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 歹丸郎-第七百二十章 織造的規畫相伴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魔法塔的星空
其实这个问题,在制作玄武袍的阶段,就有思考过。同样是附加强力魔法的法袍,需要额外的权能供应,对魔法道具而言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当时针对玄武袍的权能需求解决方案,是利用魔石制作成饰品,配戴在固定的位置,做为一个可替换式的魔石配件。而配件的部分本打算在试穿法袍之后,择日另行制作。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后续一连串的事件让这件丝绸法袍不再是普通的魔法道具,背后的玄武图腾有封神的态势,只是并不完整。
因为不知名的原因,祂就只是沉睡着,仅仅作为支持着法袍上附加魔法的权能供应源。再说,玄武图腾的权能量,远远不到弱小神力该有的水平,可能也是祂沉睡的理由。
如今预定要做的三套汉服,不只在缫丝的阶段能够加进更多魔法;甚至在编织的阶段,林也打算加入魔法阵的符纹。目的是烙印上属于迷地的印记,而不是像玄武袍一样空无一物,给了来自地球故乡神话中的玄武有可趁之机。
意思就是说,这三套汉服将会有更多魔法效果,也比原始的玄武袍设计更需要权能供应。
第一个想到的魔法,就是二环学徒级魔法中的‘魔力共享’。这是林用在铸造那二十枚戒指时,曾经改良过的版本。它可以吸收周围环境中游离的魔法权能,储存并供给装备使用。
只是说这个方法,不管吸收的效率或储存的量,都是十分低落的。要让三套汉服上所附加的主动或被动式魔法,发挥出最大的效力,还是得要有额外的权能供应。否则就是充电一整天,使用三分钟,而且还只能开三成的功能,如此不利的局面。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魔法塔的星空-第七百二十章 織造的規畫相伴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所以玄武袍的最初解决方案,重新被放到桌上考虑。在三个女人的巧思下,供给权能的不只是一两个挂件,还将原本的布钮扣改为魔石钮扣,并且增加了一些流苏与串珠设计,串珠是以魔石来替代。
当然,这些魔石的设计重点在可以迅速替换。将用罄权能的魔石配件换成充裕的,维持魔法装备的运作。
两个阶段的附魔动作,在缫丝的过程中附魔已经做过好几回,可说是驾轻就熟了。只要计算好承受魔法的上限,这个部分几乎不会有什么意外情形发生。
但第二阶段的附魔,也就是在提花机编织的过程中,在图版里加进魔法阵的符纹。
类似的技艺其实迷地已经有了,附魔兼裁缝大师替魔法长袍或是斗篷绣上魔法阵纹,在法爷的世界中并不罕见。甚至只要是个魔法师,都会这个做法,只是做出来的成品,效果与外观如何的问题而已。而且没有人试过在一般图案中镶嵌魔法阵纹,一般来说都是图归图,符纹归符纹。
这样的技术用在提花机上时,可不是把规模缩小就能了事。如何把魔法阵纹藏到图版中,还要维持图样不变,这才是真本事,真到某人眼睛都快看脱窗了。
不过当三个女人交出她们打算做的汉服图版时,还是让某人震撼了一把。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笔趣-第七百二十章 織造的規畫推薦
首先,她们并没有使用朱雀、青龙、白虎三灵兽的图腾。除了白虎她们能够理解之外,另外两种灵兽是不曾在迷地出现过的生物,即使是传说之中也没有。
迷地的魔法虽然可以用科学方法去分析,但那其实是因为某人回避了很多唯心的魔法。主因无法理解,无法分析。不能很好理解的话,就不能很好地发挥。像是诅咒、像是占卜,又像是预言,这些魔法有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地方,林先天就不相信这些,自然也谈不上使用。
总之,这就是那三位不使用灵兽图腾的原因。对此,林也没有表示反对。反正当初画那几张草图,用意也只是要开拓她们的眼界,将织锦的美丽之处真正发挥出来。而不是套在西洋的服饰上,显得不伦不类。
而她们的目光与设计天赋,其实早在锡嘉区五联城的时代,与贵族们争奇斗艳的时候,就锻练起来了。不要看在丝绸制作的筹备阶段,她们提出的画稿被某人嫌弃的一无是处。其实那只是没有发挥织锦的优势而已,设计内容也早已走出了她们自己的风格。
如今有了某人指引出一条明路,她们就肆无忌惮地展现出各自的风格来。
芬并不擅长画图,这里指的是那种具有艺术感、唯美的图。身为一个魔法师,徒手画魔法阵可以像是用标尺画出来的,这算是基本功;而以死灵法师起家的她,对于人体、肌肉、内脏描绘更不在话下。但那些都跟艺术没有什么关系。
不会画,并不代表没有眼光。在芬的指导下,哈露米还是画出了她想要的图样。以红色朱雀袍为基调,芬换成了其他鸟型的生物,那是名为元素之灵的传奇生物,而另一个被广泛使用的称呼为‘不死鸟’。
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 ptt-第七百二十章 織造的規畫展示
