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 《嶽州紀事》-有心人,天不負讀書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岳州纪事
宁致远始终担心的是女儿宁语嫣,母亲的突然离世,这遭人生打击会影响她幼小心灵。每到周末,他都坚持回丘川省城陪伴其身边,让她慢慢走出心灵的阴影。
班主任悄声说,这孩子心里装着事,表面上什么都看不出,和过去一样,与同学相处很融洽,学习成绩也一直很稳定的。宁致远心里稍慰,但还是忧虑地说,有什么异常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班主任点头说,您放心吧,孩子的事情也是我的事情。
从学校返回岳州,宁致远径直来到石桥镇公路建设现场,查看工程进度。施工机械发出巨大的轰鸣声,造热了宁静乡村,轰轰烈烈的建设场面让人激动不已。
好看的都市小说 嶽州紀事 ptt-有心人,天不負熱推
宁致远笑着说,芸芸,你黑了些呢,注意防晒嘛。许芸娇笑道,许凡说不变黑一些,都不像个乡干部呢。宁致远哈哈笑起来。
许芸关心问,语嫣怎么样?宁致远回道,还好吧,没什么情况。许芸说,那就好,放月假的话,接回岳州来玩玩吧,我陪她。宁致远笑了笑,半晌才说,马上毕业了,她很忙的。
丘川,省委,办公楼。
曲毅之认真审阅着全省地方换届班子名单,不时用铅笔在个别名字下画着记号,并询问相关情况以及进入名单的理由。省委组织部长章雪春一一进行解释说明,感慨地说,毅之副书记工作之细致负责,雪春受教了啊。
曲毅之严肃地说,换届关乎全省大局啊,班子配备是关键之关键啊,大政方针一定,干部就是决定因素,丝毫大意不得,特别是省委书记乔耀海同志就此专门指示,让我们俩一个个市州进行把关,呵呵,雪春同志,到时候省委常委会上,是不能有半点纰漏的。
章雪春点头说,关于县区党政班子人选,各市州委提出的方案我觉得有些值得商榷啊,新提拔人员基本是市级部门下去,我担心基层经验不足啊。曲毅之皱着眉头,指了指方案,说,长宁市的县区党政班子主要负责人的名单需要再研究,我赞同你的观点,新晋提拔的,一定要综合考虑结构性、地方发展需要,而不是成为市级机关的一亩三分地。
曲毅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一定要防止说情打招呼,你们组织部要建立防火墙,对各市州县级班子的考虑要放得更长远一些,综合考虑到未来市级班子人员来储备。章雪春表示完全赞同,说,经济型干部要有一定比例,特殊情况下,我建议可以考虑省级部门下派。曲毅之放下铅笔,朗声道,对!扩宽思路,决不能从矮子中选高子,县域经济发展是全省发展的基本单元,选拔一个优秀的一把手至关重要。
回到办公室,章雪春召集干部上的同志再次进行研究。兰心拿着名单,心里有些不爽,特别长宁市的方案,县区班子新提拔人员一个也没进入省委组织部后备人才库。章雪春强调,各地对县区党政主要负责人名单再进行研究,同时,省委组织部加强统筹,凡是存在异常情况的,一律予以否决。
兰心建议道,部长,我个人建议,进入县区班子人选,基本要在省委组织部的后备人才库里选,特殊情况的单独研究,您看如何?章雪春点头说,毅之副书记的意见很明确,不能任由各市州委左右,既要尊重他们的意见,省委组织部也要统筹,要打破一些框框条款,一切以地方发展为主要方向。
散会后,兰心并没有立即离开部长办公室。章雪春惊奇地问,兰心,还有事?见大家离开后,兰心犹豫再三,才轻声说道,部长,据我所知,不久前京都吴老回过老家长宁岳州,对毅之副书记有所交待,其中提到了岳州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但这次没能进入长宁县区党政班子名单。章雪春理理秀发,凝神思考了一会儿,交待道,你关注一下这事,京都吴老虽然退下来了,但在军方的影响很大的,吴老三吴书成的三儿子可是京都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下步听说要出任地方一把手。兰心补充道,还不止,老大吴国熊在某军区任一把手,老二吴建军是沿海某省委书记呢。
