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深淵歸途 線上看-60 故人虛影分享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深渊归途
每一个被囚禁在笼子里的人,都和之前所见到的那支不明小队是一样的装束,为了确保无误,辛宓还多划开了两个人的雨披确认。
“这些人都死了?”这次就连龙天罡也不免惊愕了。
“没有生命体征了,至少作为人来说是确定无疑的死亡。而且看这些人奇怪的姿势……估计还都是不一样的死法。”辛宓看了看几个笼子,“只是他们为什么会死在这里?”
“死在别处被搬过来的?还是……”燕子丹猜测道。
陆凝又看了看其余的地方,这里是舞台下方的一个预备空间,也用来配合舞台的升降装置,周围堆放着很多杂物箱,包括一些场景会用的道具和演员装束。
陆凝掀开墙边的一张帆布,发现下面堆放着十几个油桶,都是空的。她微微皱了下眉,转头又打开了一个杂物箱,里面都是戏服和道具。她也不嫌麻烦全都取出来,在最底下发现了一套装束——从面具到护甲到武器,包括那个蝴蝶结都是齐的。
“找到什么东西了?”辛宓发现陆凝正在奋力将一些东西从箱子里翻出来,便问道。
“一套装备,你们呢?”
这个时候辛宓正在尝试将防毒面具也剥落下来,这比起外面的黑面具要麻烦许多,而且在切割的时候她就已经感觉到这次一定是一无所获了。
手术刀划伤的部分都流出了黑色泡沫,估计里面的躯体已经全都变成了这样的东西,想要看看面具下是什么样的脸孔也做不到。
“这套装备……为什么会有这么一套在这里?”钱义朋也过来帮忙了。
特效之王 闻仙茶
“这只是一个箱子,我们还没找别的。如果让我猜的话,或许这里原本是这些小队的一个休息的地方。”
“这些小队?”
“是啊,从电梯上的文字来看明显不止一支队伍在探索,如此组团行动的队伍,而且那个队长还疑似和什么人联络着,这应该有更多的团队在行动。这个楼层恐怕原本是小队占据的一个休养点,却遭到了突然攻击变成了这副模样……”
“确实这里也有!”燕子丹从另一个箱子里也掏出了一个蝴蝶结。
与此同时,辛宓已经试着隔着笼子将一个人的面具给切开了,她的手已经足够稳当了,可当面具落下的同时,那个人的脑袋也整个化为黑色泡沫垮塌了下来。
“唉……”辛宓甩了甩手术刀,有些失望。
“看来所有的尸体也差不多都是这个样子。”龙天罡摇了摇头,也开始帮助陆凝翻找起各个箱子来。
“嘿,扫兴。”邓知意举着刀在那里照亮,顺手摸起了被众人翻出来的防毒面具端详了起来。
“知意你帮忙看看这些东西都是什么功能,也许还能使用。”辛宓提醒了一句。
“我还要照亮啊……好吧好吧。”邓知意撇了撇嘴,“我当时以为这照明功能也就是辅助一下呢,怎么怪物没砍几个光在这里当灯泡了……”
燕子丹轻笑了一声,别的人虽然没有出声,不过气氛也稍微轻松了一点。
翻找过程没有发生什么危险,龙天罡找过几个箱子之后又有了些新发现,他贴着墙壁用指节轻轻敲击着,每敲几下就停下来换个地方再敲两下。陆凝几个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发现墙壁后面还有些玄机。
“龙大哥之前是做什么的?我们都没发现。”陆凝也有点惊讶,她要找一些明显的墙壁机关什么的还行,可龙天罡显然更加专业,从之前开始这种寻找机括的工作似乎都是他来做的。
“不过是一介健身房老板而已,略有些业余爱好。”龙天罡随手回答着,手指沿着墙壁仔细摸了一下,最后敲定在一个铁笼的边缘。
“找到了?”辛宓挑了挑眉。
“嗯,不过原本的机括似乎出了问题,辛宓,帮个忙。”龙天罡说。
辛宓走过去,将手术刀刺入了龙天罡敲击的那个墙缝当中,那刀锋锋利异常,切断墙壁外层似乎根本不花费什么力气,很轻易的,一个圆形的孔洞就被她挖了出来。
众人都凑了过去,在墙壁之中隐藏起来的居然是个小电子钟,上面的日期已经紊乱了,不过似乎还可以手动调节上面的日期和时间。龙天罡观察了一下电子钟的安装状态,断定这应该是墙壁修建的时候就一同埋设进来的,而不是后来放进来的东西。
“看起来我们可以调节这个时间……但是意义是什么?”龙天罡眯着眼问道。
“我想某个日期应该有决定性的意义。”辛宓蹙起眉毛,“但是应该是哪一天?”
