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愛下-第三百三十九章 我就是你要找的神推薦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凶猛道侣也重生了
消失了,在陆水以为即将看到那个人的时候。
那个人随着模糊一起被擦拭掉了。
陆水能够看到的只有空旷的位置。
那里仿佛从来没有人存在过一样。
此刻陆水想要从四周的情况进行对比,看看还能不能再次察觉到那个模糊的人影。
然而当他再去看其他人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发现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
随后咔嚓的一声。
眼前的景象直接遍布裂痕。
不仅仅是玖所看到的景象,包括他所感知到的黑,一同被裂痕覆盖。
砰的一声。
所以的一切,瞬间支离破碎。
宫殿中,陆水的眼睛猛然睁开。
在他睁开眼的瞬间,石柱上的光,随着破碎。
砰!
光顷刻间消散无迹。
陆水皱着眉头,刚刚他是被强制断开了一切。
正常的景象应该还能继续。
而后他看着已经没有了光的石柱,有些诧异:
“该不会,玩坏了吧?”
光没了就意味着再也不能连接珠子,也就看不到玖所看到的景象。
珠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无法知道。
“深海水龙是不知道这个的吧?”陆水觉得修起来可能有些费时间。
短时间是修不了了。
而深海水龙只要不知道这个光,他就暂时不用赔。
这东西灵石肯定赔不起了。
之后陆水就没有在意这些,而是在思考刚刚看到的场景。
“陆不好说,整个世界几乎都忘记了他,仿佛从未来过这世上一般。
应该跟他的道有关。
不然玖也不至于找他就跟碰运气一样。
他的实力嘛…”
陆水一时间无法判断。
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剑一绝对不是陆的对手。
普通人或许看不出来,但是在玖的目光中,这两个人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
陆水甚至有一种感觉,或许弑神名单上所有人加起来,都不一定是陆的对手。
“玖最后结识了了陆,如果陆站在玖那一边,真神不可能会陨落的。
但是陆又是结束真神时代的关键,可他又没有参与弑神会议,甚至名单都没上。”
最后陆是什么立场,陆水一时间也没想明白。
只能从别的地方取证。
然后就是写书的人。
这个人给陆水的感觉很奇怪。
他存在又无法看清,看清又不存在。
“这个人的存在是模糊的?还是别的?”
陆水没有遇见过类似的事,有些不太明白,但这个写书的怎么看都不普通的。
而且能站在陆身边,也不可能是普通人。
“远古时期还有什么厉害的角色吗?”
“天机?可能性不高。”
陆水思考了片刻,随后有了一个答案。
“该不会是名单上的迷都吧?”
重生之猎仙屠神
在陆水目前所认知的所有人中,只有名单的是的迷都,是没有具体定性的。
所以可能性是最高的。
迷都跟迷雾之都有关,或许进去之后能知道很多。
这是剑一告诉他的。
所以对于迷都剑一应该或多或少有所了解。
可进迷雾之都太难了,实力不允许,现在的他绝没有进去的可能,大致要等到婚后。
那时候应该问题不大。
完美之旅
“不过这里只有真神陨落前的消息,并没有关于预言石板相关的东西。”
预言石板的存在,在远古时期占的时间段很短。
所以,想要找到相关的消息,并不容易。
现在只能寄希望在他家那扇石门。
希望不会让人太失望。
随后陆水看了眼已经没有了光的石柱。
“下次来修吧。”
没办法,现在的他修起来太费时间。
还要研究一下这个石柱的结构,还没修到一半,慕雪可能就在他身后问他好不好玩。
他还不想这么早过上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
“不过为什么我只是去看清那个人,就会迫使这里出现损坏?”
“因为我的天地之力跟神力碰撞,导致的吗?”
因为刚刚全身心都在看那个人,而且在连接的时候,他不可能关注石柱。
所以破碎前一刻是怎么回事,他并不知道。
当然,十之八九是他弄坏的,跟质量没有关系。
随后陆水站了起来,他打算把这石柱构造大致弄清楚下。
这样他就能知道,什么修为能修好,届时偷偷过来修一下。
这边的神域毕竟不是他家的。
只是当陆水打算去检查结构时,外面突然传来震动声。
轰!!!
巨大爆炸声随之传来。
接着还有力量风暴,不过陆水没有感受到力量风暴。
神域之内,这些风暴就是一缕微风。
掀不起任何风浪。
“是那些一直追着龙宫的人?”