章雪春沉思着说,毅之副书记可没特别交待岳州相关事情,只是说长宁市的县区班子还要重新研究。说到这里,立即顿悟,马上说,兰心,你关注一下,这事很重要,掌握各方面情况后,立即向我汇报。兰心领命而去,出门看见窗外阳光正盛,心情顿时敞亮。
此时的曲毅之正在看着秘书送来的宁致远简历,突然想起多年前侄女曲悠然带来见过的一位镇党委书记,立即拨通电话,问,丫头,上次你带来见过的年轻人是不是叫宁致远?曲悠然惊讶问,幺爸,您问这个干嘛?曲毅之回道,没什么,就是一位老领导提起这人,你负责任告诉我,这人究竟如何?曲悠然内心激动,但话语平静地说,我见识过很多区县领导,唯独对宁致远十分佩服,懂经济、善谈判、有情怀、敢拍板,不然花舞人间也不会选择落户他主政的岳州兴隆镇。曲毅之说,好,今天问你的事情不可外传。说完,放下电话,拿起笔迅速在简历头子上重重画下一笔。
三天后,省委组织部长章雪春决定,利用一周时间,组成三个组分赴十六个市州开展换届调研,其中,她亲自带队到省会城市和长宁市调研。
反复研究后,长宁市委依然没有将宁致远纳入方案,这让兰心很是失望,但她坚信,这次章部长到长宁,一定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长宁市委组织部长王耀海心里十分忐忑,通过省委组织部一位私交朋友透露,省委组织部长对长宁换届县区班子方案不满意。
在市委书记万绍宁、市州邓世勇陪同下,章雪春很快跑完了长宁市三县两区,并在长宁市委召开了座谈会。这位丘川史上第一位女性组织部长,开篇直奔主题说,长宁的县区党政一把手配备方案有问题,经实地调研和与相关老领导座谈发现,一些工作实绩突出的省委组织部县区一把手后备库内的人员并没进入方案,绍宁同志,你们是什么意思?是对省委组织部的后备库有看法,还是对进入该库人员有看法?你说说吧。
万绍宁额头汗水冒出来,不经意看了一眼王耀海,然后镇定地汇报,雪春部长批评得对,下来我们立即着手再研究,基本以省委人才库人选作为基础,根据各县区发展的需要,综合考虑结构性要求,最迟明天重新上报方案。
章雪春语重心长地说,同志们,换届后的新班子原则管五年,其中最多就是微调,一定要从全市大局出发,将省委关于换届班子配备要求落到实处,把主干线的干部选拔上来,而不是简单地从市委机关下派,原则上在县区班子要有三分之一在乡镇正职任职经历,把这个要求作为硬杠子,切不可让新一届县区班子在推动发展中大搞纸上谈兵!省委组织部意见很明确,如果你们推不出来,没有达到省委要求,那就从省级部门或者其他市州选拔调任,到时候长宁老干部、基层干部怎么看市委,省委怎么看长宁市委,我相信,绍宁同志心里是有数的。
一席话,如同天上响雷,炸得万绍宁和在场的所有干部心惊肉跳,这充分表达出省委组织部对于长宁市委的不满和失望,特别在这换届关口,这也直接影响万绍宁作为市委书记的全局把控能力和执政问题。
当天晚上,万绍宁组织秘密会议,再次对县区班子配备方案进行了研究,对涉及的两位县区委书记和三名新晋提拔县长人选进行了深入分析。
在举棋不定的关键时期,万绍宁接到一个神秘电话,站在会议室外的僻静处,不住地点头,并轻声说,好的,我明白,谢谢副秘书长,回省城一定请您私叙。
回到会场,在万绍宁的提议下,宁致远重新出现在方案中,建议任万湖县县长。
第二天下午,听说省委组织部长章雪春基本同意这个消息后,万绍宁长出一口气,心里猛然想起,在岳州调研时,章雪春点名去了吴家坝村实地调研,这难道与吴老有关系?想到这里,他猛拍了一下自己脑袋,世间哪有无缘无故的爱啊!
同时让章雪春意外的是,在五人小组上,省委副书记曲毅之提出,让宁致远就任岳州县长。刚想解释,作为岳州本地人,应当予以回避,只能异地任职,没料到曲毅之率先发话,干部回避制度,是预防干部家族化、本土化,但我们不能从 本本主义出发,而是要从发展出发,从本地需要出发,据我了解,宁致远同志虽然是岳州人,但立志将满腔热血建设家乡,任职以来成绩斐然,当地干部呼声很高,同时几次放弃调离的机会,我认为,这样的同志,是可以特殊考虑留任本地的。
省委书记乔耀海拿着方案,笑着说,省委研究一个县长,是不是小题大做了一些,呵呵,雪春啊,按毅之同志的意见办吧,我也赞成要灵活执行干部回避制度,不能一刀切之,既然岳州干部认可这位宁致远,那就让岳州人建设岳州吧,这也是好事!
省委书记一锤定音!
