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愛下-第三百四十章 我喜歡你,一個我能抵得過全世界分享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凶猛道侣也重生了
上一世东方渣渣是什么修为,陆水没去注意过。
村官桃运仕
毕竟随手一丢,大概人就没了几百年。
这种渣渣有什么好在意的。
要不是最后慕雪捞回来,大概再也不用见到了。
“相处久了,越能想起上一世的事,有时候确实挺过分的。”
陆水内心叹息了一声:
“这一世能更过分点就好了。”
可惜慕雪一直罩着。
夫妻不同心啊。
就比如他最喜欢的是慕雪,但是慕雪永远不能跟他一样。
他们喜欢的不是同一个人。
每次说起这个,慕雪就会跟他说:跟你一样那谁喜欢你呀?不过全世界都不喜欢你,我也喜欢你,一个我可以抵得过全世界。
终究是不同心。
当然,他是没什么意见的。
对于陆水把宝物送回来,深海龙王有些意外。
他都已经做好失去宝物的准备了,可谁知道宝物还没有送出去多久,他就收了回来。
不,是他的手才刚刚放下,就又得伸手拿回宝物。
“前,前辈,不要吗?”深海龙王好奇的问了句。
一边的李敖也很好奇,对方居然直接不要了,就看了那么一眼。
这大概就是神的境界。
真武就没感觉了,他还没见过他们家少爷非要一件东西。
仿佛全修真界的宝物,就没有几件是他们少爷看得上眼的。
少爷倒是对各种好吃的小果子很上心,真武心里闪过这个念头。
听到深海龙王的发问,陆水颇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开口问了句:
“那,送我?”
“不,不了。”深海龙王立即把宝物往后移了一下。
随即好奇道:
“前辈是要找什么宝物吗?”
刚刚陆水看了一眼就给他,极可能这宝物不是陆水想要的。
“不是,只是从你的宝物来推断珠子的作用罢了。”陆水开口道。
其实那件宝物就是给他,他也不敢要。
那是大长老入道的东西,要是没封印好,一不小心就会被大长老察觉到,那他就容易失去自由。
而且大长老应该是知道深海水龙拿走了这把剑,既然大长老没有要回,那就说明这剑确实跟深海水龙有缘。
或许,深海水龙跟剑一样,都是见证了大长老入道的人。
“珠子的作用?”深海龙王好奇的问了句。
他们还是认为珠子的作用是寻宝,但是珠子怎么看也比宝物更加特殊,用来寻宝是不是大材小用了?
所以深海龙王还是想弄清楚,珠子到底是干嘛用的。
毕竟眼前这位存在,好像没有带走珠子的打算。
陆水看着深海龙王跟李敖,轻声道:
“你们一直以为珠子是用来寻宝的对吗?”
“我们世世代代都是这样认为的。”深海龙王说道。
“而且确实找到了宝物,还不止一件。”李敖也补充了一句。
“不。”陆水摇了摇头道:
“那是恰好有宝物在而已。”
“珠子的真正作用不是用来寻宝,而是用来寻找时代最强者。”陆水看着深海龙王认真道:
“之所以会对宝物出现反应,是因为那件宝物代表着那个强者的开始。
也就是说,你们深海水龙,能够活到现在非常不容易。
因为你们可能不止一次,跟时代最强的人擦肩而过,同时还觊觎那些强者的东西。
比如,你手中的剑。”
陆水把目光放在剑上面,道:
“它原先的主人,现在是这个时代最强的修真者。
至于有多强,以圣龙一族始祖做例子,那个人要杀圣龙始祖,一剑,足以。”
哐当!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深海龙王手一抖,宝物直接掉落在地。
这一瞬间他感觉宝物无比的烫手。
以陆水这种存在,不可能欺骗他的。
更别说深海水龙就没有胆子大的。
李敖也吓的不轻,那时候他其实也去了。
也就是说,他们拿了修真界最强者的东西,那,那对方要是找过来…
后果不敢想。
这时候他们才想起来,那时候大道梵音浩瀚,剑意奔流不息。
一开始他们以为是宝物的异象,现在想来,是那位存在引动的。
太可怕。
陆水看到他们怕的样子,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那样的存在,要是想过来找麻烦,早就来。
大长老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当然,如果把他打个半死,大长老可能就会小气。
毕竟他是陆家唯一一位少爷。
几位长老从不觉得陆大族长还会给陆家生个少爷出来。
毕竟陆家从三长老之后,都是一脉单传。
这是多少年?