祂和诸神一样,不可能用真身进入这方世界。迷地之人所留下的目击纪录,仅仅只是元素之灵的投影。根据某些大能所留下的记载,元素之灵并不在元素位面的阶级之中,祂不属于元素王子或元素领主,因为祂就是元素位面本身。那些王子领主的元素生物,只是祂的一部份,或者说寄生在祂身上而已。
至于元素之灵为什么会是鸟形,并没有一个定论。
芬所设计的汉服,也不使用朱雀袍所定下的红色基调。而是以瓷白色为底,蓝色缝边,裙面与长褙子上有地水火风四属的元素之灵。用色并不强调对比,偏淡,而且在区分四种属性元素的同时,又以重迭的渐层色让祂们很融洽的出现在同一个画面上。
有了姊姊大人魔改某人的图样在前,那两个胆大妄天的学徒,怎么可能傻傻的使用某人所给出的例图,当然也要发挥自己的创意呀。
哈露米所选择的是以青龙为主题的汉服,但却魔改到完全不见原样。龙是以迷地龙族为主。从马褂到裙面结合起来看,是一棵绿意盎然的参天大树。
树上八根枝桠,分别有金、银、铜等三种金属龙,以及红、黑、蓝、白、绿等五种色彩龙。树根处还有褐色的毒龙,也有人称尸龙。龙形大小恰到好处,不至于抢去主图的风采,牠们更像是娇艳的花朵一般,绽放在树上的不同位置。
要说其他两个人的设计,像是在衣服上画画;哈露米自己的设计,就像是把图做成衣服,穿在身上一样,风格是自然且狂野不羁。是说打算把汉服穿出这种感觉,某人也觉得这个小学徒是个人才。又因为这只是织造用的图版,某人完全无法想象这套汉服完成后是什么模样。
然而三个女人之中,最让林无言的设计,是出自卡雅手底下,改自白虎袍的设计。首先,老虎没有了,变成白底虎斑猫……
言情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討論-第七百二十章 織造的規畫鑒賞
本是猛虎下山图,变成了白猫戏珠图……
而在用色方面,某人第一眼的感觉,就像是看到青花瓷一样。和她们的姊姊大人,以瓷白色为底,天青色描边。颜色用得不多,比起另外两人,卡雅的设计是朴素了很多,而且带着莫名的童趣与喜感。
但别以为这小妞装可爱,就是人畜无害。从她们所选择附加的魔法,就可以看得出来,卡雅不光皮肤是深色的,就连她的心肝肠也是黑的。
芬的四灵服,附魔基调是以防御为主。而且防御的强度是足以抵抗她自己的攻击,如此的强大程度。当然,想要全程减伤无损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只要能够抵抗开头的几下功击,让她本人可以不用分心于防守,专注于进攻,胜负就会在瞬间产生。
哈露米的九龙服,附魔基调是以辅助为主。战斗用与侦查用的魔法恒定在装备上,让自己拥有回避危险、处理各种突发状况的能力;就算要转身逃跑,也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出一条活路,这就是金发少女的选择。说起来,是她以前几次几乎致命的危机,所带来的教训吧。
前两者的附魔主题,可以说是中规中矩,十分符合一个魔法师想方设法让自己先立于不败之地,再找机会反杀的中心思想。但是卡雅的选择却不是这么一回事。
黑发褐肤的少女,选择的是隐蔽,而且还不是迷地传统的隐蔽潜行手法。
迷地的盗贼、刺客等,行走于黑暗中的职业,都会有自己的一套隐蔽手法。但这些方法,只着重在欺骗人的眼睛与耳朵,算是一种很高明的障眼法。
然而这些传统的方法学得再精通,在某人的环境监控下,潜行者仍旧是无所遁形。因为林所设计的侦查手段,还包括感应温度的红外线视觉、感应灵魂波长的灵视、观察空气流动情形的环境建模等等,不下数十种来自地球科幻电影与小说脑洞中的方法。
只要有一种方法查觉到异常,就可以从中追到线索,进而找出潜藏者。这就是任何潜入这个家中,试图进行暗杀的杀手们,最终落得白色破坏光线洗礼的悲惨结局。
而且这些方法不是最终固定下来的方案,都还有变化的空间。林随时都会增加侦测的方法,只要自己想到,不管是脑洞大开,或是符合现实,反正做出来,多少都能派上用场。
但是卡雅所选择的隐蔽方法,完全是针对林的侦测方法所做出来的反向设计。体温有可能暴露,就将自己所显现的温度降至与环境一样。心跳声可能会提醒敌人,那就用静音结界。灵魂的隐蔽手法,控制风动,回馈虚假的讯息。就算正面遇到,也有透明化加光学迷彩来隐蔽自己的身形。
精品都市小说 魔法塔的星空 線上看-第七百二十章 織造的規畫展示
当做老师的,看到自己的学徒提出这样的设计时,林的心情是五味杂陈的。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魔法塔的星空 愛下-第六百九十三章 黑暗精靈二三事推薦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魔法塔的星空
受了世界树法思那斯直接命令而来的黑暗精灵们,不但不是弱者,在地底黑暗精灵的部落中也有一定的地位。实力与权力让他们无往不利,对于短命种的歧视更不在话下。
但是当自己的性命只在敌人的动念之间时,他们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本来也想动手,但慢了一步而幸存下来的人害怕了。其他连反应都还没反应过来的人,则是直接懵了。一地的血沫肉块,根本看不出原始的模样。任谁也无法想象,一息之前,这是三个大活人。
领头的黑暗精灵颤声说道:“你居然……你居然杀害我们的族人。你……你知不知……道,你到底惹上的是什么事情!”