远在岳州的宁致远接到“留任”二字短信的时候,正在石桥镇下村,他不明白兰心说的意思,是留任常务副县长还是留任岳州县长。这样的信息,是不能反过去打听的,全凭自己的悟性。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嶽州紀事 昨夜蒹葭-有心人,天不負看書
越是到了关键时期,越是要相信组织,这是宁致远这些年始终坚持的信条。党和人民的事业,选择谁来负责牵头干,组织是有重托的!选中,我幸;未中,我等!这才是有党性有规矩干部的心态,其他任何方式都是危险的,也是组织所不允许的。
得到省委的批复,长宁市委开始启动县区换届前干部调整工作。一时间,原本静悄悄的河水,开始泛起波浪。
不知何时,窗外黄桷树又有新芽。作为长宁的掌舵人,万绍宁站在窗前,心中有些焦躁。实现组织意图与人民意愿的高度契合,才算是顺利实现换届目标。他知道,在这关键时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迟早会冒出来。

火熱都市小说 嶽州紀事-突迎暗訪有收穫展示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岳州纪事
市委书记万绍宁突然来到岳州县调研,不如说是暗访。接到罗洋电话的时候,宁致远像一只被踩到尾巴的波斯猫,一下子从会议室的椅子上跳了起来,压低声音问,镇上知道吗?县委晓阳书记知道吗?罗洋说,我第一时间给您打的电话,万书记正在看车间。说完,马上挂了电话。
宁致远边拨电话,边对参会人员说,今天土地出让会就到此,择日再研究。说完,打着电话走出会议室,大家一片愕然。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嶽州紀事 起點-突迎暗訪有收穫展示
电话接通后,宁致远努力控制着情绪说,晓阳书记,市委绍宁书记轻车简从正在兴隆镇花舞人间调研,您看是赶过去么?乔晓阳啊了一声,急切地说,这样,我马上赶过去,云堂在市上开会,你代表县政F参加。宁致远应声后,庚及打电话通知兴隆镇党委书记李向前,让他赶紧去花舞人间,市委书记在暗访,千万不要出现信访。惊得李向前像惊弓之鸟般边往花舞人间跑,边紧急安排。
宁致远和乔晓阳赶到兴隆镇时,李向前小声报告说,万书记已经结束了花舞人间的调研,现在正东街看场镇管理。
此时,万绍宁正亲切地问门市店主李二娃,为什么大家都规规矩矩的没有摆门外摊或者骑门摊?李二娃笑着说,我以前就摆过,被宁书记收拾了一顿,就自觉了。万绍宁奇怪地问,不是李书记吗?李二娃回答道,那时候他还是李镇长,宁致远才是书记。李向前赶紧补充,就是现在的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宁致远。万绍宁哦了一声,打了个大哈哈儿,然后问,大家觉悟都挺高的嘛,不错!李二娃说,兴隆镇这些年像个小城市,很多外出务工都回来了,我们生意非常好。
乔晓阳带着宁致远挤进来,歉意地说,绍宁书记,对不起哈,我们不知道您来了。万绍宁转身一看,哈哈笑着说,晓阳同志啊,看来你的地盘还是你做主哦,这么一会儿就知道情况并赶了过来。万绍宁同时发现了人群中的宁致远,笑着说,致远同志也来了呀,老百姓对你很认可呢!宁致远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李二娃从摊后出来,拉着宁致远说,致远书记,老娘还在念叨你呢,说好久没看到您了。宁致远笑着问,老人家身板还好吧?李二娃兴奋地说,好着呢,中午去我家吃饭?宁致远练练摆手,示意大领导在呢。
万绍宁见状,哈哈笑着说,致远啊,你就留下来吃饭嘛。宁致远急了,摆手说,绍宁书记,下次来。围观群众大声喊,致远书记,其他乡镇现在羡慕兴隆呢,场镇不仅开发得好,而且管得很好,多亏您啊!宁致远见状,心里有些担心太过了,小声说,绍宁书记,要不去看看野石滩村,那里是花舞人间的种植基地。万绍宁一听,大声道,好啊。
大家坐上车,还看见老百姓不住地挥手。坐在车上的万绍宁,对身边的乔晓阳说,这宁致远群众威信真是高呢!乔晓阳说,我来调研时也是这样的情况,只要问起兴隆镇的变化,老百姓就会把宁致远这个名字挂在嘴边,我还听说,当初宁致远调离兴隆镇任副县长的时候,兴隆镇老百姓自发在街上送行,绍宁书记啊,现在这种情况不多见了啊!万绍宁说,是啊,乡镇干部能干到这样实属不易,对了,花舞人间那个罗总说,全凭宁致远个人能力花舞人间才决定落户岳州,是这样的吗?乔晓阳说,是啊,当时我听说后,也是非常惊讶,这么优质的一个项目,我这个县委书记也未必能引得进来的。
两人说话期间,车子驶进野石滩村,满山遍野的白色石头十分耀眼,夹杂其中的成片山藿香郁郁葱葱,绿白之间煞是一道绝色风景。
坐在前排的秘书说,以前听世勇市长秘书肖华说,野石滩村以前是个极度贫困村,除了石头就是野草,耕地面积不足十分之一,致远常务任兴隆镇书记后,引进了花舞人间,野石滩村现在是全市著名的富裕村。万绍宁把眼光从车窗收回来,饶有兴趣地问,这么神奇吗?呵呵,这小子还真有点本事呢。乔晓阳点头说,花舞人间每年税收贡献占全县税收的百分之四十七,可谓是顶梁柱啊。
宁致远坐在前面带路车上,指挥着在一个貌似观景台地方停下来。赶紧下车来,跑到后面车边迎候。万绍宁一下车,恍惚间来到了草原,又如置身山野画卷之中,不由得讶异十分,嘴角露出浅浅微笑。
作为党委书记,李向前随在身边作介绍。见李向前见子打子地汇报,毫无高度与深度可言,宁致远插话进来,就如何维护种植基地、就势发展农旅融合、建立群众利益链接机制、充分发挥最大效益增加农民收入等方面进行了简要又全面汇报。万绍宁不时点头,并就关键的问题进行探讨。
精华都市言情 嶽州紀事 愛下-突迎暗訪有收穫讀書
万绍宁感慨地说,让我最大意外的是,山藿香这枚野草,却在慧眼中变为摇钱草,这充分说明,在科技越来越发达的今天,我们拥有的自然资源是个无尽的宝库,关键是如何发掘、如何开发利用。乔晓阳笑着说,书记啊,我听说,就因为野石滩村境内百分之六十是乱石和野草,人均收入在全市乃至全省都是最低的,是个典型的贫困村,兴隆镇党委政F对如何实现整村脱贫也是伤透了脑筋,对吧,致远?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嶽州紀事 線上看-突迎暗訪有收穫讀書
宁致远笑着说,是啊,我们坐在野石滩石头上,大家一筹莫展,也是一个巧合的机遇,我邀请花舞人间董事长曲悠然来这里,竟然发现了山藿香惊人的价值!万绍宁惊讶地问,你们怎么认识的?宁致远回答道,这还得感谢市委安排我去深圳学习,巧遇了曲总,呵呵。
万绍宁点拨道,晓阳啊,一个干部最大的优点就是要善于发现机会,特别是要重视与企业家打交道,在浩渺的市场经济领域,体制内的干部这方面的能力不如企业家的。乔晓阳说,是啊,要推动经济发展,专业化干部队伍建设尤为重要,所以,恳请市委配备县区班子时要考虑懂经济、懂项目干部比例。万绍宁点点头,问道,小宁,我很赞成你刚才说的农民增收利益链条问题,一个地方资源的利用,最大的出发点是农民增收,兴隆镇做得非常好,这是全市农业现代化发展的一个好示范,你们要好好总结,值得在全市面上推广。希望岳州还要深入研究,为什么这里胜长山藿香,土壤里究竟还有什么宝贝,还可以怎么利用发掘?围绕花舞人间香水如何打造链条产业?一定要将资源换资本这篇大文章做深做透做好,市委、市政F将全力支持你们!