天知道多少年,三长老早就是个老古董了。
富士山禁恋 松本清张
“那,那位,存在,会,会找上门来吗?”深海龙王磕磕巴巴的问道。
不知道的时候,他们不怕,现在知道了,能不怕吗?
“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你们要拿走,或者说他是故意让你带走了。
所以不会找过来。
这个东西,说是他送给你们的也不为过。”陆水开口说道。
或许是大长老不在意这个东西,又或者真的是缘之一字妙不可言。
“真,真的?”听到陆水说的,深海龙王才捡起了宝物。
不到万不得已,他真的不想放弃这个宝物。
尤其这个宝物还是修真界最强者的东西。
那就更是宝物了。
“那,那这次的宝物,是,是不是也是最强者之一?”李敖开口询问。
深海龙王也是看向陆水,这时候他们才知道自己这次可能惹了大祸。
万一那位最强者来找他们…
想到这里,深海龙王跟李敖一脸惊恐的看向陆水。
找,找他们?
眼前这位就是主动找上门的。
难,难道那宝物就是这位存在的?
对方的可怕,他们是亲眼见识过的。
“不要这么看着我,不是我。”陆水觉得这些龙真会乱想。
听到这个深海龙王跟李敖都松了口气,然而气还没有松完,他们腿直接软的跪了下去。
陆水在说完之后,又补充了一句:
“我怎么可能那么弱。”
深海龙王跟李敖直接跪了下去,别问为什么,问就是站着腿酸。
陆水也没管他们,只是道:
“那个人你们不用在意,现在这里的事已经差不多了,可以准备放人了。
你们有想过怎么放人吗?”
陆水看了时间,天都要亮了,赶到慕家是不太可能了,不过延迟一些时间问题也不算大。
“我们准备了阵法,是传送阵法。
龙宫这边已经完成,之前收到消息,浮空岛上面的阵法也准备好了,随时都能放人。”李敖立即道。
还好他们还有人还没回来,这样就能早点送走这些棘手的人或者物。
天知道还会不会有人杀过来。
而且也不能确定里面还有没有跟陆水一样的存在。
哦,还有海妖,一起请走吧。
一个个请总可以吧?
“这样吗?”陆水想了想,确实可以。
随后继续道: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记得把海妖跟其他人区分开,然后把人聚集在一开始的位置,我们几个直接从这里带过去。”
没有人知道陆水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深海龙王自然不敢忤逆陆水。
不过有一个问题深海水龙想问问:
“神域,会恢复到原先的样子吗?”
“过个几百年,会自动沉寂下来。”陆水说道。
玖毕竟已经陨落,他的激活只是暂时的,这里还是会恢复到一开始的样子。
当然,深海水龙要是愿意撑开水也是可以的,但是珠子带来的光,他们无法激活。
对此深海龙王没有说什么。
他也不知道神域是维持这样好,还是恢复到以前的样子好。
或许习惯之后,会觉得这样好吧。
毕竟这里是神域。
至于寻宝的事,想来以后没有龙敢去了。
知道真相的他们,给一百个胆子都不敢再去。
或许以后会有年轻的龙,偷偷跑去吧。
之后深海龙王离开静养,李敖则亲自安排着事宜。
龙王伤的太重,他还好一些。
不过让李敖无奈的是,陆水居然自己跑进了地下龙宫,等待他放出来。
这是为何啊?
他不懂,也不敢多问。
随后他伸手一招,五个人直接从地下龙宫飞了出来。
这其中就包括陆水。
出来的时候,那三个人一脸的迷茫,他们在下面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不到。
只能默默的等待时间。
所幸没有任何危险。
现在终于出来了。
但是他们看到李敖一身的伤就有些不懂了,而且龙王跟珠子都不见了。
他们看向陆水,毕竟陆水的表现是特殊的。
可是他们发现陆水也是从地下龙宫刚刚出来,看来也是不知道。
陆水看着那些人,自然也是四处看了下,表现的不解。
唉!
都是慕雪害的。
李敖也没有多看陆水,刚刚被告知了,直接平等对待。
“龙王开恩,送你们回去,去广场集合。”李敖低沉道。
那些人不敢多问,此时的李敖显得有些不近人情。
真武则跟在陆水身后,他能初步理解少爷,应该是不想高调。
嗯,或者说比以往在外面还要低调。
大致是因为少奶奶她们在的原因。
随后他们就跟着李敖往火车坠落方向集合。
…..
在男性牢房中,章鱼海妖接到了消息,他走进来牢房,随后运用了修为:
“所有人出来,广场集合。”
他的声音不小,但是也不算太大。
有修为加持能让所有人听到,顺便让入睡的人醒来。
而听到这个声音的所有人都有些担忧。
这是要开始了吗?