“红狱在人间展开的日子。”陆凝说道。
“你确定吗?”辛宓看了她一眼。
“在此之前红狱都在冥府,而我不认为冥府里有人间的时间。这个表使用的是我们的纪年和计时方式,它的意义也只有在这里才存在。”陆凝说道。
“既然如此……”龙天罡伸手进去,慢慢将日期调回了那一天。
随后,一切都晃动了起来,坚固的铁笼正在消失,里面的尸体也随之化为了虚无,焦糊味和惊叫声从外面传来,但重重叠叠,就像是无数卷录音带同时播放一样嘈杂。
“怎么……”辛宓几人迅速抓住旁边的东西稳住身体。
“出去。”陆凝马上转身冲向门口,但就在这一瞬间,门外有无数钱币开始涌入进来,而陆凝的脚下瞬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色空洞,她没有坠落,那些钱却纷纷坠入了空洞当中。
“什么?”
“小心点!”邓知意举着刀一个滑步过来就把陆凝拽出了空洞的范围,而就在那一瞬间,借助刀上的绿色光芒,陆凝也看到了洞的下方——
有一个人正在仰面朝天,看着这里。他神情悲伤,衣服破烂,那大量的钱币在他的脚边迅速堆积,很快就掩埋到了膝盖的位置。
陆凝根本没想过会在这里看到他——社长郑云亭。
“不对!该死!”
她伸手拍在了空洞上,虽然上面如同有一层透明墙壁一样无法进入,但是在手掌拍上去的一瞬间,白环猛地一亮,在那看似空无一物的洞口处也瞬间出现了五个印痕。
“李文玥!你看见什么了!”
这种时候就要多亏有钱义朋这个队友在旁边,他显然发现了陆凝这一砸的动作明显不是正常的,立刻开口问了。陆凝立刻喊道:“砸开空洞表面!”
话音刚落,钱义朋就抽出口袋里的鬼器钢笔一跃而起,扑向了空洞,笔尖狠狠刺向了空洞,锐器比陆凝的指环显然更加具有杀伤性,尽管还是没有能穿透,但一片裂缝已经在那洞口蔓延。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钱币依然在哗啦啦地落下,看速度估计再有半分钟就能把郑云亭埋了。
“不行!太硬了!”钱义朋又连刺了好几下,制造了好多裂缝,但明明是岌岌可危的样子,那层无形的墙壁就是不会轻易碎裂。
就在这时,绿光一闪。
咔嚓!
邓知意的骨刀猛砸下去,碧绿的光芒甚至在洞口两侧都留下了一道燃烧的印记,那层无形之墙终于被砸开了,陆凝也来不及感谢她,匆忙趴到了洞口,向下方看去。
“社长!”
“李……李文玥!你们来救我了?对不起!对不起……”郑云亭正在激动地将自己从钱堆里面拔出来,他似乎看到了生的希望一般,手脚并用地往上爬去。这时候燕子丹也从包里摸出一条之前在超市购买的绳子凑了过来。地震已经停止了,只有钱币依然在涌入。
“无论你们看到了什么人……”辛宓忽然开口,“能确定那是真人吗?”
“是不是无关紧要。”陆凝微笑,和燕子丹一起将绳子丢了下去,让郑云亭接住。
说实在的,陆凝本身并不关心这个社长是死是活,甚至也没有什么好恶可言。她只需要这是个脑子清楚的人,能够沟通交流,有些郑云亭的记忆就足够了。只要能够还原一些接龙的真相,别的都无所谓。
“社长!我们这就来救你!”心里想的和口中说的并不一定要一回事。
“是我的错……是我的错……”郑云亭甚至在痛哭,他抓着绳子艰难地向上攀援,这在钱币叮叮当当砸下去的时候并不太容易,他已经有些鼻青脸肿了。
“社长!你果然没有在群里!”燕子丹喊道,“你知不知道你这一下把我们都牵连进去了!”