乔晓阳带头鼓掌,四周响起一片热烈掌声!
站在公路边,乔晓阳带着宁致远向万绍宁一行挥手告别。看得出来,市委书记一行对岳州是满意的。宁致远心里一直在打鼓,为什么万绍宁会选择来兴隆镇,绝不是随机暗访这么简单,因为首站直奔花舞人间而去,难道是曲悠然起的作用?他认为,不应该仅仅是曲悠然,应该还有曲毅之这个背景!想到这里,心里更加坚定了既定判断。
然而,还有一层是宁致远没想到的,就是此行对于他意义重大,当然,也是万绍宁此行的意外收获,没想到宁致远在一线工作成效如此受到群众欢迎,培养一个能干事、干得成事、干得好事的干部很不容易。
送别后,乔晓阳一脸轻松,踱步说,致远啊,这相当于过了一次大考,市委书记暗访的结果,就是市委的态度啊,我真是担心呢。宁致远笑着说,书记,本来岳州工作就不错,经得起检验的。乔晓阳笑眯眯地看着他,忽然问,要是去的石桥镇呢?宁致远一时语塞,尴尬地嘿嘿笑着。
司机打开车门,乔晓阳一只脚伸进车里,扭转身说,致远,最近低调点,根据我的判断,绍宁书记对你印象非常好。宁致远微笑着没接话。乔晓阳像自言自语地说,要是你留在岳州就好了。宁致远当没听见,招手喊来杨晓平,说,书记,这是镇长杨晓平。杨晓平赶紧伸出双手,恭敬地喊道,乔书记好!乔晓阳伸手握了握,淡淡地说,晓平不错,好好干!说完,随意地看了宁致远一眼,然后钻进车,疾驰而去。
宁致远则留在兴隆镇,在食堂里吃简单晚饭,然后带着李向前和杨晓平,提了礼物来到李二娃家看望了李老娘。在一家人热情相送下,挥手告别,回到了县城。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嶽州紀事 txt-幽幽我心有新意展示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岳州纪事
在学校安安静静地学习了两天,这天上午课间休息,宁致远、周涟漪和蒋挺三人走出教室,顺着校园草坪散步。
蒋挺说,好久没打麻将了,晚上溜出去打一场?周涟漪捂嘴偷笑。蒋挺不好意思地挠头说,是哈,京都茶楼是纯粹的喝茶,只有丘川的茶楼是打麻将的。宁致远说,你怕是想约孟桐副书记吧?蒋挺立即摆手,着急地说,嘘,别瞎说。
宁致远慢腾腾地摸出手机,打通电话,说,灿娃,我在京都学习,晚上有时间没有呢?张明灿激动声音传过来,嚷道,虾子,好久来的?尼玛,早点说啊,我来机场接你呗!
宁致远笑笑说,跟随大部队来的,来了三天了呢,晚上安排个地方吃饭吧,我有四个同学。张明灿大声说,好,你在哪里,我来找你。宁致远回道,京都财经大学,下午五点放学,约莫那个时间来接吧。
放下电话,宁致远笑着说,我同学,晚上聚聚吧,挺哥,孟书记那里麻烦你亲自去邀请哈。蒋挺喜滋滋地说,好呐!三人慢慢往回走。
见蒋挺打电话,宁致远小声地说,涟漪,还有一个饭局要请的,要不把响娃喊上来吧?周涟漪顿时明白,犹豫地说,还是你联系戴看兰姐姐和罗婉君妹妹吧。宁致远笑着说,好吧,你约响娃,时间待定。
蒋挺打完电话,紧走几步跟上来,好奇地问,你们俩在嘀咕什么呢?致远厉害哦,涟漪跟我同事那么久,我看还没得你们俩关系这么好呢。宁致远哈哈笑着说,我跟涟漪是长宁青年干部班同学呢。蒋挺恍然大悟道,哦,原来是这样子哈。
回到教室继续上课,宁致远边听讲边发短信:兰姐,我在京都财经大学学习三个月,安排个时间见见您啊!