“重要吗?”林微微地抬起头,冷眼看着讲话稍微结巴的黑暗精灵。“其实我更想知道,那一位陛下,真的在乎吗?”
带头的黑暗精灵语塞。部落之所以能够对外保持威信,靠的是部落之民的团结合作,就好像地表的木精灵部落组建斑鸠同盟。世界树是不会出手的,也不可能出手,祂们又没腿,可以追得猎物上天下地的。除非真有那么蠢的猎物,傻傻地跑进世界树的地盘找打。
但是当世界树朝着依附自己的部落传达命令时,祂只在乎结果,不关心过程,不在意部落因此有多少损失。或者该说,再多的损失也要完成那项传达下来的命令。假如做不到,那部落也没有存在的意义。
正是这样的态度,当法思那斯传达要邀请这位魔法师,亲自与祂见上一面后,地底的黑暗精灵部落第一时间做法,就只是派出一位使者。在他们看来,世界树法思那斯威名远播,只要有一名使者传达祂的旨意,不会有哪一个魔法师不眼巴巴的听从指示前来。
但第一使者,部落中最年轻的德鲁伊麦尔姌,被寄与厚望的她失败了,空手而回。
火熱都市言情 魔法塔的星空 起點-第六百九十三章 黑暗精靈二三事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 txt-第六百九十三章 黑暗精靈二三事推薦
她所说的状况都是借口,她所提的要求都是无能的表现。要不是麦尔姌认得那个魔法师的脸,第二回派遣都不会有她的事情。等待她的,只有树根之下的水牢。
第二回黑暗精灵部落派遣的小分队,是以一位德鲁伊长老为首,有法系与战士系的十多位部落高阶成员,潜入地表的圣城埃斯塔力。
虽然他们是属于世界树法思那斯的黑暗精灵部落,跟斑鸠同盟的高座们不对付,并不代表他们就不懂得利用同盟的资源。反正斑鸠同盟吸收底层成员,并不要求详细的背景审查,或是必须效忠某一位高座。
他们有办法隐瞒自己的身分,用普通成员的资格利用同盟的资源,当然也有应尽的义务。演戏跟潜伏,本就是黑暗精灵的拿手技巧。
找到了目标人物,一群人出门,当然也不是要将那一位护送回法思那斯的地盘。所有黑暗精灵除了麦尔姌以外,打的主意是用武力使人就范!