“我知道一点,可是……对不起!对不起!”
郑云亭只能不断道歉,所幸这个坑的深度也就七八米的样子,脚下有钱垫着,郑云亭已经爬上了一半的高度,那涕泗横流的模样看得出是真的很惨。
“八里工究竟是什么情况!”陆凝喝问。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糊里糊涂的进去了,还被安排了一个项目组长的身份……我开始还很高兴呢,以为我的简历被人看中了,谁知道……谁知道……”郑云亭哭丧着脸喊道,“是我对不起你们!我偶然才知道我的账号似乎是被送去了另外一个项目,但我什么都不明白的!这些神棍搞的东西都是真的!我本来还想跟颜梦吹嘘一下自己,没想到直接就变了!变了啊!”
“变了什么?你都遭遇了什么?说清楚啊!”陆凝用力拉着绳子。
“就是这里,这个什么红狱……项目组长只是听着好听,那就是一个牺牲品啊!我根本就不想的!死了很多人,连我也死了……咦?死了?死了吗?”
郑云亭向上攀爬的动作停下了,他的目光还在看着上面的陆凝,却充满着疑惑。
“奇怪,我……应该已经被钱币压死了吧?为什么还能有机会和你们说话?不——你们也应该死了吧?我在哪里见过你们死亡的照片?项目组?不对——还是在这里,你们死亡,重生?红狱,红狱,什么啊,这里血肉的苦痛——”
陆凝已经松开了装着很用力拉拽的双手,抽出了命运锯齿。腐烂的血肉正在沿着绳子生长,那上面还印着一个个钱币的烙印。
“看来你的死状比现在要惨烈许多。”
郑云亭用两只血肉模糊的手抓紧绳子继续向上攀爬着,尖叫着。
“不!不要啊!我是活着的啊!你们能见到我,能和我说话!这里不是地狱对不对?我们已经回到人间了对不对?李文玥!你一定也想活下去的!还有你们!燕子丹!钱义朋!你们在这里经历的死亡——”
剪刀合拢,剪断了绳索。
“谢谢你的遗言,社长。不过我们还没死过呢,你见过的那些复制体,终究和我们这种本体有些出入。”
郑云亭依然在膨胀着,探出腐烂的手试图抓住墙壁。但失去了外力的干预,他根本无法抵御如同洪流一般砸落的钱币,等待着他的结果也正如他原本应该的结果一样。
“李文玥……刚刚那个……是社长吗……”燕子丹战战兢兢地问。
“我倾向于认为是的。不过死者终究是死者,倒转了时间也不是活过来的状态,只是忘记了死亡的鬼而已。当他回忆起来的时候,身体也发生了相应的变化……”
“亏你能这么冷静地想这种事。”辛宓走了过来,也目睹了郑云亭的末路。
“我认识过一位道长,虽然迂腐,却也刚正。我们闲聊的时候他说过,死者大多数都是不甘心死去,因而一旦有机会,便会疯狂寻找重返人间的机会。但若是每个死者都这么做,那么人间早就乱套了。”陆凝微笑道,“奇迹并不是不能发生的,却也不是随时都能发生的,我很相信这一点。”
“总之……那小子终究还是说了点什么出来吧。”邓知意重新将刀扛在了肩头。
“比较匆忙,所以我也就问了个比较要紧的问题。不出所料,这个地方的转变和八里工那个旅行社脱不开关系。如果离开红狱我们势必要往那里去一趟,至于这里……龙大哥,麻烦将时间调整回来吧。”
“好。”
随着时间被拨回,一切都回归了原状,那些铁笼子也再次出现了。
“刚刚返回的时候,室内布景有了些什么变化诸位注意到了没有?”陆凝又问。
辛宓和钱义朋点了点头,确实这两个人属于最仔细的。
“除了铁笼以外,还有一些多出来和减少的东西。我们取出的那些装备最初果然不在这里,所以倒回时间之后都消失了。”钱义朋说。
“嗯,理所当然。”
“对了,李大妹子,刚才你还说了句什么复制体?那是什么意思?那小子疯疯癫癫地喊着你们也死了。”邓知意开口问道。
陆凝花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这个称呼是叫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