过了半个小时,短信回过来:啊?好,中午跟你联系。他回道:呵呵,好的,把婉君丫头带上哈。她:好!
同桌章敏见他偷偷摸摸的样子,掩嘴小声道,致远常务不安分了哈。宁致远小声撩道,从来都是,可惜没有让我不安分的人哈。章敏一时无话可接,转头瞟了他一眼,然后坐正身子,认真听起课来。
宁致远看看章敏危襟正坐样子,心里不由得一动,这女子还真不错,不仅人漂亮,尤其短发让气质内敛,透露出一种干练的气场,真是好运气,有这么一个同桌,想来这三个月的京都之行定是美好的。
精品小說 嶽州紀事-幽幽我心有新意
想到这里,嘴角不由得弯出弧度。章敏眼角余光敏锐地捕捉到这一信息,心里想,这小子在琢磨什么呢,这么开心。
中午,刚躺在床上准备午休,戴看兰电话打过来,柔声问,致远,怎么个情况?宁致远轻声回道,兰姐,丘川省委组织部举办了全省经济干部班,长宁来了四个人,我想请您一起吃个饭。戴看兰笑着说,来京都了,我请你们吧,周五晚上如何?喝点酒,第二天你们可以好好休息。宁致远呵呵笑着说,好啊。
挂了电话,宁致远闭上眼,迷迷糊糊睡去。短短的午休,他却作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梦,梦里有戴看兰的影子,好像在多年前岳州,一会儿又有罗婉君、兰心月聚在一起的场景,不知为何,三人竟然吵起来了,急得他抓耳搔腮,不知如何是好。
突然醒来,宁致远才发现原来是一场梦,看看时间,距离上课不足十分钟,赶紧起身洗漱,然后匆匆赶往教室。
下午放学后,张明灿早就等在停车场,见宁致远四位走过来,跑过来一把搂住,激动地说,你虾子这么多年才来看看我!宁致远拍拍这位死党同学,分开身子,上下打量,鼻翼有些发酸,半晌才说,灿娃,都快谢顶了,我们都老了。张明灿哎了一声说,自己做事,每天张开眼,一百多号人都张着嘴要吃饭啊,累啊!
宁致远拉过张明灿,分别介绍了孟桐、蒋挺和周涟漪。张明灿客气地一一握手,然后欢天喜地跑去开车。
来到距离学校不远处的一家湘菜馆,李青已经安排就绪,见到宁致远,拉过身边的一个小男孩,柔声说,麟儿,喊唐叔叔。张麟脆生生地喊:唐叔叔好!宁致远回道,哎,乖儿子!然后蹲下来一把抱起,爱怜问,麟儿,几岁啦?张麟回道,麟儿四岁啦,读幼儿园了呢。几位也纷纷上来逗着麟儿,夸着孩子真乖。
久别重逢,张明灿和宁致远不时碰杯,自然是喝的最多,其他几位因为不是很熟悉,喝的相对较少。宁致远看见蒋挺朝自己递过来的眼神,笑着对张明灿说,酒到此为止吧,晚上找个地方打麻将。张明灿对李青说,你给服务员说一下,安排一个地方。
吃过晚饭,张明灿夫妇将四人送到茶楼,遂告辞离去。临走时,张明灿说,远娃,只要没安排,我就过来陪你,上次你去深圳,许娃就一直陪着你呢,多次给我炫耀,你来京都了,我们哥俩好好呆呆。宁致远笑着说,好吧,不过,不要影响你生意就行。张明灿像个孩子般愉快笑起来,宁致远鼻翼一酸,伸开双臂,将发小再次紧紧拥抱。
晚上麻将桌上,宁致远看出几许端倪。蒋挺对孟桐是在全面放水,几乎没有和一盘,自然输的一塌涂地,却一直妙语连珠,逗得孟桐不时笑靥如花。这小子!哎!宁致远边摇头边自得其乐地想,这次学习怕是有故事的。
快十一点时,宁致远提议道,打最后四盘吧,给每人一次机会,如何?周涟漪笑着说,好啊,前面赢的都是纸,最后这几盘赢的才是钱!蒋挺说,幽幽不舍我心,这牌局定不如我所愿啊!一副输得很痛苦的样子。孟桐嘻嘻笑着说,凡是发起人,最后都是输家的。
宁致远笑吟吟地说,心所至,金石为开。孟桐睁大眼睛问,什么意思?宁致远嘿嘿笑着不答。周涟漪瞟了一眼宁志远,柔声说,桐姐,别理他,他就是一文人,不仅说话不搭调,还酸得掉牙!孟桐疑惑地看着她俩,认真研究起手中的牌来。
回到学校宾馆,宁致远感到一身酸痛,特别肩周有些生疼,正在举起双臂锻炼时,电话响起来,接起来就说,嫂子,咋啦?周涟漪被气笑了,骂道,你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宁致远一本正经地回道,你说的是雄性的,雌性的可以吐出象牙来的。周涟漪说,说不过你,喂,蒋挺是什么意思啊?宁致远笑着回道,岳州话说,人家爱人家,菩萨都不管他,你何必去探究个清楚呢!就像我从不管响娃一样,嘎!