他们先是派出了刺客型的黑暗精灵,潜入目标的家中探查。本意不过是先行侦查。
如入无人之境的刺客通常在看到目标毫无防备后,都会忍不住诱惑,当机立断,决定把侦查转为行动。趁着目标熟睡的时候,将其四肢切断,带着剩余的部分回到部落里。反正陛下只要他们把这个魔法师带回去,没说必须要‘整个’带回去。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第六百九十三章 黑暗精靈二三事鑒賞
然后就被白色破坏光线切成复活术也不起作用的小块,成了黑龙奥古斯都的宵夜,当然也没能像带队的德鲁伊长老回报。如是数回,当带出来的队伍莫名其妙折损了大半人手,又不知道目标情形后,黑暗精灵们总算消停了。
在这过程中,麦尔姌一直坚持和平讨论,礼貌邀请的作法。面对那个魔法师,只要表现出足够的诚意,并找到对方所关心的利益,未必不能改变对方主意的。这算得上是相当熟悉某人的性格,才会做出如此建议的。
只是这种示弱的行为,被所有黑暗精灵所唾弃。在世界树老大,我就是老二的人生观中,短命种的存在,哪怕锻炼得再强大,依旧不是他们这些长生种的对手。更不用说这一回出来执行任务的,还都是部落中的佼佼者。
但是不断有人牺牲的情形下,他们还是停下了无意义的试探,等待着不知道会不会出现的机会。而诸神所降临的天劫,在他们眼中就是一个机会,一个名正言顺回家的机会。反正目标都被神灵给玩死了,任务失败也不能归咎在他们身上,真是一个美好的结束方式呀。
不过再好的计划,也禁不住有人搞事。从一开始被大家警戒着,到后来是被无视的麦尔姌,盗出了他们用以跟法思那斯陛下联络的世界树之叶,那同时也是这一小分队的人马,手中最强大的底牌。
盗出世界树之叶的黑暗精灵,携带树叶投身入那看起来快要爆掉的半虚灵体之中,召唤出了法思那斯陛下的投影。最终,那个魔法师熬过了那个劫难,甚至一度铸造起神格,准备点燃神火。但他失败了。
被遗留在人世间的他,又重新成为黑暗精灵们的任务目标。这一回,重伤被对方收容的麦尔姌,成为了双方见面的契机。
本来见了面的黑暗精灵,打算找个理由,一口气拿下对方。尤其现在那个最麻烦的巫妖暂时离开,简直是好到不能再好的机会了。但没想到有一个算一个,敢出头闹事的,全部在瞬间被灭杀。最重要的是,那些死掉的人是怎么死的,大家虽然看明白了,却没能想明白。
当眼前的目标人物不是任由他们拿捏的存在时,一贯高傲且横行霸道的黑暗精灵,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特别是那些拿出武器的黑暗精灵,手中的东西说有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尤其剩余的黑暗精灵们也都想通了一些事情,为什么从一开始那位陛下的指示,就只是『邀请』。看来也是不看好黑暗精灵们的实力,仅管接受命令的人们无视了那些懦弱的字眼。
再者就算黑暗精灵内部相当团结合作,要报复这个杀害他们族人的仇人。回去之后可能得不到任何褒奖,而是被世界树一树枝给抽死。所以他们认怂了,不是屈服于这个男人的凶狠,而是自家大佬可能会有的态度。
眼看带头的德鲁伊长老不济事,而对面那位魔法师又是一副坐立难安的模样,麦尔姌知道,他已经不耐烦了。现在就只是在想一个借口离开而已。
但这位魔法师既然承诺了要去面见法思那斯陛下,麦尔姌怎么可能不出面问个清楚。要知道,拿着世界树之叶投入那外神虚影之中,可是来自那位陛下的谕旨。谁都没有得到的指示,唯独她得到了。这固然是一个荣耀,但也是一个压力,所以她不得不出面,问道:
“崔普伍德阁下,您同意了要去面见法思那斯陛下。不知道您什么时候要出发?”
“我还没决定。我先问问,从圣城前往,你们需要多久的时间?”林反问道。
“可以前往地下世界的入口,是在格瓦那帝国西南国境之外。要重新越过汝拉山脉,在峡谷之间有一处隐密的出入口。虽然不适合大军出入,但少部份精锐人士可以从此地进出。进到地底世界后,还需要步行大约三周的时间,才会抵达法思那斯陛下的领地。前后大概需要三至四个月的时间。这算是回到部落最近的距离了。”麦尔姌如实说道。
林摇摇头说:“太花时间了,我不会随你们去。”眼看麦尔姌激动地要说话,林先一步以手制止了对方。随后手一翻,摸出了一枚戒指来。说道:“带上这枚戒指,回去你们的部落吧。”
莫名其妙接过了一枚戒指。虽然感觉得出来这是一个很强大的魔法装备,但麦尔姌还是不解,猜测说道:“阁下,这难道可以传递您所要说的讯息,给法思那斯陛下?”
