚下挪开了一小步,身子也微微扬起道。
“住嘴?!”
徐福怒斥道:“十三军军威不可辱,胆敢!数独!者死。”
“我草……”
“徐伯,你还以为这是当年啊!我告诉你十三军的时代最就过去了,现在他就是一支人尽皆知的叛军。”
徐福,“你……”
“我什么我?!”
元飞讥讽道:“不服就战啊!当年这不是你们十三军的口号吗?”
“辱我十三军者,杀!”
徐福一声低喝,身子几乎是闪电般杀过去了,见徐福杀来元飞浑身一抖,背后的木匣子打开了,眼看就有一把飞剑射出。
可,下一刻。
啪!
闪电般扑杀过来的徐福,几乎是千钧一发之际,抬手就一掌击中了元飞的胸口。
啞 妻
下一秒几乎是在无数人震惊的目光中,刚才还活蹦乱跳,颐气指使的元飞,己经如同朽木一般,背着木匣子砸下了万丈悬崖。
“呼……”
本该人潮涌动的现场,有一个算一个,几乎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呆若木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