周涟漪脸就烧起来,气着骂道,你个瓜娃子,老娘不给你唠嗑了!说完,赶紧挂了电话,她知道,这小子当过乡镇党委书记的,嘴上功夫甚是了得,吃亏的总是自己。

0es7c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嶽州紀事-直面考驗也從容鑒賞-i5fcq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岳州纪事
兰心月正式离开长宁这天,阳光刺得睁不开眼。宁致远正在陪同李明溪在长宁市电视台录制节目,手机突然振动了几下,拿出来一看,是兰心月发来的短信:有机会来省发改委看看。他回道:好的,我在市电视台陪书记采访,不能来送您,很是遗憾。兰心月回道:理解,保重!他回:保重!
放下电话,看着李明溪在镁光灯下侃侃而谈,宁致远思绪慢慢飘远。市电视台这个县域经济专题节目,真是没什么营养,说的都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话,能有什么效果呢!长宁要发展,关键在全面打通与省城的交通路网,特别要推进轨道上的融合发展,就举例岳州来说,虽然开通了客专,可是在岳州站停靠班次近八对,好不如乘汽车来得方便,一些商务往来,基本靠高速路。交通干线就是经济干线,市场要素活跃程度决定了发展质量和速度。
乱秦
正在发神期间,李明溪采访结束走下来,脱下西服和领带,擦擦额头汗水,笑着说,真是受罪呢!宁致远竖起大拇指,笑着说,书记真是好口才,思路清晰、措施过硬、保障有力,采访一次性就过呢!李明溪哈哈大笑,开心地说,一般般啦,不大习惯在聚光灯下说话呢!
铠武
两人边说边往外走,宁致远跟随其后,拍拍自己脸庞,心里想,怎么自己也会拍马屁了啊,尽捡好的说。
坐在车上,宁致远见车直往市委方向驶去,有些疑惑地问,书记,我们不直接回岳州吗?李明溪笑着说,先去市委,你跟着去便是。宁致远点点头,见书记不说,也不便深问。
进入市委大院,李明溪带着他径直向市委大楼七楼而去。电梯里,李明溪转过身来,笑着低声问,你知道为什么市委领导办公室都安排在七楼而不在八楼吗?宁致远笑着回道,估计八跟发同音,体制内比较忌讳吧?!李明溪神秘地摇摇头,抿嘴说,你猜猜。宁致远想了想,然后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李明溪转头回去,突出一句成语,七上八下!宁致远顿时明白,不禁露出微笑。
职场潜规则 唐梦飞
走进市委书记办公室,宁致远心里顿时紧张起来,造访市委书记,自己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李明溪倒显得较为自然,敲敲门,笑着轻声喊道,绍宁书记!
万绍宁抬起头,脸露几许微笑,淡淡地说,是明溪啊,坐吧,这小施也是,都不来带个路。李明溪赶紧笑着说,哪里需要带路呢,秘书小施也忙的呢,对了,书记,这是岳州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宁致远,前不久我给你汇报过的。说完,拉过宁致远,站在办公桌前。宁致远赶紧恭敬地喊,万书记好!万绍宁随意地指指班前椅,淡然道,哦,你就是小宁,坐吧,你俩都坐吧。
网游之杀神传说 梦碎已逝
二人赶紧坐下,差不多都是半边屁股挨着椅子,挺直着腰杆。李明溪转头看着宁致远说,宁常委,你给绍宁书记自我介绍一下吧。宁致远赶紧介绍自己基本情况、工作经历作了简要介绍,万绍宁始终保持着淡淡微笑的表情,不时用笔敲着桌子上的材料。
听完介绍,万绍宁咳嗽一声,正色地说,基层一线是年轻干部成长舞台,只有在基层一线锻炼捶打,才能经得住风雨考验!现在年轻干部寄希望短平快的成长路线,存在急功近利的想法,这是要不得的。小宁不错,当过党委书记,干过办公室统筹工作,我问问你,你有什么感受啊?
宁致远根本来不及思考,只得凭靠自己感觉回答。万书记,回顾这些年工作经历,我个人觉得,有四个方面的感受:一是寸草报得三春晖,作为年轻干部,是党组织的新生力量,必须坚定政治立场,心存感恩、心怀大局,服从党组织安排,这是我们干事创业的源动力。二是咬定青山不放松,事业前进道路上充满各种困难挑战,年轻干部不仅要有干事激情,还要有攻城拔寨的能力、坚忍不拔的毅力,我认为,没有一件事情是可以一触而就的。三是大浪淘沙始见金,年轻干部要经得起捶打,只有在捶打中不断丰富自己,才能担当事业重任。四是一枝一叶总关情,党的干部一定要有情怀,特别是为民情怀,有了为民情怀,才不会思想动摇,才不会喊苦累,才不会拿群众一针一线,才能保持入党初心,才不会走偏走斜,也就是守得住法律和廉政底线。万书记,不好意思,您问的太突然了,我没来得及任何准备,说得不对的地方,请您批评指正,我一定聆听您的教诲,按照您的指引,做一个有品质有素养的新一代长宁干部!