“不是。”林举起自己的右手,指着食指上的另一枚戒指说:“这两枚戒指是一组的。不论妳走到哪里,我都可以藉由我手上这枚戒指感应到你的位置。只要有明确的位置,我就可以使用闪现术传送到妳的身边。所以妳只要带着那枚戒指,回去你们的部落,在到达之后利用论坛通知我一声,我随时可以过去,与法思那斯见面。这么做,可以省下我浪费在旅途上的时间,毕竟我现在手头上可是有很多事情要做。”
麦尔姌和这个男人一同旅行过一段时间,当然也知道他那神出鬼没的魔法是有多么惊人。所以林这么说,她也就相信了。事实上,不信也不行,她根本没有逼迫这个男人的本钱。假如有办法胁迫对方,早在上一回就把这位‘贵客’给请回去了,哪用等到这一次。
只是麦尔姌可以接受,并不代表其他黑暗精灵同样可以接受。有那倔强的,忍不住说:“你想传送就可以传送的嘛。在世界树的领域,没有陛下的同意,所有空间传送类型的魔法都不可能完成。”
优美都市小说 《魔法塔的星空》-第六百九十三章 黑暗精靈二三事分享
哪个黑暗精灵逞口舌之快,林是一目了然呀。但就说说而已,没毛病。他只是感到好奇,笑问道:“所以说,邀请我去见面的那位陛下,会不准我用传送魔法去见祂。而是必须用两条腿,一步步走去见祂,以示我的诚心嘛。”
虽然很多黑暗精灵都想说是,但他们直觉这个字说出口,会很容易节外生枝,所以干脆什么都不说。甚至可以的话,他们现在就想离开,离开这个明明看起来就是快死掉模样的魔法师。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第六百七十九章 試車二展示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魔法塔的星空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要是这位大公爵一出场就咄咄逼人,某人难免上演一场不畏强权的好戏。反正人在埃斯塔力,魔法师的地盘,加上自己现在也有这么做的底气,且对方只带了寥寥几人在身边。
不过对方就像是个期待着新鲜玩具的大孩子般,眼神闪闪发亮,很难叫某人提起恶感。反倒是他身后的几人,表情严肃,只差把露骨的厌恶挂在脸上,叫某人有点自知之明,知难而退。
想了想,林说道:“公爵大人,与其我介绍一堆,不如亲身体验一次什么是汽车如何。等到明白了,我们再来商量其他事情。否则在什么都还不太明白的情况下仓促做任何决策,对您,对我都是不负责任的行为。”
“当然,正有此意。”
才进会客室没多久,热茶都还没端上桌,一群人又跑出了房子,来到银须矮人的工间。大公爵带来的两名骑士则是很自觉地守在门口,只有其他人尾随着林,进到这间充满科幻感的工间中。
阮氏兄弟除了到访的第一天有进来看过一回,其他时间都扑在商量合作的方案上,没有再进来过。但几天的时间,工间里头可是大变样,银须矮人们可不是光吃饭,不做事的。
巴巴克‧阿布那罕困惑地左右看了看,没看到自己曾坐过的那辆车。眼前倒是有一大坨金属造物,构造与汽车神似。他问道:“阁下,莫非这个……也是汽车?”
“这就是几位之前坐过的那辆车呀。”林随口答道。突然意识到问题出在哪儿了,他羞赧说道:“上一回出门试了一趟车,发现了一些问题,回来之后我就请杰梅因改善。所以难怪你们有些认不出来。”
被点到名的银须矮人,骄傲地扬起头,擦了擦鼻子。对这传说中的矮人皇族,卡维公还是给予相当尊重。进门客套了几句,就围着车问了起来。
矮人倒也没有藏私的念头,知道什么,就说什么。反正按照某人所说,就算把车直接丢给别人山寨,短时间内也没有人可以仿得出来。只是听一听介绍,当然也听不出个所以然。
但与首次看到汽车的大公爵有所不同,第二次看到汽车的法圣,完全看不出来眼前的大家伙跟自己在那一晚所坐过的汽车,有一丝一毫的相似。
首先,多了个牛皮制的折迭式顶篷,侧面有车门的玻璃,后座也增加了车门的设计。车辆前方的引擎室,蒙皮总算是包上了。
而且引擎室在某人的强烈要求下,大多数零件重新做了配置,简单地说就是将高度尽可能做到统一。整体效果就是车前方高度下降不少,空间得到较有效的利用。
第二,当然就是烤漆抛光兼打蜡,而且主色调还是用上很亮眼的银色。整体质感提升得又岂止一分两分,根本就像不同车了。外型看起来,已经很像某人印象中的古董车银鬼,由劳斯莱斯在二战之前所制造的轿车。
第三,轮胎面积再加宽。不过受限于内外胎的设计,很难做到像地球汽车的扁平胎,但也比一般马车的轮子宽上不少。这主要是为了增加抓地力。现在汽车的各方面效能不敢提升到极限,最大原因是轮胎不过关。没有一个好的抓地力,加速与煞车都是问题。
就好像二十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的计算机CPU再怎么快,也还是受限于硬盘的转速,造成整体效能提升有限。直到固态硬盘出现之后,计算机实际使用上的体验效能,才有显著的改善。而迷地版的汽车,轮胎就是拖累整体的硬盘。
在轮胎方面落后,是因为银须矮人无心于此,另一方面也是制作轮胎的橡胶可没有魔法侧的材料。之前光是处理硬化的问题,就几乎要把某人给愁到头发白了。
成果也是误打误撞完成的,用的方法就是迷地的老一套,穷举与试误法。奢望几个银须矮人改善轮胎工艺,那还不如等自己有空来做呢。
此外,就是仪表板重新设置。删除一些明显用不到的东西,只保留转速、时速、水箱温度、油箱容量,以及迷地特有的权能计量表。
总之,眼前这辆车在林的心目中,完成度也有七八成了,比较的基准大概是地球二十世纪前半段的水平。
确认好油箱加满油,权能汲取槽中也换上新的魔石。林拉开后车门,做了个请的动作,说:“公爵大人,请。这一趟我已经想很久了,打算做个测试,跑个远一点的距离。只是这几天忙着跟阮先生讨论事情,这才没有出发。既然您也想要试车,不介意顺道做这个测试,看看这辆车的性能如何。”
要是面对一般的金主,可能出去溜搭一圈,就算完事了。不过大公爵那副又是好奇,又是兴奋的表情,可不是转个一圈就能过瘾的模样。所以干脆提出顺带测试的建议,走得远一些。
果不其然,卡维大公爵满意地点点头。不过他身后那名沉默的执事,却是越过众人,来到林的面前,问:“崔普伍德阁下,可以知道您打算到哪里吗?”