陆水打算去看看。
尤其是这时候珠子都亮了起来,仿佛是因为有人擅闯神域,触动了珠子的自我防卫。
不过需要又有人掌控。
只要能连接珠子突然散发出来的力量,那么就有一定可能引动神域的力量。
————
在外面,深海龙王直接从高空坠落,摔在了神域小镇前方。
他已经坚持很久了。
但是实力相差太过悬殊,他也没有办法。
可是都到这个时候,放弃也来不及了。
深海龙王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他看着已经进入结界的两个人低沉道:
“这里是神域,神域中居住着一位神,现在他正在静修,如果打扰到他,后果绝不是你们可以承受的。”
深海龙王只能搬出神域中的神。
他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是什么情况,可是只能这么说。
“神?”魔修无夜看了看神域小镇。
他发现确实是个很奇特的地方。
但是感知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人,或者说根本没感知到任何生命。
“什么时候深海水龙,跟西方神众搞到一起了?”魔修无夜没有主动去出手:
“把东西交出来,我们可以既往不咎。”
目前魔修无夜确实没有感知到危险,可神域也确实有些特殊。
只要能顺利拿回至尊的信物。
他可以离开。
魔修红颜站在一边没有说话。
她看着边上的神域有一种莫名的感觉。
血脉仿佛在提醒着她。
可是她不懂怎么回事。
但是关于信物,她又不得不拿回。
有时候哪怕再危险的事,也要去做。
因为关乎着她的未来。
她能不能再进一步,全指望那件信物了。
修为到了他们这种地步,能等到往前一步的契机,几乎万载难求,这次错过了,这辈子可能就再也遇不到。
哪怕这里真的有神众的神,他们也要试一试。
魔修无夜也是。
“东西在神域中,并不在我们手中。”深海龙王没有撒谎。
轰!
在深海龙王刚刚说完的时候,巨大的手掌直接将站起来的深海龙王按在地上,
嘭!
此时龙王的龙鳞开始破碎,身上不停的有鲜血溢出。
身为同阶最弱的深海龙王,在面对这两个人的时候,真的没有招架之力。
尤其是之前周旋了许久,已经受了不少伤。
“既然在里面,那就进去拿出来。”魔修无夜冷眼看着深海龙王道。
“东,东西在真神手中,我,我没资格。”深海龙王艰难的说道。
现在的他已经无法站立,实力相差太过悬殊。
“同为九阶强者,我无法理解,你们居然会倒在神众的脚下。
真丢你们龙族的脸。”魔修无夜盯着深海龙王低沉道:
“既然没资格,就从深海消失吧。”
说着魔修无夜伸出一只手,打算直接了解了深海龙王。
原本还在围观的李敖,忍不住直接冲了出去。
“住手。”李敖化为龙躯,来到了深海龙王跟前。
他看着魔修无夜,道:
“这里是神域,里面居住着神灵,我们身为神域居民,受神域庇护。
你们要斩杀我们,不怕得罪神域的神吗?”
李敖没有别的办法,他八阶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是那些人的对手。
他知道自己出来不是明智的选择。
可是任由对方动手,龙王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两说。
他只能出来拖延时间。
希望那位存在能够出手相助。
“愚蠢。”魔修无夜直接一巴掌将李敖扇飞。
砰的一声,
李敖倒在地上,同样重伤。
“身为修真界强者,居然屈服在神众麾下,一旦屈服,强者不再是强者,你们以为神众会在意你们?
愚不可及。”魔修无夜来到深海龙王他们上方,随后凝聚了力量。
“如果这里有神,如果你们值得他出手,那就让我见识一下你们的神,究竟有何等威能。”说着魔修无夜直接动手。
强大的力量涌向深海龙王跟李敖。
本来在龙宫观看的离裳等人,不再坐以待毙。
“大家都是居民,我去帮一把他们。”海妖离裳立即道。
她虽然还没有九阶,但是不代表她们一同前来的海妖没有九阶。
而且哪怕她是九阶,也比深海龙王强大。
这次她们毕竟是过来友好外交的,看到深海龙王被杀也确实不适合。
再说,挺好玩的一族,没了多无趣。
还在的话,她们还能有事没事送点特产过来进行友好外交。
这时候强大的力量已经靠近深海龙王,海妖离裳直接变成了透明,她要过去挡住那一击。
随后让她们的人去对付那两个九阶。
区区两个九阶,她们海妖一族还没有放在眼里。
只是当海妖离裳要过去的瞬间,她却突然停顿住了。
因为他看到本来即将攻击到深海龙王的力量,停下了,就停在深海龙王前方不远处。
再一眨眼她就能过去。
但是她一时间不敢过去。
直接告诉她,神域出手了。
大水师雾雅也是看着前方,她也感觉到了。
来自居民的特权告诉她,神域出手了。
不仅仅是她们,龙宫的所有深海水龙都能察觉到。
而站在龙宫的真武,也有了猜测。
少爷要出手了。
深海龙王看着即将攻击到他跟李敖的力量,心生畏惧。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绝望在他们心中滋生,仿佛此刻他们就要从世上消失。
然而在他们绝望的时候,在他能以为即将承受巨大攻击的时候,那可怕的力量就这样停留在那里,不曾移动一分一毫。
而且他跟李敖也接收到了消息。
神域,出手了。
深海龙王跟李敖互相看了一眼,他们心中有了猜测。