律师皇后
万绍宁脸色有了明显变化,手上也停止了敲笔,露出满意笑容,笑着说,明溪啊,你的宣传部长不错啊,好一个四句古诗,但是,年轻人,一定摇按照你说的做到啊,年轻干部不能只说得好听,一切看行动、看效果,党组织培养干部不容易,事业也需要不断有接班人!李明溪赶紧补充道,书记,致远任兴隆镇党委书记期间,引进的全国知名企业壹子集团的花舞人间公司,现在成为了全县第一纳税大户,在他离任时,群众是排队相送啊,当时我听了介绍,都十分感动呢!
回收总裁老公
哦?有这事?!万绍宁有些惊讶。宁致远脸红起来,谦恭地说,做得不够,还可以做得更好的,那时候没什么经验。万绍宁哈哈大笑起来,然后说,好,岳州有如此干部,不错!说完,静静地看着李明溪。
超级造化炉 星殒落
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御剑斋
李明溪明白,书记话说完了,在下逐客令了,用手碰碰宁致远,站起来说,书记,那就告辞了,盼望您不久来岳州视察!万绍宁笑着说,好的,到时候安排吧。宁致远赶紧说,万书记,谢谢您的教诲。
万绍宁满意地看着二人出去后,拨通了市委组织部长萧雪电话,平静地说,岳州局势目前以维护政治生态为主,但经济不能滑下来,让宁致远去抓经济工作吧,这个年轻人是抓经济工作的料,要大力培养!萧雪赶紧答应。
或许是李明溪的补充,改变了市委书记万绍宁最初的想法;或许因为这个补充,本身是好意,却意外延缓了宁致远的成长。有些事情,本来就这样,冥冥注定不可扭转。
坐上车,宁致远叹气说,明溪书记,你差点害死我了呢,天哪,这是我第一次面见市委书记直接汇报,好歹您也给个信息有个思想准备啊!李明溪重重拍了一下他肩膀,大声笑着说,发挥得很好,即使是我,也未必比你汇报得好!宁致远擦擦额头汗水,不好意思地说,瞧,我后背都湿了呢!车内顿时响起一片笑声。

v3aen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嶽州紀事笔趣-登高望遠遇佳人閲讀-lrptf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岳州纪事
第二天上班,宁致远刚走进县委机关大院,便接到了张云堂秘书小柳电话,说云堂代县长有请。他笑着答应,转身朝政F机关大院走去。
九霄战魂 柳枫
在秘书小柳带领下,走到县长办公室门边。宁致远惊奇地发现,张云堂竟然坐在原施晚晴常务副县长办公室,疑惑地问,小柳,云堂县长坐这里?小柳指指原薛家驹办公室,悄声回道,张县长不愿意坐那里。宁致远会意地一笑,心里明白,现在都比较讲究避讳。
张云堂热情地陪坐在沙发,两人抽着烟相互寒暄,扯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张云堂微微起身摁灭烟头,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然后低声说,致远,最近有没有人说起你的事情?宁致远摇摇头。张云堂笑着小声说,现在副书记和常务各差一个,下步需要补齐,按照惯例,这种情况本地起来一个,上面空降一个,市委组织部已经考虑你作为候选人,明溪书记已经和我商量了,已经向市委推荐你任副书记。
宁致远欠欠身子,谦恭地说,谢谢云堂县长。张云堂摆摆手,呃了一声说,私下场合还是喊我云堂兄吧,喊县长有些见外,况且还是代县长呢,万一人D会选不出来,那就尴尬了,哈哈!宁致远也随着笑起来,说,肯定满票的。
张云堂收住笑声,正色地说,说实在话,政F班子有些弱,从工作角度出发,我个人希望你来任常务,我们俩兄弟携手共事,一定能干好的,只是呢,考虑你的未来发展,还是希望你直接任书记的好,哎,兄弟,功夫在诗外啊。张云堂在市政F办公室工作多年,长期在市级领导身边,见多识广,很有自己一套思维模式的。宁致远依然保持微笑说,顺其自然吧,哪里都行,只要考虑我,说明组织的眼睛里有我,就足够啦。张云堂哈哈笑起来,点点头说,我赞同你的观点,但我会大力举荐你任副书记的。
说完,张云堂站起来,伸出手,说,希望兄弟心想事成!我是真心希望你来给我搭班子啊!宁致远站起来握了握手,便告辞出门边说,服从组织安排吧,呵呵,我也只有等着看的。
三国小地主
求生记录 dwpoie
叱咤乾坤
从政F机关大院走出来,宁致远突然不想马上回办公室,在坝子里站了一会儿,遂决定去爬一次紫竹公园。
五月满山翠绿,参天古树焕发青春,巨大树冠郁郁葱葱,像撑起巨大绿色华盖。站着紫竹亭俯视,连绵一片,整个岳州城就仿佛置身茫茫翠色之中,让人不由得感叹。
每次站在紫竹亭,看着不胜美景,宁致远心里总会泛起回忆,史零零那沉静的样子就浮上心头,不由得悲怅绵长。人生没有比有一灵魂知己更重要的了,有如高山与流水、伯牙与子期。青山不语,清风微微,独站高处,登高望远,宁致远心情更加沉郁。
正在这时,沿着石阶,走上来一位妙龄女子,齐耳短发,很像曾经见识过的一位女子,但又无法忆起。宁致远不好意思一直看着人家,便收回目光,继续双手背在身后,默默地看着远方。
那女子俏然站在身旁一起眺望。宁致远微微笑着问,请问女士,你不是岳州人啊?那女子转头看着她,圆睁着大眼,惊奇地问,呀,你怎么知道呢?我与岳州人长得不同么?宁致远哈哈一笑,说,对啊,岳州县城没几个有女士这般魅力的。说实在话,这女子约摸三十岁,红润脸庞泛着粉嫩,一看便知没贴过粉底的,特别那对满蓄秋水的大眼,清澈见底,活脱脱一个青春少妇。
宁致远笑着说,这岳州我还是熟悉的,没咋个见过你,况且你带着榆州口音呢,呵呵,认识一下,我叫宁致远。说完,伸出手。那女子捂嘴娇笑起来,打趣说,先生,你这搭讪也太老土了吧,不过,倒挺热情的,破例认识一次吧,我叫章敏!榆州人。宁致远见她没有握手的意思,很是尴尬地缩回手,嘿嘿地笑了一声,突然哑然失笑起来。章敏噘嘴看着他奇怪的样子,然后说,你以为是维多利亚海湾那个电影明星啊?她是弓长张,是我立早章!