还没决定目的地的某人,认真地想了想,说:“往维苏山的方向走,看看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可以走到哪里,之后就回程,希望可以在下午回到圣城。因为我还有数学课要去教呢,可不能随便缺席了。”
维苏山是圣城埃斯塔力附近,一个很重要的交通枢纽位置。山势不高,坡度相当和缓。普通行商的前往,大概需要一个白天的时间。
军队以强行军速度前进的话,也得花上半天多的时间才能抵达。即使卡维公的公爵卫队所有人都是双乘马匹,也还要考虑到随军锱重以及行军不可能全程纵马急驰。
考虑到这个魔法师声称,他必须要在下午前回到圣城埃斯塔力,估计中途就必须折返了吧。反正他也只说往维苏山的方向走,没有说要到达该处。执事如此心想。又说道:“既然是要往野外走的话,那么公爵卫队将会随行,这没问题吧。”
“这当然没有问题呀。”林虽然答得快,但略为一想后,表情又有些纠结,说:“但是距离有点远,所以我会加快速度,跟不上没有关系吧。还是说要配合你们的速度才行?”
对如此的轻视言论,卡维公并没有发怒,而是直接说道:“不用怕甩掉他们。我就只想知道你这个车的极限。”
事实上不光是卡维公,他带在身边的骑士与执事,都不太相信某人的狂语。
公爵卫队的战马可都是有魔兽血统的神骏,最优秀的几匹,更是不属普通的马匹,而是会吃肉的那种。速度、耐力都不是普通马匹可以比拟。不管是行军还是冲锋,这支公爵卫队的表现,在帝国中也是排名有数的。
不过家主在前,而且明显正在兴头上,可轮不到自己酸言酸语地嘲讽人。要是身为一个下人的,在没有授意的情况下这么做了,那就算是逾越本分,打得可不知道是谁的脸。
巧夺君心,本宫誓不为后
身为大公爵贴身处理事务的执事,他只要让家主想做的事情可以顺利地进行就好。表达情绪或意见的,并不是他的工作范围。
在取得大公的点头同意后,执事走出门外,吩咐一名骑士去准备马匹。那辆车的空间,明显坐不下所有的人。所以他们这些下人想要跟随,就只能利用他们来时的交通工具,也就是战马。
同时,执事从怀中取出魔法信笺。这是两张为一组的魔法道具,在其中一张书写文字后使用,文字就会在另一张纸上浮现。作为一次性的消耗品,魔法信笺的制作成本非常高,无法作为常规性的联络方法。
像这一回的使用,传递的是调动部队的军令。命令驻扎在城外的公爵卫队,做好行军的准备,随时都可能离开。
林也没有立刻就出发。因为目的地有点远,所以他吩咐手边暂时没有事情的卡雅,去厨房准备一些可以在旅途中食用的干粮。
对于前半辈子习惯冒险的魔法学徒来说,准备这些东西不在话下,没一会而就提出了一个竹篮,里头装了一些三明治,交到自己老师手上。一群人搞得像是要出去郊游野餐一样。
中间,林遇到了正和金发少女一同从蚕室里头走出来的巫妖,随口问道:“我们要开车去维苏山,要一起去吗?”