那位存在,终于要现身了。
“什么人?”魔修无夜看到他的力量被截下,有些警惕的看着四周。
可是不管他怎么看都没有看到任何身影。
而一边的魔修红颜,浑身开始颤抖。
她的血脉在提醒她,不断的给她发出警醒。
告诉她,她遇到了这个世界真正无上的存在——天地独一真神。
“是,是先祖留在血脉的警醒,怎,怎么会这样,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越是在这里待着,她就越能感觉到这里的可怕。
真神的力量仿佛充斥着四面八方。
“不是你要见我吗?”空灵的声音从神域中传出。
然而魔修无夜还是没有看到任何认从神域走出来。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了,在他已经停顿的力量上,一道人影在缓慢的呈现。
“我要见你?”魔修无夜皱着眉头:
“神众的神?”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人影,魔修无夜有些忌惮。
对方出现的身影他无法看清。
在他的眼中,能够看到的只是一团光。
或者说被光笼罩的人影,而这光给他一种无上伟力的感觉。
这样的光,这样的诡异的力量,让他想到了一个神众强者——光明神。
可是光明神不应该在深海。
这时候所有人都看到了陆水的身影。
哪怕是在牢房中的明雨清依都能察觉到。
要知道外面打起来的时候,她就开始关注外面的情况。
现在这个突然出来的人,让她无法看透。
深海水龙居住的地方,居然有这种让人无法理解的存在?
不仅仅是明雨清依,就是一个个海妖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
但是她们觉得应该跟神海水龙有些关系的。
“他的实力会跟神海水龙一样水吗?”
一众海妖看着,也好奇着。
陆水站在九阶的力量上方,他看着不远处的九阶魔修,轻声道:
“是神域的主宰。”
这时候陆水伸出了一指,继续道:
“应你所求,让你见识一下,真神的威能。”
陆水没有去等待对方反应,直接一指按下。
这一刻整个神域中,神力涌动。
魔修无夜没有坐以待毙,他要开始反抗。
然而,当他要试图动用力量的时候,所有的力量都被压了回去。
他抬头望了一眼,神力凝聚出来的手指,在往他这边而来。
而这一指在他的眼中望不到尽头,看不到边际。
下一刻魔修无夜感觉这一指的力量接触到了他,那一刹那间,他感觉到了无与伦比的压力,仿佛全世界都压在他身上。
“啊!!!”
魔修无夜爆发出最强的力量试图抵抗这可怕的一指。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
在抵抗这一指的瞬间,魔修无夜感觉自己的世界在破碎,他眼前的一切都充满了裂痕,所有的所有都如同镜面一样开始破碎。
整个世界都在瓦解。
很快魔修无夜发现他的身体也遍布了裂痕,他随着整个世界开始瓦解。
这可怕的一幕让魔修无夜心生恐惧。
他不停的运转着力量,展现他的大道。
可就是无法阻止这一切。
他在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走向死亡。
“不,不~”
绝望,魔修无夜被绝望覆盖,他后悔了,他不应该与这个存在为敌。
这种威能他闻所未闻,在这力量面前,他普通的像个婴儿。
毫无还击之力。
轰!
就在魔修无夜绝望恐惧的时候,突然间眼前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
裂痕消失了,被瓦解的世界也消失了。
他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跪在了地上,但是他发现他还活着。
世界也没有支离破碎。
当他再一次抬头看向那个身影时,眼中只有畏惧,只有恐慌。
他低下了头,不敢再抬头看向对方。
他败了,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刚刚自己应该死了才是。
陆水没有去看魔修无夜,而是看向魔修红颜。
这时魔修红颜看到陆水望过来,身心颤动,一脸的惊恐。
刚刚那一指让她激活了先祖的血脉,真神之威永不得冒犯。
这是来自她血脉的警告。
最后魔修红颜落在地上,恭恭敬敬的跪了下去,声音带着颤抖:
“晚辈无意冒犯。”
深海龙王看着这一切,他有些无法理解,刚刚他确实感觉到了神力的可怕。
但是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回过神的时候,那个九阶强者已经跪在了地上。
不过隐隐约约间,他好像看到了无上伟力的显现,那是超越一切的力量。
但是他不确定自己有没有看错。
可心中的敬畏,怎么也挥之不去。
“真是可怕的一指,这根本不是普通的力量。”明雨清依眉头紧皱。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里会有这么可怕的存在。
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那一指杀了那个魔修,又让他恢复了过来。
这是什么级别的人可以掌握的力量?