这一出去谁也不知道会面对什么。
有些人开始慌乱。
“不用担心,龙王已经决定送你们离开,只要配合,龙宫上下不会为难你们。”章鱼海怪好心解释了一句。
听到这个大部分人都松了口气。
还有一些则依然保持着警惕,他们不觉得龙族会这么好心放他们回去。
苗瞳也收到了消息,他有些意外:
“是东方道友他们有进展了?”
“不是。”明雨清依把座椅收了起来,她发现这套座椅不错。
跟苗瞳外出,挺容易用上。
但是会随身带桌椅的随从,她还真是没怎么见过,尤其还有点心。
“不是?”苗瞳看向明雨清依。
自家道侣是什么实力,苗瞳还是有些概念的,所以应该是有什么新的情况。
而他道侣发现了。
“嗯,外面刚刚打了起来,龙王应该是重伤了,好在有个奇特的存在出手相助,不然龙宫可能就不安宁了。
现在龙王应该没有找宝物的心态。”明雨清依解释了下。
苗瞳不是很懂,但是龙王不找宝物,就意味着他们大概率能顺利离开。
不过还是没有东方道友的消息。
或许这就是运气加成。
一出去就能让龙王放人。
随后他们就开始往广场集合。
…..
海妖所在。
海妖女王还在跟慕雪交谈。
说着站队相关的一些事。
当然,正式合影也是应该的。
只是海妖女王刚刚说到一半,原本很耐心听的慕雪突然愣了下。
然后立即道:
“抱歉,我们需要回去了,女王有什么事,直接让人转告天女掌门就好。
至于站队你们不用在意,花螺还在的一天,任何人都无法破坏这里。”
“茶茶,别玩了,回去了。”说完慕雪对着一边跟小桃交谈的东方茶茶叫了一声。
茶茶好像在给小桃传授经验。
不过没有等茶茶回应,慕雪就带着茶茶消失在原地。
慕雪感知到牢房出现了变故,大概是陆水解决好一切了。
海妖女王看着消失的紫衣神女内心叹息:都做好照相的准备了,又错过了。
这时海妖小桃跑了过来,女王直接消失在原地,顺便留了一句话:睡着了,别打扰我。
“……”
海妖小桃追着跑过去:
“女王,先别装睡,给我当个外挂。”
追求外挂的日子,愈发艰难。
————
龙宫慕雪所在的牢房中。
此时水幕正在打开。
“刚刚好。”慕雪回来的时候觉得时机很好。
“茶茶,你去叫醒香芋她们,用水法术。”
“会不会闷死香芋?”茶茶对自己有些不太放心。
“用一点的就好。”
“哦,那我试试。”
看到茶茶开始动手,慕雪就往雅月雅琳那边走去。
不过她看到了这里有许多阵法,应该是海妖留下的。
一道紫光一闪而过,所有的阵法顷刻间消失殆尽。
“雅月。”慕雪来到雅月边上轻轻碰了碰。
雅月睡的不算深,立即就睁开了眼睛。
睁开眼睛的她有些惊慌,还以为出了什么事。
看到是慕雪姐后,就松了口:
“姐,怎么了?”
放松后雅月有些小迷糊。
慕雪愣了下,然后带着浅浅的笑意道:
“起来了,好像可以离开了。”
至于雅琳,慕雪没有去叫。
让她继续睡吧,醒过来的时候,可能就要可惜错过了这难得的经历。
嗯,可能要晚几年才懂。
“啊?”雅月有些意外,不过还是快速的起来。
这时候东方茶茶也叫醒了香芋她们。
真灵摸了摸后脑勺,感觉有些怪异。
她怎么睡着了?
香芋跟丁凉也是惊讶。
她们居然都睡着了。
还是茶茶小姐叫醒她们的,这不科学。
“小姐,我们怎么睡着了?”香芋好奇的问了句。
“不知道啊。”东方茶茶挠了挠头道:
“我醒过来的时候,你们就睡着了。”
东方茶茶可没有撒谎,她真的是醒过来的时候,香芋她们就睡着了。
怎么睡着的,她肯定不知道。
香芋:“……”
真灵又想了想可是还是没有印象。
难道还是少爷?