那双冷冷的眼眸撇了某人一眼。芬在这几天,正忙着和哈露米讨论丝茧增产的事情。那可不是养更多蛾,生更多卵就能了事的。要考虑养育环境的负载量、食物的供给量,这些都会影响蛾幼虫的存活率,从而影响丝茧产出的数量。所以对于某人的邀请,她只是冷冰冰地说:
“不去。那玩意儿太慢了,没空。”
“慢又如何。香车美人,这可是男人的浪漫呀。”
芬突然一个闪现,出现在某个大放厥词的人面前,五指箕张,将某人那张令人生厌的丑脸扣住,咬着牙说:“敢情说女人,只配成为你们浪漫的配件吗。”
感受着那五根手指头在脸上施加的压力,冒着冷汗的男人含糊地说道:“对不起,姊,我错了,请原谅我。”
巫妖消失,而大家就一个想法:那辆车的速度果然很慢呀,你看看你自己人都不捧场了。

p00gc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第六百六十九章 遊說分享-gx2sr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阮先生寄望于印刷机的销售,可以带动铁矿的需求,让您手中的矿产资源活化,获取最大的利益。很可惜的是,属于生产面需求的印刷机,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大量生产标的。想要发挥出拥有一座矿藏的价值,得要找到属于消费面需求的商品。”
弃妇翻身:王爷,滚远了 锁金秋
一直以来保持着绅士态度的阮文越,已被说服到露出些许沮丧的神色,甚至打算放弃了。然而某人结论似的一段话,却让他嗅到不一样的味道。便问:“既然阁下可以做如此区分,意思是您手中有其他合适的技术?”
圣剑契约
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林才说道:“这么说吧。其实我的想法很简单,既然现在印刷魔法卷轴遇到了困境,那么就要寻找解决的方法。已知问题是在于原料不足,但严格说起来,也并非是不足,而是在一个区域内的原料储备与生产的速度跟不上消耗的速度而已。之所以不从更远的地方调度所需的材料,是因为运输的成本无法无限制地加进卷轴的成品价格中,毕竟赔钱的事情没有人会去做。在这种情形下,阮先生会选择什么样的解决方案?”
突然被考较,不光阮文越在思考,就连一旁的法圣也在思考。但被问起的终究是那位商会的老绅士,所以他试探似地回答道:“寻找替代的魔法原料?”
末世桃源记
“没错,这也是大多数人会想到的方法。可是事实上能够用于印刷魔法卷轴的材料,本就是精挑细选后的结果。要再找到其他替代品,哪里有那么容易。毕竟现在要做的事情,是要‘印’魔法卷轴,而不是用以前的方法抄写。──”
虽然只是普通在陈述事实,但在旁人耳中听起来像是骂人无知吧。所以林连忙解释着,
“──当然,这不是要批评阮先生,而是没有亲自接触过印刷工作的人,就很容易忽略这样的盲区。假如您有注意圣城在制作魔法卷轴的材料消耗情形,应该可以发现,不够用的其实并不是在传统制作卷轴上,消耗量最大的材料。”
无视了刚刚那相当失礼的话,阮文越仔细回想在他手中,关于圣城的各种材料消耗情报。到他们家族这个层次的商会,都会有自己的渠道可以了解这些情报,即使不藉助论坛。
这些情报也许并不完整与仔细,但从大概的情形判断,确实如这位魔法师所说。主要用来制作魔法卷轴的魔兽皮与血墨并未有匮乏的状况,但是搞印刷的人都在哭嚎材料不足的事情。
阮文越问道:“既然原料方面的问题难以解决,那阁下是选择使用什么样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难题。”
“运输。既然更远处的材料运输成本太高,所需时间太长,那么就想办法降低这方面的成本,并缩短运输的时间。”林自信满满地说着。
阮文越的反应不可谓不快,想起这个魔法师的过往传闻,他第一时间就问道:“难道阁下愿意与我合作制造飞空艇?”
林笑笑地摇头说:“不是飞空艇。那上面能够改用普通金属的部分不多,而且光是浮空装置,那玩意儿的成本怎么也不可能低,这可不符合阮先生原始的需求吧,也就是以您手中的矿产为依托。我想的是改善陆地上的运输方式。”
絕代妖妃廢材三小姐 小小芊
原本发亮的眼神黯淡了下来,阮文越想到符合这要求的运输方式,顿时显得兴趣缺缺。“阁下是想建造机关列车吗?”