宁致远心里顿然一动,这女子可不简单,一眼就看穿别人心思,可是个绝顶聪明的主儿。想到这里,讶异地问,章女士来岳州是旅游还是其他?章敏笑吟吟地说,出差,我最烦开会,所以溜出来看风景啦。他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问,在哪里开什么会?章敏快速地接话说,岳州宾馆,开……马上收住,嘻嘻一笑说,我可不能告诉你!
宁致远马上想起,上周五下班看了看县委书记李明溪的日程,今天上午参加全省片区基层组织建设工作会议,榆州与岳州属于同一片区,这女子定然是组织系统的了。但他并没有点穿,转头看着远处,悠悠地说,这是岳州最古老的亭子,叫紫竹亭。章敏饶有兴趣地说,宁先生,有兴趣给我说说呗。宁致远热情地说,好啊。然后低声叙述起岳州颜知府故事来。
足足讲了半个小时,章敏完全听入了迷,笑着说,岳州真美,岳州历史更美!宁致远刚准备接话,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来,接通便一直听,最后嘴里说,好的,我马上回来,你来我办公室吧。说完,遗憾地对章敏说,不好意思,美女,我得回去了。章敏噘嘴说,不许喊我美女,一来我不是美女,二来美女成了泛称,我不喜欢。宁致远惊讶地看着她,笑着说,好,章女士,后会有期。说完,扬手作别。章敏看着他下台阶的背影说,欢迎你来榆州参观,谢谢你的导游!
宁致远继续往下走,没有回头,用手在头顶挥了挥,慢慢消失在翠绿中。
妖娆邪医
回到办公室,赵东正坐在沙发上玩手机,见他回来,便笑着站起来说,有个紧急事情向您汇报。宁致远笑着说,东子,私下别这么正式,哥们呢。赵东摸摸头说,您是领导都嘛。他用力捶了他一拳,啐道,废话,瞎说!
親愛 的 吸血鬼 殿下
宁致远做在办公桌边,从抽屉里摸出一包烟丢过去。赵东嘻嘻笑着说,好烟呢。宁致远笑骂道,艾玛你一个局长,还没见过这烟?赵东边往兜里揣烟,边说,得了,改天给你送一条来。宁致远笑着说,好啊,私人出钱买,多几条我也不介意的。赵东哈哈大笑起来。
巫女冢
亡夫,别这样 月下小溪
天地儒侠东方害丑 武笑
话转正题,赵东说,调整一下副局长张曼吧,仗着与唐兴鹏有一腿,在我面前趾高气扬的,连局党组会议定事项都不落实。张曼?是不是以前四小那个校长?赵东点点头。宁致远笑着说,以前跟韵诗一起在二小教书,慢慢提拔起来的。赵东刚说起具体事情,宁致远便打断说,得了,我才懒得听你们那些业务工作,你说调就调呗,只是调好还是调不好地方?赵东回答道,只要不在教育局就行。宁致远沉吟一下,说,那去供销社副主任吧。赵东满意地站起来说,我还有事,回去了,对了,上周王慧去了京都,见到了余晓菲,现在京都财经大学任教授呢!
宁致远惊愕地张大嘴巴,问道,她不是消失了么,电话也换了,帮我问问电话呢?赵东压低声音说,我问了,王慧不说,还骂我多管闲事。宁致远知道他妻管严,笑着说,有机会去长宁,我亲自找你老婆要电话。赵东神秘地看了他一眼,洋洋得意地走出去了。
幽界少主影
宁致远突然想起丘川财经大学那套房子来,赶紧拿出电话,打通大姐宁静电话,问是不是每周去打扫一次。宁静微嗔道,真是的,连你姐都不相信了?他讪讪地笑着说,你莫生气,我突然想起,就问问。说完,便问了些其他事情。
挂了电话,宁致远心里泛起余晓菲影子来,还是当初在师范学校缓缓朝自己走过来的样子,清纯又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