宗主可以吗?
她不知道。
海妖离裳也是吃惊不已:
“雾雅,不要惹事。
这个存在远超我们想象,他可能真的是神。”
那一指其他人是看不懂的,但是看懂的人,绝对不敢在这个时候冒头。
那超越一切的一指,仿佛掌控着一切生灵的生死。
生与死不是你的选择,而是对方的意愿。
陆水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个魔修,没有说话。
他们之所以还活着,是因为神域或者说因为玖从未想过杀这些人。
浮生若梦系列
所以陆水没法借用神域将这两个人击杀。
但是可以处罚他们。
随后陆水伸手刻画了两道符文,是用足够的神力刻画出来的。
符文出现这后,陆水随手一挥,直接冲向了那两个魔修。
砰砰的两声,两道符文各自飞进了两个魔修的眉心。
“守在神域之外,成为神域的守卫,直到归于尘土。”
陆水低头看了那两个人一眼道:
“你们唯一可以选择的是,什么时候获得自由。”
自由就是死亡。
陆水没法借用神域的力量击杀他们,但是不代表他们不能死。
只是那两个人选择了活着。
“我们愿意守护神域。”他们面上带着苦涩,带着畏惧。
随后他们被送出了神域,而陆水也消失在了原地,连同一起消失的,还有那停顿的力量。
一切就这样归于平静。
很多人都看不懂。
但是他们都知道了一件事,神域有真神。
而且那种伟力一直在神域中传出,让龙宫的一个个,欣喜的同时又无比的畏惧。
深海龙王也是怔怔的看着这一切。
他终究是没有赌错。
九阶真的太可怕了。
他也证实了一件事,身为同阶,别人打他跟大人打小孩一样。
….
等陆水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在真武边上。
“少爷,你没事吧?”真武立即道。
其实刚刚那一幕,他也只是看到了结果,看不懂过程。
陆水摇了摇头:
“等他们回来吧。”
说着陆水就往宫殿走去。
事情已经差不多了,再看看龙王拿到的宝物,就能解决所有的事,然后让龙王放人,应该会迫使慕雪回来。
在宫殿看了会书,陆水就看到龙王跟李敖一瘸一拐的回来了。
这次面对敌人,陆水没有动用天地之力,可以说很难得。
当然,他也不打算用,哪怕动用之后能在这里击杀那两位九阶,他也不会用。
因为很可能会留下气息,被慕雪察觉到。
得不偿失。
“前,前辈。”深海龙王看到陆水,低头叫了声。
其实刚刚已经有深海水龙去救他们回来,本应该养伤的他们,知道陆水在宫殿,所以只能先来一趟宫殿。
“给我看一下你得到的宝物。”陆水直接进入主题。
他不想浪费时间,想来深海龙王也不想浪费时间。
毕竟这两个人伤的不轻。
深海龙王这时哪敢有丝毫的不愿。
不说陆水给神域带来的变化,就最后直接击溃两位九阶强者那一幕,就足以让他配合一切。
“就,就是这个。”深海龙王在李敖的搀扶下,拿出了一柄剑。
或者说是一柄石头剑胚。
这剑看似普通,但是其中蕴藏大道气息。
不是道器。
没有被锻造过的痕迹。
陆水接过了这石剑,他感受着剑身上的气息,有一些熟悉感。
“你们是怎么得到这柄剑的?”陆水开口询问道。
“在一座小岛上,一开始那岛屿无法靠近,那里有大道梵音,有剑意风暴。
我们等了许久,当一切消失的时候,才上去找到了这剑。
最后带了回来。”深海龙王开口解释道。
陆水没有说什么,而后把剑还给了深海龙王。
他已经确定了,这剑是见证大长老入道的剑。
在大长老入道的时候,这剑碰巧就在旁边。
这是被大道洗刷的剑,是大长老道的开端,极致的初始。
得天独厚,举世无双。
但是非要说它多强,其实也没多强。
贵在稀少。
只有大长老这种级别的存在入道,才有可能诞生一件。
比如东方渣渣的功德之眼。
没有足够的机遇,本身没有足够的特殊,绝对不会有这种特殊之物诞生。
不过东方渣渣因为是本身一部分,所以身为宝物的眼睛,未来可能更加璀璨。
当然,陆水也已经确定了,这个珠子根本不是在寻宝。
而是在寻找时代的最强者。
不够强,或者没有足够的潜力,不足以引起珠子的注意。
这就是为什么这珠子要很多年才会闪一次,因为放眼整个修真界,没有几个可以被称之为最强者。
而强度设定,应该是玖那个时代的最强一批人。
也就是剑一那种级别的存在。
很难相信,东方渣渣居然有这种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