大概是少爷要做什么事吧。
这是真灵能找到的唯一解释。
……
此时所有人都在往火车坠落的区域聚集,阵法也在这里,所以不来这里都不行。
陆水几人来的不算早,中途过来的,所以混在人群中,也没什么人发现他们。
很快陆水看到了慕雪等人,他直接迈步走了过去。
慕雪回来了,他都能直接感觉到。
此时慕雪也看到了陆水,不过她倒是对这里的环境有些意外。
居然有神力的波动,不过没有天地之力,陆水还是很会藏的。
可惜没有遇到海妖,不然可以问问是怎么回事。
不过可以改天让天女掌门去问问。
然后她就知道陆水今天又干嘛了。
“陆少爷。”慕雪来到陆水跟前轻声叫了一句,有些高兴。
不知道为什么高兴,就是看到陆水了而已。
陆水看着眼前有些笑意的慕雪,寻思着要不要拉一下仇恨。
只是刚刚打算开口,就发现龙宫动了起来,随后整个龙宫直接飞起,接着穿过了神域结界,进入了海域之中。
在进入海域中后,广场上的阵法就亮了起来。
这一刻所有人直接消失在龙宫广场,包括那列火车。
陆水叹息,深海水龙效率这么高的吗?
而在神域之外,魔修无夜跟魔修红颜,看着龙宫离开神域,又看着龙宫回到海域。
他们的脸上带着愁容,此时的他们已经彻底失去了自由。
“你说里面那个到底是什么神?”魔修无夜低沉的问道。
“天地独一真神。”魔修红颜轻声回答,接着补充了一句:
“我的血脉告诉我的,天地独一真神,只有一位,超越一切。
不是神众里的神。”
魔修无夜有些难以置信,但是在想起那一指的时候,他又觉得魔修红颜说的是真的。
可是真假又如何。
他们永远只能守在神域前。
————
清晨。
唐依起来的很早,本来她想要问问慕雪她们到哪了,但是打了电话,却没有通。
随后她就得到了一则消息,浮空岛出了变故,有一列火车消失了。
而且极可能就是慕雪他们乘坐的那一班。
天龙无双传
“不用那么紧张,已经派人去查了。”得到消息的慕泽轻声道。
“怎么能不紧张?”唐依看着自家夫君道:
“你三个人女儿都在车上,你能冷静吗?”
慕泽没有说话。
好在陆水这次随行了,应该没有问题。
不过陆家那边他也通知了。
对方已经派了人去找。
不过陆古告诉他,应该不会出现任何意外。
慕泽能明白一些,陆水身为陆家唯一一位少爷,身上应该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防护。
而慕雪身为陆家未来的儿媳,应该也有不一般的护命宝物。
这种宝物大概率连接着陆家几位长老。
所以一旦有什么生命危险,陆家是会知道的。
当然,猜测归猜测,找还是要找的。
唐依就有些慌了,墨家火车多少年都不会出一次意外。
这次就刚刚好遇上了,还三个都在上面。
又等了一会,唐依的手机突然就响了。
她吓了一跳,立即拿出了手机,这一看就愣了下,是慕雪的来电。
没敢多想,她立即接通了电话,只希望不是什么坏消息。
“唐姨,是我。”是慕雪的声音。
听到是慕雪的声音,唐依悬着的心就放下了一半,尤其是慕雪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雅月跟雅琳毕竟是慕雪的妹妹,如果出事了,肯定不会这么平静。
“听说火车出现了意外,你们没事吧?”唐姨立即问道。
不过她也有些紧张。
但是很快她就放心了:
“嗯,都没事,雅琳还一直睡到了现在。
我们已经回到了浮空岛,不过要晚上才能到家。”
这下唐姨彻底放心了。
又说了几句,她们就结束了通话。
她觉得下次还是随行的好。
太吓人了。
“已经没事了?”慕泽在一边问道。
“嗯,没事了。”唐姨立即回应。
“既然没事,那我就去忙了。”说着慕泽就往外走去。
没事是他预料中的事,陆水的不简单不仅仅是普通的不简单。
他的能力大的离谱。
陆家要是知道了,八成不会让他随意外出。
唐姨看着慕泽面无表情的离开,也不想计较什么,她要准备下回娘家探病。
不过要缓一缓情绪。
慕泽离开了住处,一路来到了祖地。
最近他很经常来祖地,起源石的事是他在处理。
他观测了许久,也重复过许多探查手段,可是不管如何就是没有丝毫进展。
“闪烁的频率变慢了,不知道现在是有留言还是别的。”
慕泽看着发着光的起源石心中暗道。
以目前来看,留言的可能性很高,不过他觉得要比之前留言的时候,快一些。
或许还能连通。
“不过陆水来这还需要一些时间,哪怕现在能够连通,明天就难说了。”
月圆之夜早过了。
“希望来得及吧。”
起源石具体情况他一日不知道,就一日无法安心。
如果能跟对面通话,应该能够知道很多事。
更能直接知晓对方是什么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