“哦,阮先生也知道机关列车。想来也清楚这项运输工具的优缺点吧。”虽然和自己习惯的用词不同,但林一听也知道是什么,所以就顺着对方所用的名词说道。
混在异界的神仙
阮文越点点头,大致说道:“虽然一次运送的货物可以非常多,但是路线固定,建造成本巨大,且建造时间漫长。缺点和优点一样明显。最重要的是,并不是所有领主都乐意让一条轨道通过自己的领地,所以在维护轨道的工作上,除了防范魔兽、防范强盗、还是防各地领主。可以说一条机关轨道铺设,到处都是敌人。”
一觉浮华梦 夕奈子
“阮先生对于机关列车相当清楚呀。”林吹捧道。
“在旧日矮人帝国的机关城,还留有城内的机关列车路线,那可比地精帝国的遗留物可靠多了。只要去机关城办事,大家都会尽可能利用列车来移动。不过那些轨道想要往城外铺设,不光是遇到的阻力很大,事实上内部相当多的关键技术,都已经失传了。”
说到这里,阮文越突然想到一个情报,这个魔法师身边有四个银须矮人。而昔日矮人帝国不正是以银须矮人一族为核心,所建立起来的嘛。不过机关列车呀,实在不是一项好的投资。
当然阮文越承认,这项工程要是办得成的话,除了积压的成本无法迅速回收外,但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不过这可不是他小身子板撑得起来的,就算把整个家族拖下水都有点悬。
煉赤谷之林落雨
更不用说其他地区的掌管者,怎么可能考虑自己这个地位最低之人的建议。在家族中,自己的声音还是太小了。
某人当然不知道阮文越心中的小剧场,而是说道:“不介意我使用个展示画面的魔法吧。”
不待同意,林利用白板笔术勾勒出一个火车的概念图,说道:“虽然我没有亲眼见识过矮人机关城的机关列车,但不外乎是一个有动力的车头,牵引着后方可能是载人或载货的车厢。而之所以必须铺设轨道,原因不外乎车头自重,使轮子与路面无法承受其重量,所以必须造一条专属的道路,来配合车辆的行进。这样对吧。”
虽然展示出来的图像,并非阮文越所见的机关列车,但是一节节车体与轨道确实是其特征。加上曾摸索机关列车的原理,所以对于这位魔法师的说词,他是点头赞同。
“那么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移除掉限制车辆自由度的轨道。”说着,白板笔术所描绘的铁轨,随着林手指头一拨,朝外移开,随即消散。
“又因为车体太重,所以我们将其小型化、轻量化。”说着,两手一合拢,火车后的数节车厢一一消失,就连火车头也缩水了一大截。
忍界傀儡大师
“为了承载自重,并且维持抓地力,所以我们要改良轮子的形制,而非拿马车的轮子直接来用。”说着,一弹指,原本的轮子外形换成了较厚的轮胎。
来到圣城后的一大发现,就是橡胶。但是橡胶的用途很少,只被拿来做防水布,做成像雨衣或高级野外用帐篷,并未被大规模使用。
仕途天骄
林当然是毫不客气地大量采购,用来改进引擎的密封,以及制作轮胎。但是钢圈和无内胎轮胎暂时还没研发成功。现阶段是使用充气内胎与外胎的组合方式,来制作轮胎。倒是轮框钢圈的形制已经接近林所知的现代汽车了。
对于将机关列车小型化之后,能带来什么变化,看着某人表演的人们一时间还无法理解。甚至舍弃了运输量这项优势,让阮文越的眉头微微皱着。所以林并没有停下自己的说明,而是继续说道: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解放了车选择路线的自由,倒也不是说就可以上天下海,无处不可去了。但基本上只要是马车可以通行的地方,小型化的车也就可以通行,而不需要特别铺设轨道。不需要轨道,这也代表了车辆可以按照需求,改变其外形与结构。”
说着,林将白板笔术所展示出来的车辆,变为地球二十世纪初古董式的敞篷车外形。“要载人,且人数不多的话,我们只需要在车头后增加几个座位。假如要载很多人的话,──”
一弹指,古董车的线条变为大巴士的模样,“──我们可以加大车厢,增加座位数。假如我们不载人,只载货的话,──”
再弹指,大巴士又变回原本的车头,并在后面加了一个车斗。“我们可以在车辆的后头增加一个类似马车的车厢,需要载更多的货,当然就是把后车斗加大加长。”
再一拍手,将自己所展示出来的几种车辆形式,同时展现出来。林说道:“车辆小型化、多样化的好处在于,需要的人可以按照自己的需求选择购买的车型。载人多或载货多的车辆,需要比较大的空间,也需要比较强的马力,所以这样的车辆售价当然会比较贵。但假如需求量并没有那么大,就可以选择更小型的车辆。”
看眼前之人还是一脸懵懂的模样,林只得继续解释道:“在以往,我们投资大量的金钱建造机关列车,贩卖的是运输的服务。可是我们将车小型化、多样化后,制作成本当然会大幅下降,我们就可以改以卖车辆为主。顾客能按照自己的需要,来选购某一型的车辆。也许同样有研发成本要摊平,但卖一辆,赚一辆是最基本的要求。”
众人依旧茫然,眼神毫无神采。林怀疑起是不是自己口齿不清,还是迷地之人对于机械产物真的那么不屑一顾?只好加把劲说道:“也许你们会想同样的功用,我用马车就好,为什么要换成这种车辆呢。但是你可以用比照料马匹还要低廉的成本,在更短的时间内,走更长的距离。阮先生,你们商会主要经营的商品是粮食,你能够想象在运输的过程中,只需要一半不到的人力,在相同的时间中就可以将粮食运到更远的地方去,这代表的是什么吗。”